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19章 谁说情都没用
  她曾前前后后暗示过好几次——家里陈设旧了,墙壁也出现了裂缝,最好能把房子重新粉刷一下。再给老爷子在一楼弄个带露台的向阳书房,冬天了坐在书房阳台晒太阳。

  好不容易征得老爷子同意,准备大刀阔斧地把家里整修一番,好趁此机会去老爷子的书房找找宝箱,该死的大革命来了!

  粉刷房屋也被明令禁止,说那是资本主义的做派,一旦发现,将以走资派论处。

  老爷子一声令下,谁也不敢做出头椽子。书房重地更加不允许人随便进了。今儿好不容易瞅准机会,却被蠢闺女搞砸了。

  祝美娣在心里狠狠骂了一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儿,面上却不得不噙着温婉得体的笑容,扶走一瘸一拐的萧敏静。

  老爷子刚在楼下时,已经把分家的事体说了,具体怎么分,也征得了三兄弟的同意,接下来就是让叔公们在分家协议上签字表示见证。

  随后,三兄弟轮流签了字。

  “家虽分了,但血脉关系割不断,你们三兄弟还是要团结互助啊。”叔公们临走前,拍了拍三兄弟的肩,捋着胡子好言相劝。

  一般来说,一个大家庭闹到要分家,那必定是内部发生了矛盾不可调和的事。具体情况萧老爷子虽然没说,但这些叔公活到这把岁数,个个都是人精,一眼看出老三和老大家不对盘,出于大家族的和谐发展,话里有话地劝了几句。

  萧延武不置可否地扯了扯嘴角,客气地扶着叔公们下楼。

  再回到楼上,老爷子正背着手让警卫员把暗柜里的收藏拿出来:“这些都是老祖宗们传下来的,这些年,咱老萧家有我老头子坐镇,还不至于被人哄抢打砸。可也不容易啊,你们可别搞丢了。都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眼下这乱糟糟的大环境,总有一天会过去。既然分了家,还是交给你们自己保管吧。”

  “爸。”重又回到书房的祝美娣实在忍不住,接过话道,“我们哪里懂这些古董,还是您收着吧,我们都盼着您能长命百岁。不过,说到分家,我倒是想起来,祖母临终前,不是留了几件东西给敏静她们吗?趁敏静还没回运城,要不把她那份先给了?也免得赵家那边有什么不好的话。”

  “赵家敢有什么不好话?”老爷子眉一挑,“不过你既然提到了,那就分吧。所幸敏怡也找回来了,怀着身子不方便回娘家,赶明让老三带去给她,那是她太奶奶的一点心意,你们当爹妈的都没份,只有孙女才有。”

  “老子才不稀罕。”萧延武撇嘴咕哝。

  老大和老二都摇头失笑。

  祝美娣心下一喜,老爷子终于肯分死老太婆的遗物了!宝箱她势在必得!

  然而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老爷子捧出来的不过就是一盒金银玉石的首饰,以及一摞堆叠得整整齐齐的泛黄书籍。

  搁平时,祝美娣对珠宝首饰也是喜欢的,女人嘛,谁不爱这些?

  可问题她现在魔怔了,一心想着宝箱。仿佛有了宝箱,面临的一切难题都能迎刃而解。长生不老、富可敌国,那将不再是梦。等手中握着那样的能力,谅小叔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只是宝箱呢?她穷尽半辈子追寻的宝箱为什么不见了?

  “爸,我记得祖母还留下一只黑色的小箱子,怎么不见了?”眼瞅着老爷子把死老太婆留下的东西公平地分成了三堆,分别让三个儿子拿回去给自己闺女,祝美娣急了,顾不得老爷子惊奇的眼神,直截了当地追问宝箱的下落。

  老爷子犀眼一眯:“什么箱子?你祖母留下的东西全在这儿了,哪有你说的什么箱子。”

  心里却对大儿媳妇起了怀疑。

  老太太生前当宝贝的黑箱子,很少让人碰触。平时也很少拿出来,藏在什么地方,他也是看了遗嘱后才知道的。他对老太太神神秘秘的叨絮不以为然,一个连钥匙都没了的破箱子,能有什么宝贝?说不定就是祖宗传下来的一些当念想的东西,什么玉佩、金簪的。可老太太留了话,他也不好违背。

  不过老大媳妇盯着这个干什么?还有,刚让敏静找的莫非就是这只箱子?还骗自己说找伤膏药,见鬼的伤膏药!

