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24章 烟火气
  回到大院,萧鼎华把钥匙交给姜心柔。

  “小婶,这是肉联厂厂长自己的那套房,钥匙拿来了,什么时候去看看?要觉得不合适,回头可以再跟他换。另外几套空着的房,虽不是他的,但也是厂领导的,由他出面借的话,多少给几分面子。”

  “有的住就好了,不用那么挑。”姜心柔摆摆手,油锅热了,开始煎馅饼。

  她的厨艺说不上好,但老家特有的煎香饼,却是她的绝活。只是这几年没什么心思做,一日三餐仿佛是蝇营狗苟地活在这世上才吃的。今天还是这两年里的头一次。

  裹着咸肉丁、茄瓤、蘑菇丁、尖椒丁的馅饼哧溜下了锅,厨房里立即弥漫起一股令人味蕾大动的香味。

  老金耸着鼻尖,循着味道找来了厨房,绕着盈芳转了几圈。

  小金牙跟在后头,嘴里叼着属于它的破瓷碗。

  金毛对这些个俗世界下油锅的吃食不感兴趣,但对盈芳正在洗的水蜜桃垂涎三尺,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侧。她干啥,它也跟着干啥。可惜学的不到家,经常出篓子,逗笑了一干人。

  水蜜桃是萧鼎华带来的,他手底下有个老家盛产水蜜桃的委员,前阵子回去摘了不少回来,萧鼎华想着要来看堂妹,总不好两手空空,干脆把委员孝敬的水蜜桃都给带来了。没想到顺带还捕获了一只金丝猴的亲睐,高兴得不得了。

  “来来来,金毛,桃子我这儿有好多,你想吃几个我拿给你。”

  然而金毛只是斜睨了他一眼,并不鸟他,依然围着盈芳上蹿下跳地讨桃子吃。

  上次的教训它深刻地记着呢吃了大院其他人家的东西,转个身又要一个不落地吐回去,完了还要接受亲亲主人的惩罚。真吐血。

  尽管山上摘来的果子也是他喜欢吃的,可那几天实在太累了。想偷个懒,身后头一条通体绿幽幽的竹叶青如影随形地盯着它吐蛇信,身累不说,心也特别累。这样的惩罚,它可不想再来一次。

  看到金毛嫌弃的小眼神,除了被鄙夷的萧鼎华,其他人都乐了。

  “乖囡,帮妈递个油壶。”姜心柔笑着试了试锅的热度,见可以放油了,让闺女给她递下油壶。

  盈芳依言把油壶给她。

  前儿那头大野猪,完了炸得不少油,送了几碗给左邻右舍,剩下的也够一家子用上好久。只是这天太热,肥膘熬的油,放久了容易转味,倒不如趁新鲜多弄点油荤的吃食给大伙儿尝尝。

  “妈,要不我来煎。你忙半天了,回屋歇会儿吧,我今天还没摸过锅铲呢。”

  “就这么点活,能有多累啊。再说,给自己闺女做饭,再累我都喜欢。倒是你,跟你说了别在这吃油烟,就是不听,呛着了又该难受了……”

  见母女俩你来我往地温馨对话,萧鼎华和方周珍对了个眼神,悄悄挪离厨房。

  “小婶总算是恢复了烟火气。”萧鼎华叹道。

  方周珍:“……瞎说什么呢!搞得小婶好像原来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咳,我不就打个比方嘛。总之敏怡找回来,我这心也定了不少。要不然每次过年回家,看到小叔小婶那落寞样,别提多揪心了。”

  这话方周珍倒是同意。往年除夕,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本该说说笑笑,可一触及小叔家的话题,总归不是那么愉快。

  “也不知道爷爷得知这个消息没有,大伯娘她……”

  “可惜天晚了,不然就去邮局打个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

  俩口子相继叹了口气。

  “你俩杵在这儿干啥?快来吃肉饼,刚煎好,表皮脆的很。”姜心柔端着一盘刚出锅的油煎馅饼,牵着闺女走出来,“剩下的等刚子回来再煎。冷了味道没热的好。吃好陪我去隔壁看看房子。”

