|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26章 别人家的男人
  向刚对孩子的性别倒是没多大想法,只要是媳妇儿生的,男娃女娃他都喜欢。只不过听说能确诊怀胎数,且海城的妇保医院比起省城的又要高上一个档次,想了想便同意了。

  于是,丈母娘和女婿就这么愉快地定下了九月底、十月初的金秋海城行。

  至于盈芳还是学生、暑假结束得回学校上课这个事,完全被疼闺女媳妇成痴的姑婿俩抛到了脑后。

  好在盈芳平时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自学习惯。说说是在暑假,她问双英嫂子借来高二的课本,得空就翻看,遇到不懂的记在本子上,等双英嫂子有空上门了向她请教。因此即便开学后迟一个月去上课,想来也不会落后太多。

  灶膛火旺以后,锅里先烧水。然后和面、醒面,借着醒面的工夫,把菜洗了,凉菜拌一下很快,而且现拌现吃口感好,便也不急,先把丝瓜、茄子炒了。

  等金毛背着箩筐,咋咋呼呼地跟着老金爷俩扫荡似地从楼下窜到楼上没多久,师兄一家跟着她娘也到了。

  燕子一看到她,眼眶立马红了。

  “姑!”

  “哎,你先坐,吃点瓜果凉快凉快。”盈芳撩起围裙擦了擦手,搂了搂燕子,“我先把菜炒了,等会儿咱俩有的是时间说话。”

  燕子听她这么说,也就按捺下吐槽的冲动。揉了揉眼睛,跟着进厨房打下手。

  不一会儿,罗胜男跟着姜心柔也来厨房帮忙了。两个主妇别的不说,捏窝窝头做馒头相当擅长,从盈芳手里接过后,只留给俩小的一些凉拌类的轻省活。

  四个女人有说有笑,很快整饬出了一满桌菜。

  待向刚收工回来,开了一瓶夏老走之前送他们的洋河大曲,除盈芳之外,都斟了一盅,高高兴兴地干了一杯。

  听到301室传来的推杯交盏和欢声笑语声,蒋小琴羡慕嫉妒地撇撇嘴,愤懑地把从养殖场听来的消息说给丈夫听。

  一营长听后直皱眉:“你怎么随了军之后,变得越来越长舌妇了。别人说啥你就信啥?一天到晚没事做闲得慌吗?”

  蒋小琴一听不乐意了:“啥叫没事做闲得慌?我这还不是为了你!我跟你说老杜,养殖场那小同志说的多半是真的,要不然你想,陈团副转正那都多久的事了,怎么到现在还迟迟不提拔你们?就算李建树没戏唱了,那不还有你和张涛嘛。你俩在营级位置上猫多久了,别的团,像你们这个年纪,哪个不升副团、正团的。就你们一团,宁可空着也不升你们,要说中间没猫腻,打死我都不信!”

  一营长一把捂住媳妇的嘴:“行了行了,就算你说的全对,能不能升也不是我说的算。还有,向营那媳妇,你眼招子放亮点,千万别去惹。那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看看咱师长这段时间对向营的态度就该知道,他媳妇失散多年的亲生父母身份不简单。”

  这话蒋小琴信,光看认亲那天的场面就知道了腰间配枪的警卫员、牌号一看就是高级军官的军车、来回数不清趟数的礼物,转眼还把肉联厂厂长的公房借来用……总之,看得蒋小琴眼睛都红了。

  其实她误会了。她那天看到的警卫员和高档军车是夏老的。

  萧延武开来的车子,是问市革委借的普通公车。

  不过上上下下搬了好几趟礼物倒是真的。单这点也着实够家里没啥囤货的蒋小琴眼馋了。

  “老杜你说他们的命怎么那么好啊!关键时刻认了门亲,就能轻轻松松坐上副团的位置。你辛辛苦苦熬那么多年,依然在原地踏步。”

  “这话以后别说了,传到上头耳朵里,还以为我对他们的决定不满呢。”一营长表情闷闷地喝了一口酒。

  媳妇说的那些,他又何尝不知道。可心里不舒坦归不舒坦,向刚年轻有为比他能干确是事实。

  可他心里门清,他媳妇却不以为然,愣是认为副团落在向刚头上,那一定是内部运作的结果,一拍桌子愤愤然地道: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他们京都有人那又怎样!这里是省,是七一三部队,你们师不是一直强调公平公正吗?你那么出色,他要是敢抢在你面前升副团,说明整个师都在说瞎话!我就算爬也要爬到总军区去上访!”

  一营长:“……”

  想象自己媳妇一路爬至京都总军区上访的情景,不禁打了个寒颤。

  怎么就辣么臊得慌呢。媳妇说的“你那么出色”听得他心底发虚。

  不是他谦虚,实在是向刚的表现太出色、实力太彪悍。

  不仅他,一团的其他营长,和向刚比,清一色被碾压的份。

  唯一胜出的一点,无非就是年龄。

  可军队升职不讲年龄只讲履历。向刚的履历,比起他怕是充实多了。

  于是赶紧打消他媳妇非常不靠谱的念头:“别说这些了,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多和其他营的军嫂打好关系。让你随军不是让你来东家长、西家短的。你看看双英嫂子,她这方面做的多好,所以陈团才能心无旁骛地往上升。再看看隔壁向营媳妇,人随了军还不忘充实自己,对家养的动物也有一套办法,首长们在总结会上夸她好多回了。你就算不求上进,但能不能别尽拖我后腿?”

  蒋小琴被丈夫指责得恼羞成怒:“你以为我稀罕随军?要啥没啥的,洗个衣裳还要上下楼跑,要你买个水缸推三阻四的。”

  不说水缸还好,一说水缸,蒋小琴怨念更深,左邻右舍的过道上都放着水缸,缸里的水既满又澄清。就她家,两桶水用完,就得下楼打。洗个衣服更是折腾。

  “你让我学学人家军嫂,你咋不学学人家男人?有本事也弄个水缸回来啊!有本事不用我一天好几趟地下楼打水!……还要成天下地,我在家都没这么辛苦……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来信催,兵兵又总说想爹,我还不乐意来呢。”

  “你!”

  “我什么我啊!我哪句话讲岔了?总之你这次要是评不上副团,我就带着兵兵回家住!才不稀得伺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