  “老大媳妇,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出去吧。”老爷子深深看了老大媳妇一眼,又对三个儿子说,“这些东西,你们几个当爹的带回去给自己闺女,就说是她们太奶奶留下的,不管喜不喜欢,澳门赌博网站:都当家传的留给下一代,别傻乎乎地送人或卖去收购站。至于分到你们户头上的家产,也都收拾起来带走吧。路上小心点,别招了旁人眼。除了这些,咱家也没啥值钱的了。这栋房子等我住过边,你们三兄弟一人一间。要是国家收回去,那肯定会给你们重新分一套,倒也不用担心。”

  “知道了爸。”三兄弟相继起身。知道老爷子这是下逐客令了。

  萧延武跟着老大、老二走到门口,被老爷子叫住:“老三,你打算几时南下?”

  “还没定。”萧延武转身说,“确定了日子,会和你说的。你要是决定和我一道去,趁空闲把行李收拾了,指不定哪天就走。”

  老爷子忽然抬眸看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萧延武回了老爷子一记痞痞的笑,又瞅了老大一眼,没再说啥,捧着一大摞东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老宅。

  萧敬邦被老三临走前那记意味深长的目光盯得心头焦灼,心事重重地抱着一摞东西回到房间,看到梳妆台前发怔的妻子,脱口提议:“美娣,要不你去北疆躲一阵子吧。你不是说有个小姐妹在北疆边防检查站工作,不止一次邀你去那边玩吗?”

  祝美娣正为那只莫名不见的宝箱烦恼,忽听丈夫这么说,脸色一沉:“我为什么要躲?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爸,为了你们萧家。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为了爸的身体祈福、宁肯自己折寿也要犯下这样的罪孽。事情出来了,你们不仅不帮我,还想让我像个逃犯似地东躲西藏?”

  “我知道你是为了爸,为了咱家,可对老三一家造成的伤害是实打实的。你道爸为什么突然让我们三兄弟分家?恐怕就是想给老三一个名正言顺追究你责任的机会。”萧敬邦扶着妻子的肩,透过梳妆镜望向她的眼里满是纠结的痛苦。

  “分了家难道爸就可以撒手不管了?”祝美娣腾地挥开他,起身往外走,“我去找爸说清楚。这件事可大可小,萧家总还要顾着面子吧?爸一向最重面子,他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

  嘴上如是说,心里却禁不住恐慌。

  昨儿一宿想的都是宝箱。觉得只要宝箱在手,旁的那都不是事儿。吃了仙丹都成神仙了,区区凡人还有什么可惧怕的?说不定动动手指头就能灭了他们。反过来他们还得求着自己。

  岂料宝箱莫名不见了。加上老爷子似乎对自己拉起了疏离的防线,老三要是执拗地非要找自己报仇,那该怎么办?

  祝美娣决定回趟娘家。舅舅如今的地位,不能说和老爷子平起平坐,但也算是元首身边的红人。娘家人这些年从自己这儿得到的经济援助不少,是时候回报自己了。

  然而她算盘打得再好,也没有萧延武速度快。

  这厢脚还没迈出房门,萧延武领着一队别着枪的公安同志走进来。

  “哪位是祝美娣?”领队的公安环视一圈,确定目标人物后,亮了亮公安证说道,“现怀疑你和十六年前一起雇凶杀人案有关,请配合我们走一趟。”

  不等屋里的人反应过来,公安已经出示逮捕令,并拿手铐铐住了祝美娣。

  “萧延武!你凭啥这么对我!”祝美娣这才意识到,老三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想报复自己。前脚才分家,后脚就带着人来抓自己了。她要疯了。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当着家人、保姆的面,居然给她上镣铐。

  “萧延武,怎么说我也是你大嫂,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商量的?这么上纲上线有意思吗?你们放开我!放开我!不知道我的身份吗?一群鼠目寸光的东西!”祝美娣慌起来口不择言。只知道自己不能坐牢,一旦进去,就彻底和宝箱无缘了。

  “敬邦,救我!”

