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12章 嫌自己命太长
  萧延武急匆匆地抓起车钥匙,澳门赌博网站:当即赶回市里彻查杜主任突发恶疾的真相。

  同时,未免祝美娣继续朝姚木三兄弟下手,得赶紧加派人手保护他们。

  “我陪您去。”向刚二话不说,跳上副驾驶,陪着丈人老头去市里。

  媳妇有丈母娘照看,他安心不少。

  夏老随即带警卫员去了趟七一三,借师长办公室往京都挂了个电话。

  可惜萧老头依然没回家,接的是他大儿媳妇。电话打通的一刹那就被接起,好似专程等着这通电话似的。

  夏老心里跟明镜似的,面上当不知,东拉西扯问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问萧老头什么回来,对方说不知,夏老就把电话挂了。

  祝美娣握着电话筒,脸上的黑沉气,浓得能凝出墨汁。

  又是夏老打来找阿公老头的。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着急?隔三差五一通电话,问他什么事,就东拉西扯地打太极。

  莫非,夏老头这个月突然跑回x省,就是在帮老三查那件事?

  “叮铃铃——”

  电话铃声再度响起。

  祝美娣回神,整了整衣裳,坐姿笔挺地接起电话。

  “喂?嗯,事情办得怎么样?”

  “老杜没了?没留下线索吧?”

  “很好。另外三个也照这么弄吧。记住,不许透露任何风声……”

  “什么!找不到人?怎么可能!不是和老杜一起关在市革委大院?”

  “你问我我问谁?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那就这样,先把人找到,找到后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我的目的你很清楚。别让我失望。”

  刚放下电话筒,萧敬邦回来了,顺嘴接了句:“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又在批评你闺女了?”

  “不是。”祝美娣硬邦邦地回道。转身佯装上楼,没让丈夫瞧见自己难看的脸色,“说到敏静,有一阵子没和家里联系了,上次运城闹水灾,她侄子差点被洪水淹死,幸亏被个路过的解放军救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不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这段时间说是住在赵家老宅,通个电话倒也方便。号码就在茶几下面的小本子里。我有点头疼,上去躺会儿。”

  “怎么又头疼了。”萧敬邦咕哝了一句,到底依着妻子的意思,往运城的亲家家里拨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赵老爷子的警卫员,得知是京都打来,找二少奶奶的,忙让打扫卫生的福嫂去叫人。

  萧敏静正安抚哭闹不休的宝贝儿子,听说娘家来电话,抱着儿子过来接。

  “爸?您和妈身体还好吗?家里人都怎么样?爷爷呢?在旁边吗?在的话我和他说几句。”好感可不就是靠刷出来的。

  可惜老爷子不在家,说是去承德避暑了,萧敏静也就算了。

  听父亲说母亲犯头疼病上楼睡觉了,关心了几句,又说起自己这边的情况:“……人倒是没事,房子淹水,家具什么的在混沌的水里泡了好几天,没有修过实在不敢住人,这不搬老宅来了。这里环境不错,占地广,围墙又拦着,住在里头很安静。你和妈什么时候来住几天,看看你们的金外孙。”

  萧敬邦乐呵呵地说:“行啊,回头我问问你妈,现在咱家你妈比我忙,经常看到她打电话,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事情,需要成天打电话说……对了,你小叔小婶这回应该想开了,这不结伴南下玩去了。还玩得乐不思蜀,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萧敏静心里腾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爸你说小叔南下了?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这我哪儿知道啊,他走前又没和我说。我也是听你爷爷嘀咕才知道的。多半会去鼎华那边转转吧。除了你和鼎华,南方咱家也没别的亲戚啊……”

  萧敏静却不这么认为。小叔不是那种做事十五分钟热度、然后半途而废的人。此前十六年,他念念不忘寻找失散的女儿,没道理今年突然转性说不找了。

  依她猜测,这次离京,十有**和找闺女有关。许是打听到了什么线索……

  萧敏静越想越不安。

  不行!说什么都不能让小叔小婶找到他们的孩子。一旦找到,自己这个出嫁女,在萧家的地位指定一落千丈。那母亲十六年的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这么一想,她往海城革委会拨了个电话,想探探堂哥的口风,看他知不知道小叔俩口子的下落。

  孰料堂哥不在单位,接电话的是杨秘书。

  可怜杨秘书一回到海城岗位上,就被欢天喜地翘班去隔壁市认亲的主任安排了一大堆的活,不时还要拨冗替他接电话。

  “不年不节的,怎么会不在单位?”萧敏静烦躁地问,“那什么时候会在?”

