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25章 被截胡了?
  盈芳这才发现,向九背来的蛇皮袋,装的是满满一袋刚收获的菱角、莲蓬和白嫩嫩的藕节。

  “才头一年就发了这么多?”

  盈芳欣喜地捧起一把深紫色的大菱角,有点不敢相信。

  当初种下去的时候,虽然也想过今年或许有菱角、莲子吃,但主要是为娘家后院挖的那一小方池塘做掩饰,更主要还是为了养鸭。没想到收获这么大,当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师傅师娘是不是没留点自己吃?都劳烦你背来了?”

  盈芳等向九埋在舀了两勺沁凉井水的脸盆里洗了把脸,接过姜心柔端来的凉茶碗递给他消暑。

  向九喝了口凉茶,笑着道: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老张大夫交代我了,菱角前前后后一共摘了十二三斤,他让我捎了八斤过来,余下的分了点给书记、社长还有咱们几个邻里尝鲜。

  莲蓬头产量小,一塌刮子才这么几个,老婶子知道你喜欢里头的莲子米,都给你捎来了。不过老婶特地交代,莲心比较寒,你现阶段不宜多吃,就是吃,最好和枸杞、红枣一起炖。

  倒是刚子成天在部队扑灰尘,多吃点这个有好处。再不然晒成干等坐完月子再吃也好的。藕节还没正式开挖,这会儿的还太嫩,也就尝个鲜,真正经吃还得等秋风起。”

  说完搁下茶碗,打开另一个厚实的布袋子,一样一样往外拿东西:“这两包是糯米磨的粉,老婶说你喜欢做糯米点心吃,怀了娃更不能省,这点先吃着,吃完赶明再给你捎。坛子里的是咸鸭蛋,你家养的鸭子开始产蛋了,老婶怕天热放不住,做成咸蛋让我捎给你。这一小包是桑葚干,二狗子领着几个娃摘到的野桑葚,让老婶晒成干给你带来,说是孕妇吃这个有好处。这双布鞋也是老婶让捎的,说怀了娃脚背容易浮肿,特地给你放大了一码,脚肿了换这双穿,铁定舒舒服服的。这两包是我二嫂和邓大嫂还有有福哥家的嫂子让我捎给你的东西,笋干和梅干菜都是今年新晒的……”

  盈芳满心满眼地感动。

  她人在省城,接触的东西比在县城时多的多。可每次去信,问师傅他们有没有要买、要捎的,有的话尽管说,她跑一趟市里,买了给他们寄去也方便。可师傅他们大抵怕她麻烦,每次都说不要。反过来却让向九大老远地从乡下给她捎东西。

  “你别往心里去,我也是顺道过便。”向九搓了搓手,脸上有点羞赧,“这不我想去看看燕子,不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前阵子听她信里说,豆腐厂今年最后一个转正名额被车间主任的外甥女得去了,心情很不好,老张师傅担心她,嘱我来看看。”

  盈芳这才得知燕子再一次和正式工失之交臂。

  距上次碰面之后,期间两人才通过一次信。还是怀孕了报喜来着。最近这阵子家里事多,根本没时间写信。那丫头想必怕她知道了上火,也没来信告诉。

  “那阿九叔我和你一起去吧。”盈芳想了想说。

  姜心柔有心想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前儿去宁和县,听雁栖公社的书记、社长说了,自己闺女在公社时,多亏了乡里乡亲的帮衬,尤其是张有康老俩口,若不是他们收她做徒弟,日子不见得能有这么太平。如今老张大夫的孙女遇到不平事心里苦,闺女做为小姐妹,想去看看、劝劝,她有什么资格、立场阻拦?

  可一想到市里到霞山那条颠簸不平的石子路,又止不住担心。

  蓦地,灵机一动,对闺女说:“乖囡,正好明个礼拜天,要不这样,妈陪这小伙子去一趟市里,把你师傅家的孙女接过来,在这住一天。反正如今我们两家房间够住,干脆把你师兄师嫂也接过来聚一聚。正好你嫂子帮我弹的几床春秋薄被能拿了,我正愁一个人拿不了,小伙子一起还能帮我分担点儿。”

  盈芳想想有道理,主要是师兄家所在的筒子楼,厨房设在楼梯口。做顿饭,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澳门赌博网站:谁家锅里炖点肉,都要打听再三。倒不如请他们过来,聚一起吃顿新鲜菜。

  再者师兄家房间少,去了留宿吧不方便,不留宿马上回来吧,这么短时间能唠几句话?