  盈芳提议她也去。

  姜心柔想着肉联厂的房子就在隔壁,这会儿日头下山了也不是很热,就当散步了,成天闷在家里对孕妇也不是很好。就说:“去可以,不过上下楼梯小心点。”

  好在肉联厂的房子是一楼的,大门走进去就是了。

  一般单位的职工福利房也不像部队家属院管的那么严,大门口的阴凉处,坐着了退了休的老大爷,手里摇着蒲扇,算是看门的。

  看到他们进来,随口问了句找谁。得知是厂长借他们房子住,态度越加和善,澳门赌博网站:还问要不要带路。

  萧鼎华客气地婉拒了。

  带啥路啊,隔着天井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东单元101的进户门了。

  一行人边打量边走过去。

  “这院子收拾得没你们那边干净。”方周珍对盈芳说。

  “那是,军属大院哪是普通单位的福利房能比的。”萧鼎华也说道,“不仅收拾的干净,你看车棚里的自行车也好,筒子楼后边的砖头石块也好,排列的就像随时随地等候首长检阅的士兵,那整齐度,啧,不愧是军人的领地,和咱们住的环境就是不一样。”

  “可不是,连老金和小金牙住的狗屋,都整齐划一的像是拿尺子搭出来似的。那天我把剩下的骨头拿去喂老金,发现狗屋里好干净啊,没有一点杂物。缺口的破狗盆在太阳底下闪亮得发光。艾玛啊,这样的狗给我来一打,我也愿意养。”方周珍豪爽地笑道。

  姜心柔也顺着侄媳妇的话,把老金爷俩夸了一通。

  盈芳顿时产生了一股自家娃被人轮番夸奖的豪迈感。老金爷俩真争气!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房子门前。

  萧鼎华拿钥匙打开房门,屋子里门窗紧闭,闷得很。他赶紧进去把所有窗户都打开,等室内的空气流通起来,才觉得凉快点。

  “小婶,我看了下,这屋子格局还不错,南北通透的客厅、东西两个卧室,只是面积小了点,才六十个平方,睡觉房间就两个,也都不是很大。”萧鼎华里里外外溜达了一圈,出来向姜心柔汇报。

  姜心柔并不介意,摇摇头说:“没事,我和你小叔临时借的房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就是家具什么的需要自己准备。这样,鼎华,你明儿回海城前,帮我去市里的收购站问问,看有没有旧家具、旧床等搬家用得到的,多少钱不用计较,先淘些旧的用着再说。等你小叔从京都回来,看手头有多少家具票,再置办些新的。”

  “小婶,你要不介意用旧的家具,何必去收购站淘啊,我们搬海城前住的那房子,不是留下一套家具吗?当初嫌太沉没搬,放在我娘家,随时都能搬过来用。”

  方周珍原先以为小叔小婶不会乐意用旧家具,就没提这个事。可既然小婶连收购站里头不知被多少人淘换过的旧家具都要,那还不如用她家那套。怎么说也是结婚那会儿新打的,无论料作还是油漆,都是挑当时最好的。

  “那行,家具这事就交给你们俩口子了。”姜心柔没拒绝侄媳妇的好意。以前她或许会挑三拣四,起码别人用过的家什说什么都不愿意碰的。如今只要能在闺女身边安个家,哪里还管什么二手货、三手货。

  房子看过就放心了,重新锁好门窗,一行人打道回府。

  “乖囡,以后爸妈住在这里,来往就方便了。你且安心养胎,旁的事有我们呢。”回去的路上,姜心柔握着闺女的手说道,“等你爸从京都回来,买菜的事归她,做饭归我。刚子部队事情多,你也少差使他,有啥事就找我和你爸。我们一家四口,不,等添了宝贝外孙,咱们一家五口和和乐乐地过日子。”

  姜心柔说这番话,实则是在安抚盈芳。

  她怕闺女心思重,怀着身子要是想东想西,无论对大人还是对胎儿都不好。索性挑破了这层纱。

  总之,能找回闺女,她和老萧已经心满意足了。闺女愿意回京都也好,不愿跟着他们回去也罢,横竖是一家人。

  盈芳反手握住她的手,眉眼间含着笑,用力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啦!”看到闺女露出松快的笑,姜心柔彻底放下了心头大石,接下来就等老萧从京都回来了。