  “抱歉,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主任没说。要不您留个电话,等主任回来,让他第一时间给您回过去?”杨秘书礼貌地道。

  “算了,不用了!”萧敏静“啪”地挂了电话。

  想了想,抱起儿子直奔书房,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决定回趟京都。

  小叔要是真的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女儿,肯定会把人带去老宅见爷爷。

  倘若她抢先一步,在爷爷跟前刷足好感。等小叔带人回来时,再从中不着痕迹地挑些刺。乡下长大的村野丫头,指定又丑又馋。老爷子对人的第一印象要求很高,第一眼不喜欢的人,后续很难再让他产生好感。

  这厢,萧敏静收拾了行李,借口母亲身体有恙,又在病中思念外孙,抱着儿子风风火火地乘火车往娘家赶。运城至京都的列车卧铺票卖完了,她咬咬牙,买了张硬座票也上去了。

  那厢,向刚跟着丈人老头来到市革委。

  幸好当时留了个心眼,生怕祝美娣搞破坏,萧延武把姚木关在市革委斜对面的文化局,没关在小黑屋。看守的人是侄子找来的,说是再靠谱没有。

  姚木的两个兄弟,也就是阿聪和小光,提审盘问后被安顿在文化局旁边的旧公房里。平时有人看着,在事情没有彻底解决之前,不允许他们离开住处半步。

  就杜建雄,因为还想再提审他一次,没有转移,仍旧被关在市革委的小黑屋,谁料这么会儿工夫,就出事了。

  萧延武匆匆赶到现场,截住要送往死者家去的尸体,发现下巴处有点淤痕,鼻口处有几丝微小的毛屑。

  “什么突发恶疾,分明是被人拿毛巾之类的盖住口鼻捂死的。”萧延武缓缓吐了口气,摆摆手,让人把尸体送去公安局,“就说谋杀。公安那边知道怎么介入。”

  市革委出来后,他带着向刚又去了文化局。

  姚木还好好地待在文化局闲置的仓库里。萧延武松了口气,直截了当地说:“姓杜的死了,应该是被人捂死的。我怀疑幕后凶手是祝美娣,就是雇你杀我闺女的那个人渣。我打算明天带你回京都,去了结这桩事。”

  姚木经过这几天的沉淀早就想清楚了——他年轻时犯下的罪孽,简直天理难容。死之前,能帮受害人讨回一个公道,就当是赎罪,死后也能让人的灵魂清白点。

  于是点点头:“我听你的。就是我那两个兄弟……”

  “既然是无辜的,我自然不会把他们牵扯进来。等事情了结,我会放他们自由。”

  “多谢。”

  从文化局出来,萧延武想想仍然不放心,对向刚说:“天不早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我今晚就留这儿了,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右眼皮从下午开始没好过,动辄跳个不停。

  都说右眼跳灾,他不是迷信的人,可一直这么跳,而且还死了个人,很难不往坏处想。

  向刚哪里做得出把老丈人一个人丢市里、自己回家吃饭、睡觉的事。当即让司机跑了趟家捎了个口信,他陪老丈人在附近的国营饭店炒了俩菜,也没喝酒。心里存着事,哪里喝得下。直接一人一碗大米饭,就着两道家常小菜,囫囵对付了一顿。