  于是,姜心柔和向九去市里,拿棉花被、接师兄一家。

  盈芳则留在家,收拾向九捎来的林林总总,并琢磨晚上做啥菜。

  师兄一家过来,晚上得有八个人吃饭,天热,大家都喜欢吃凉爽的,她打算多拌几道凉菜。

  菱角肉、莲蓬剥出来的白白嫩嫩的莲子米、藕节两端最嫩的藕带这三样就可以做一道酸脆爽口的“荷塘三宝”。这还是送她菱角、莲藕种子的老大爷教她的。

  另外,藕节切片过开水,和油炸花生米凉拌,生的菱角肉拌糖醋,莲子米和红枣、枸杞煮甜羹。再蒸几个白面馒头、杂粮窝窝头当主食。

  腌的野猪肉切一条和窝窝头一起蒸,瘦肉殷红、肥肉通透,夹窝窝头最是美味。

  早上向刚从菜场买到的豆腐鱼和豆腐一块儿烧,香干切丝炒咸肉、豆角,再炒个自家种的茄子、丝瓜、紫扁豆,再煎盘黄灿灿的小葱鹅蛋。也能凑一桌子菜了。

  盈芳边琢磨边剥菱角肉。菱角不比莲蓬,壳比较硬,剥起来比较慢,这一坐就是小半天。

  除了比较老的菱角挑出来像栗子一样带壳煮,完了当零嘴吃,相对比较嫩的都被她剥了肉。

  待日头快下山,给双英嫂子、玉香嫂子家各送了一碗菱角肉,外加一小段藕节。

  蒋小琴带着儿子刚从外面回来,因而没瞧见王小虎领着向九上来,就看到盈芳家扫出来一簸箕菱角壳,以为又是向刚给她买的,不禁阴阳怪气地说:“哟!这么时鲜的东西,小舒你都弄得到啊?向营长对你可真好!哪像我家老杜,啥事都不管。我怀孕最难受那阵子也是夏天,想吃口清甜凉爽的大西瓜不知道多犯难。不像你,向营长每天都往家里拨拉瓜,不是西瓜就是香瓜、菜瓜,井水筒里天天能看到你家的篮子。没公婆就是这点好啊,想吃什么吃什么。”

  盈芳笑笑:“这哪是他弄来的,是我乡下的亲戚,特地背上来的,量不多,就尝个鲜。一会儿煮菱角熟了,我给兵兵也装一碗。”

  小孩子嘛,一听有吃的,管它是什么,一个劲地点头咽口水。

  蒋小琴却只扯了扯嘴角。要搁平时,她一定很高兴,有白食吃哪个蠢蛋会拒绝?

  可今天实在高兴不起来。

  上午去部队养殖场,想学盈芳,从老家捎只鸭子或鸡过来,寄养在养殖场里,不仅省心,还能天天有鸡蛋、鸭蛋吃。

  可本以为板上钉钉的小事,养殖场居然不同意。还说要是每个军嫂都像她这么操作,养殖场里的同志还忙得过来吗?

  蒋小琴当场炸了。

  “凭什么一团四营的舒盈芳可以!她家寄样的还是大白鹅呢,比起鸡鸭难伺候多了。不都是军嫂吗?还是同个级别的。她可以,凭啥我不行?”

  养殖场的同志笑了:“现在是一个级别,过几天就说不准了。而且他家的大白鹅,当时是经过师长批准的。要么你也找上级干部打个批条过来,那咱们没话说。”

  后半段话,蒋小琴压根没听进去,她就听着头一句了。

  “啥意思?啥叫过几天就说不准了?难不成咱们团的副团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养殖场同志也是听来的,自然不可能对个陌生的军嫂娓娓道来。当即不再理她,转过身忙自己的事。

  蒋小琴哪还有心思管鸡鸭准不准寄养,牵着儿子心不在焉地回到大院。

  升副团意味着什么?对家属来说,最直接的利益可不就是每个月的津贴涨了么。那可是好几块钱!莫说还有别的票证什么的。

  在大院门口碰到二营的副营长家属。

  二营副营长郭彪也是个悲催人物,原本前任四营长外调,他以为自己这下终于能摆脱副职、升正职了,同期的柳志明都成他上司了,他还在副职一位上蹲着,别提多憋屈了。可万万没想到,半路被脱颖而出的向刚截了个胡,而他被调去二营继续任副职。

