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11章 分明有猫腻!
  傍晚四五点光景,澳门赌博网站:去百货大楼购物的女人们回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

  落后她们一步的警卫员,肩扛着能酿三十公斤酒的陶瓷坛子,手里提着个小一号的。

  “妈,嫂子,你们回来啦?”

  盈芳听到动静,赶紧打开门,让他们进来。

  听方周珍说,大城市里如今爹娘不喊爹娘,流行喊爸妈。又见亲生父母也的确是这么自称的,便跟着改了口。

  这样也好,养父母始终是养育过她的爹娘,生父母那就是爸妈。

  “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盈芳瞅着这阵仗有点大啊,别不是把某个柜台拆了搬来了吧。

  “这哪里多啊,还有一半在车上呢。”方周珍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擦着汗说,“酒坛子只匀到两个,我瞅着容量还算大,应该够我们酿了吧。另外给你带了四个斗缸、三个小陶罐。我看你腌菜都没家什放,顺便给你带了些。”

  盈芳忙道谢。

  方周珍想得的确很周到,家里经常有山上采的蘑菇、野菜,吃不完,晒成菜干、腌成咸菜,可没容器放是个麻烦事。另外还有时不时熬好的果酱,也没多余的瓶瓶罐罐装。

  “嫂子,你们快坐下歇息,喝口茶。”

  见他们一个个满头大汗的,盈芳想起向刚出发去南阳山前,把井水里吊着的西瓜拿出来了,离开沁凉的井水不久,此刻还散溢着丝丝凉气。

  刀子才划开一个小口,就听“咔擦”一声,西瓜因熟透而自动开裂。

  红的瓤、黑的籽,光看着就很诱人。

  “来,吃西瓜!井水里冰镇过的,凉快凉快。”盈芳给每个人都递了一块。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刚从外面回来的萧延武,接过闺女递来的西瓜,很给力地大口啃起来,“这瓜挑的不错,都起沙了,又甜又爽口,你们都吃呀,看着我干啥!”

  “看你干啥?”姜心柔没好气地横了丈夫一眼,“这么热的天,不在屋里歇着,跑哪儿去了?是不是我们前脚走,你后脚就出门溜达了?也不在家陪乖囡说说话。”

  萧延武忙喊冤:“哪是什么溜达啊,大热天的,没事谁爱出门。这不老二要回京了,喊我出去聊了几句。”

  其实萧致文是来向弟弟道喜的,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宝贝女儿,知道他开心得很。要不是总军区催着他回去,他也想留下来哥俩好好喝一盅。侄女家的何首乌酒,可是让人爱不释口。

  “我刚在车上也听周珍说了,二哥这趟来是公差?”

  “多半是的吧。他那嘴巴严实得跟蚌壳似的,问了也不会告诉你。”萧延武连续啃了两块大西瓜,擦擦嘴说起另一个事,“听夏老说,隔壁肉联厂的职工福利房还有几套空着没人住,他认识肉联厂的厂领导,要不咱们借一套搬进去?”

  姜心柔愣了一下,马上说:“好!我正想说呢,长住招待所总不是个事。肉联厂肯借咱们房子,那当然好了。”

  “小叔小婶,你们不回京都了?”方周珍吃惊地西瓜都顾不上吃了。

  萧延武顿了一下说:“囡囡没公婆,小向又忙,怀着身子没个人照顾也不行,隔壁肉联厂有现成的房子,咱们借一套,你小婶先住进去,我还得回趟京都。老头子那边总要告知一声。还有老大媳妇,该算的账得找他们算清楚。”

  一听生母要留下来照顾她,盈芳满脸惊讶。

  姜心柔拍了拍盈芳的胳膊,柔笑着道:“妈可不全是为了你。你爸这一去,势必要和老大家闹崩,除非你大伯大义灭亲。但据我们对你大伯的了解,这个可能性太小了,所以我们商量,这恶人就由你爸去做,我在这专心照顾你。”

  这话说的,理固然是这么个理,可从媳妇嘴里说出来咋恁么怪。

  萧延武扯了扯嘴角。

  “可是……”

  盈芳想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即便她和亲生父母失散十六载,好不容易相认,自然希望团聚一堂。可到底嫁为了人妇,哪有让爹娘反过来留在女儿身边照顾的?

  “这事我和你爸商定了,你和小向也别有压力,就当我们两家住得近,平时该怎么往来就怎么往来。”

  “对!这事儿跟你和女婿没关系。是我和你妈一致决定的。”萧延武接过话道,“明儿我就回京都,找你爷爷说清楚这个事,具体看他怎么定夺。老头子要是站在咱们这边,咱们家往后差不离要和你大伯家断绝关系。老头子要是唧唧歪歪、弄不灵清,我就把家里东西收拾收拾,从此搬来这边和你们做邻居。”

  “咳。”夏老忍不住插嘴劝道,“阿武啊,你别太冲动。老萧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咱不是说好了吗?我帮你当说客。你爹这不还没从承德回来呢,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肉联厂的房子我可以打包票,一准帮你们借到,而且短时间也不会让你们搬出去,就当在这里安个临时居所,洗洗烧烧的,确实比住招待所方便。但不是让你长久定居啊。”

  萧老头要是知道,是自己提供房子、把他小儿子一家留在霞山的,还不得找自己拼命啊。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那老炮仗的攻势。

  萧延武闻言,浓眉微蹙:“睡了个午觉起来,右眼皮跳个不停,总感觉会出事。还是尽早把这事了了放心……”

  正说着,骑去南阳山的向刚回来了,许是放好自行车一路冲上来的,说话还带着大喘音:“刚在镇口碰到几个红小兵,咋咋呼呼地说什么杜主任突发恶疾在市革委大院过世,他们正要去杜家报信。我记得抓走姚木的就是镇上革委会的主任杜建雄……”

  “特么老子的眼皮没跳错,果真出事了!”萧延武粗犷的嗓音气急败坏地打断向刚,“那姓杜的被我关在市革委大院里,就是怕他回去和祝美娣那婆娘串供。什么突发恶疾,分明有猫腻。姚木呢?他怎么样?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