  “老三……她毕竟是你大嫂。”萧敬邦看着被拷走的妻子,痛苦地闭了闭眼。突然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缓不过神,那么温柔婉约的妻子,怎么就成了杀人犯、纵火犯。

  萧敏静则气愤地指责:“小叔,我妈怎么说也是这个家的长媳,都说长嫂如母,你不把她当母亲尊敬也就算了,怎么还动粗?我要去找爷爷来评理。”

  萧延武鸟都不鸟她,一个嫁出去的侄女,居然也敢指着他鼻子放肆。再者,老爷子五分钟前被老二接出去和夏老会面,根本不在家。

  “证据材料交给你了。这个人,你务必亲自督办。谁来说情都不许放!要是来头过大,顶不住压力,那就启动第二方案。”

  萧延武没理会狼狈的祝美娣和痛苦不堪的老大,转身叮嘱昔日手下、退伍后调到京都公安厅任职的楼兆丰。

  “好。楼兆丰郑重地点点头。

  等萧敏静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老爷子急吼吼地跑回来,发现她娘已经被公安厅的人带走,她爹被小叔拦着没能追上去,颓丧地坐在楼梯口,苦无对策。

  “小叔,妈当年是为了爷爷的身体,固然犯了错,但情有可原,你能不能念你和爸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原谅妈这一次?”萧敏静急切地说道。

  萧延武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敏静,你小婶一直以来对你不薄吧?”

  萧敏静愣了一下,点点头:“小婶确实对我很好。”

  萧延武笑意不达眼底地扯了扯嘴角,点燃一支烟,幽幽道:“你小婶把你当闺女看待,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你。有些东西有票都不一定能弄到,弄到了也没多少量,她宁可自己省着点,也要分给你。她对你掏心掏肺,你们呢?你妈把她唯一的闺女带离身边十六年,差点还阴阳两隔。你知道了这件事,居然当没事人似的,反过来还帮着你那恶毒的娘,替她开脱罪名。萧敏静啊萧敏静,我和你小婶这么多年来算是白疼你了!”

  “小叔……”萧敏静讷讷开口。想要反驳,却发现所能想到的理由都是那么的苍白。

  萧敬邦听得满脸羞愧,到底没好意思再说让老三放过妻子之类的话。只好等老爷子回来再想办法。

  老爷子这会儿正在夏老的住处。知道小儿子会来这一出,特地出来避羞。

  “这下,老萧家的脸面倒光了。”萧老爷靠在椅背上,摇头长叹,“你说我年纪一大把、半边身子都进棺材的人,临了还要给祖宗蒙羞,哪天到地下,列祖列宗指不定要怎么训斥我。还有老周他们,这下要笑死了,以前他两个儿媳妇吵这吵那闹得家宅不宁,我笑话他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下轮到他怼我了。”

  夏老给他倒了杯茶:“你啊,就是想得太多。颜面这东西,你看得重,它就重;你看得轻,它就轻。可再怎么重,还能重过良心?”

  “话是这么说,可……唉……”萧老爷子叹了口气,拿起茶盏喝了一口,吐槽,“喝茶有什么劲,你这有酒不,给我来一盅。今儿闹得我头疼,一会儿回去怕是还有的闹,倒不如一醉解千愁。”

  夏老拍了拍腿起身道:“行吧,看在你小孙囡的份上,我陪你喝一盅。”

  萧老爷子瞪他一眼:“别拿这事显摆。当我不知道呢,我听小三说了,我孙女婿的爷爹救过你,以后多罩着他们点。”

  “还用你说!”夏老乐呵呵地抱来始终没舍得喝的猴儿酒,给两人各倒了一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