  再经过折腾小半年的野鸽训练计划彻底“流产”,郭彪的军旅生涯,恐怕就此止步了。

  要问对现任四营长敌意最重的,非郭彪莫属。

  因此,看到郭彪的媳妇,原本对副营级干部家属不屑一顾的蒋小琴,眼珠子一转,走上前搭讪,顺便把空缺的副团已经有人选的消息传播了出去。

  郭彪的媳妇是个典型的夫唱妇随型妇女,丈夫对四营长有很大的意见,做妻子的自然不可能姐来妹往交情好。相反还喜欢在背后说盈芳坏话。要不是向刚冒出来截胡,她如今也是正儿八经的营级军嫂了。因此见正营级干部家属的蒋小琴和她“推心置腹”,她也立马投桃报李,将人请到家里吃饭。

  这段时间,男人们训练任务紧,中午都不回家。两个女人碰一起,肆无忌惮地说了一中午的坏话。

  不仅盈芳,其他看不顺眼的军嫂,统统被她们骂了一通。

  说到后面,郭彪媳妇一拍桌子,义愤填膺地道:“我不服!姓向的升正营才多久?副团一职,再怎么缺人也轮不到他吧!不说我们二营,嫂子你家的杜营长不也很出色?依我说,这次的副团,合该让杜营长来当。”

  倒不是真的认为一营长出色,而是新上任的三营长资历不够,自己所在的二营因为泡汤的野鸽驯养计划,给军区那帮干部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短时间怕是没办法扭转。剩下也就一营长能和姓向的拼了。哪怕拼不过,闹个鱼死网破也好啊。

  蒋小琴不知郭彪媳妇心里的小九九,听她一说,还当自己丈夫真的如此出色,不禁沾沾自喜。

  在郭家吃了饭之后,蒋小琴领着儿子回家。一路上苦思冥想,无论如何得让老杜找领导说说去。四营的向营长才几岁?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能有什么实力坐上副团的位置?给他个营长当当就已经祖上烧高香了,居然还想和老杜争副团,简直不知所谓!

  “兵兵,咱不吃!不就菱角嘛,妈回头给你买冰糕!”

  蒋小琴难得硬气了一把,连哄带骗地将馋嘴儿子拽回屋,“砰”地关上了门。

  盈芳不明所以地挑挑秀眉。

  不过她对蒋小琴这人实在不感冒,人既然不要她的菱角,她也乐得省下一碗。

  八斤菱角挑出一半比较老的,采摘到这会儿估计也有两天了,天热放不住,洋锅里加水煮,煮熟了剥壳吃,菱角肉粉的和栗子有的一拼。

  菱角煮上后,大灶也生起火。

  怀孕满三个月后,盈芳那闻着什么味就想酸吐的孕初期反应神奇地不见了。对辣椒做的菜的钟爱之情也没前个月那么旺盛了。

  倒是近几天喜欢上了双英嫂子送她解腻的糖渍酸枣糕。

  听说是双英嫂子的姑妈从老家寄来的,江城那边的土产——一种名叫五眼果的酸枣为原料制成的糕点。看上去是半透明的红枣色,吃起来酸为主、略带点甜味。

  姜心柔见状,不禁打趣说,她前阵子喜欢辣,这阵子又喜欢酸,没准肚子里怀着两个宝宝,一个女宝、一个男宝,因为酸男辣女嘛。

  向刚听了却忍不住发愁。都说女人生孩子,无疑是去鬼门关绕了一圈。生一个就够呛,还一来来俩。双胞胎听着是很喜庆没错啦,可对孕妇来说,却是不小的磨难。

  盈芳对他还没确诊呢就在那犯愁表示万分无语,这不杞人忧天嘛,好说歹说让他放宽心。至于真的宽没宽心就得问他肚子里的蛔虫了。

  于是她娘提议:要不等坐胎稳了、天也凉快了,去海城妇保医院照个b超。那东西据说老高级了,不仅能照出怀的是几胎,还能照出胎儿的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