  然后回到文化局,和姚木一起在阴凉的仓库里打地铺。

  幸而是夏天,天热得人恨不得直接躺星空下睡觉。哪怕废弃仓库再阴凉,也没凉到要盖被子、铺被褥的程度,一张草席就能搞定。

  当晚,果然有人来闹事了。

  一群统一着装、胳膊戴红袖章、说话时喜欢昂着下巴、斜着眼的红小兵们,照着手电,哐哐哐地敲响仓库门。

  “查夜查夜!听说里头窝藏着反派人士,赶紧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检查。”

  市革委调来值夜的小伙子张开手臂挡在门口,冷声道:“这里面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有没有得我们亲眼看过才作数。你哪个部门的?咱们副局都说这仓库废弃很久了,突然搞得神神秘秘的,里头肯定有猫腻。还不快让开!”

  “那是你们副局不清楚内情。”

  “嘿,我们副局不清楚,难不成你一个外人清楚?快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小伙子想到主任的吩咐,让他这几天务必听从萧三爷的吩咐,萧三爷让他守好仓库,他就必须尽到这个责任。于是眉一挑,一把拦住最靠近仓库门的男青年衣领,把人推离了仓库。

  “好哇,你是要造反啊!兄弟们,给我上!”

  听到这里,向刚躺不住了,一骨碌坐起,正要去看看,被萧延武唤住了。

  “你身份不合适,在这待着别动。有老子在,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闯进来抓人。”

  说完不等向刚反应,铁青着脸拉开仓库门:“吵啥吵!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咋地?老子脱下那身皮,真当连你们这些小喽啰都能欺负了?”

  红小兵被他的气势吓得后退了几步,待反应过来,其中一个明显是领头的站出来说:

  “这位同志,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有人举报,文化局旧仓库窝藏了个反派份子,咱们吃这碗饭的,总得公事公办对吧?你要是清白的,把户口簿、介绍信拿来我看看。要真是我们搞错了,我们给你赔不是。可要是拿不出这些证件,也别怪我们大晚上的为难人。”

  萧延武冷眼睇了他一眼:“老子姓萧名延武,这就是老子的通行证,谁派你们来的,你就把老子的原话传达给他听。今儿这仓库老子征用了,明儿就走,走了之后,你们是搜也好、烧也好,爱咋咋地。”

  说完,“砰”地一声,把仓库门甩上了,隔着厚厚的门板,飘来一句:“谁再唧唧歪歪扰老子睡觉,老子揍得他娘都不认识。你们要不信,大可试试。”

  “嗤,你谁啊,一口一个老子。别以为凶巴巴地说些吓唬人的话,我们就知难而退了,我……”

  “咔擦”,门开了,凶神恶煞的萧三爷再度出来,揪住说话人的衣领,轻轻松松就将人提离地面。

  对方长得瘦瘦小小,和虎背熊腰的萧三爷站一块儿,像个还没发育全的小学生。一下提离了地面,衣领卡得他呼吸困难,整张脸憋得通红通红的额:“救、救命……放、放、唔下来……”

  “砰——”萧延武把人扔了出去。

  红小兵中胆子小的女青年,尖叫着后退。

  胆大的男青年也没敢上前接,人就这么摔在了实敦敦的水泥地上,发出一串杀猪似的尖叫。

  “还有人想试试?”萧延武双臂环胸,扫了在场诸人一眼。

  领头的红小兵一阵呕血,都杀鸡儆猴了,谁特么还敢试啊。他们又不是铜头铁臂。

  这时,文化局局长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穿着汗背心、大裤衩赶来,得知红小兵怀疑自己单位的仓库窝藏了反派份子,气笑了:“谁给你们的指令?啊?这我的地盘,要来抓人,咋不经过我同意?”

  红小兵们面面相觑,领头的站出来说:“姚局,我们来之前和董副局通过气,他说旧仓库很久没用了,里头有人,说明有猫腻,我们这才来的。”

  “放屁!这件事是我经手的,董建设清楚个屁。行了行了,这事我拿项上人头担保,没你们说的那回事。上头要是怪罪下来,我顶着!”

  特么萧家的事,这帮人也敢插手管,是嫌自己命太长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