  萧鼎华这趟来,除了探望认了亲的小堂妹,再就是来接他媳妇。

  方周珍在这也住了不少天了,如今小叔一家团圆,小婶又决定暂居在霞山镇照顾闺女,这儿也没她什么事了。于是趁丈夫来接,收拾好盈芳送她的果酒、果酱、各种菜干、笋干等农产品,告辞回海城。

  “妹啊,嫂子不跟你客气,这些东西我都带走了。到家后我把票证理一理给你寄来。赶明有空,和小叔、小婶一块儿来海城做客。刚子有时间也一起来。”

  盈芳笑吟吟地应下方周珍的邀约。这个嫂子待她是真心好,自然乐得走动。

  送走萧鼎华俩口子,盈芳和姜心柔的生活步调也简单了许多,白天太阳大,娘俩个不出门,在家裁裁小衣、缝缝窗帘。

  隔壁肉联厂的房子,家具是搬进去了,可窗户没帘子,白天晒得紧,晚上开了灯又怕被人看到屋里头的动静。正好盈芳家上次买的碎布头还剩一些,李双英和王玉香听说后,又各送了一斤布头过来,这下窗帘的料足够了。

  娘俩个手脚头都很麻利,盈芳是学什么都快,姜心柔则是熟能生巧,家里也有台缝纫机,平时经常给自己或是丈夫车衬衫、车长裤,因此半天工夫就把窗帘车好了,往屋子里一挂,立马显得有人气多了。

  盈芳便托王玉香留意着,哪天服装厂要是再清仓甩卖碎布头,她还想再买一些。

  王玉香一口答应:“这还用你说,我那小姐妹只要得了消息告诉,我一准告诉你们。”

  姜心柔这还是第一次用碎布头车东西,看到成品出来,再看看余下那点挑了又挑之后剩下的布头,心中一阵酸楚。

  想想吃、穿、住无不精致的萧敏静,再想想自己的宝贝闺女,对大妯娌的恨意更上一个台阶。希望老萧没有头脑发热,原谅那个女人。

  “阿嚏”

  盈芳打了个喷嚏,吸吸鼻子,似乎有点塞,该不会热伤风了吧?

  这鬼天气,热得让人浑身不得劲。

  收拾干净地上垃圾的姜心柔,见闺女吸着鼻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由担心地问:“乖囡,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妈陪你去卫生院看看?”

  “没事的妈,可能是天太热,闷着了。”盈芳吃完午饭,有点犯懒,打着蒲扇靠在躺椅上,让亲娘也坐下来谢谢。

  姜心柔却不放心,起身道:“你在家歇着,我去卫生院找医生问问,要是发痧了,有什么药是你能吃的。”

  “真不用的妈。”盈芳阻止她,“大中午的,日头多焦啊。卫生院离得也不是很近,往返跑一趟万一我没事、您中暑了咋办?咱们还是切个菜瓜凉快凉快吧。”

  “真不用去?”姜心柔不放心地问,“要真觉得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啊,没准是肚子里的娃在抗议,可不能强撑。”

  “好好好。”

  娘俩从井水里捞了个菜瓜上来,不用削皮,菜瓜的表皮又薄又脆,连肉吃很是甘甜爽口。

  正吃着,王小虎领着个人上来了。

  “嫂子,这位同志说是您老乡,专程从宁和县过来看您的……”

  “阿九叔!”盈芳看清王小虎带上来的人,惊喜不已,“阿九叔怎么来了?快里面坐。小虎谢谢你,辛苦你跑一趟,他的确是我们老乡。”盈芳拿了个没切的菜瓜给他,让他和站岗的卫兵分分吃。大热天的,也难为他们了。

  “谢谢嫂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王小虎啪地行了个军礼,没拿菜瓜就笑着下楼了。

  “小伙子们这么热天站岗不容易,一会儿我煮锅凉茶给他们送去。你先把老乡请进来。”姜心柔对盈芳说,尽管很纳闷向九的辈分,这么年轻就成自己闺女的叔了?

  满头大汗的向九卸下肩上的蛇皮袋,腼腆地挠了挠头说:“老张大夫挂心你,加上你娘家屋后的菱角、莲子熟了,让我给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