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10章 知道你媳妇好
  萧延武喝高又吼了一通,澳门赌博网站:这会儿想来也累了,趴在酒桌上呼呼睡了起来。

  “尽添乱的家伙!”姜心柔出门前,和向刚一起,把人扶到西屋的行军床上,又叮咛了盈芳几句,让她不管困不困都去睡个午觉。

  “等你起来,我和你嫂子估摸能回来了,晚饭我们来弄,你就安安心心地睡着。”姜心柔对盈芳说。她的厨艺称不上好,但炒几道家常菜还是拿得起的。何况还有侄媳妇搭把手,因此坚持不让闺女忙活厨房的事。

  “好。”盈芳也没矫情。自打怀了孕,她确实比以前嗜睡许多,一天要眯两三个回笼觉。

  尤其是一到下午,整个人懒洋洋的,怎么都睡不饱似的。要不是怕睡多了晚上精神太好,能昏昏沉沉地一直睡下去。

  可想到夏老,上了年纪不都喜欢午饭后眯个小觉的吗?家里一塌刮子两个房间,一时有点为难。

  夏老笑眯眯地说:“不用管我,孕妇觉多,快去休息吧。我和小向说点事。”

  盈芳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有正经事找男人,也就不再说什么,给他俩泡了一壶凉茶,又洗了一盘山葡萄。金毛今儿又摘来许多,表皮裹着一层白霜,一看就是好葡萄。让两人边吃边聊。

  “您要是犯困,让刚子哥送您去招待所,睡饱再聊也是一样的。”

  “好好。”夏老笑吟吟地点着头应道。

  等盈芳进屋后,乐呵呵地打趣向刚:“你这个媳妇是真不错。尽管养在乡下,但论起知书达理,我看丝毫不逊于城里那些个大家族出身的千金小姐嘛。”

  向刚勾唇笑笑。媳妇有多好,他心里门清着呢。

  夏老看他那副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满足样,啧了一声:“行了,知道你媳妇天底下最好,言归正传,跟你说个事。”

  向刚正襟危坐:“您说。”

  “本来我确实要等八一才回来,临时接了个任务,要我安顿一位物理学家。这几年的形势你也看到了,一时半会怕是消停不了。年纪大的,哪里扛得住这样、那样乱扣的罪名。有时候一顶不够、还扣两顶,能不把人折腾死嘛。上头总算还有几个明事理的,偷偷让咱们照顾着点。

  喏,老萧这阵子去承德,听萧三说也是去办这个事。不过他那是自发去的,我是受人之托,但本意是一样的。想来想去,身边能托付又可靠的人,也就你了,你不会嫌我事多吧?”

  夏老这几天一直在心里琢磨靠谱又能干的人选,可琢磨来琢磨去,没有比向刚更合适的。

  一来他住的离南阳山不远,二来部队和南阳山劳改农场偶尔会有联系,譬如修路、搭桥等一类于民有益的事,解放军做为主力军,农场劳改犯是辅助力量。

  但同时也知道,这不像老家亲戚彼此照顾那么简单,是担着风险的。

  那人头上被套了顶黑五类的帽子,一般人看到这类人,避之唯恐不及,又怎会主动凑上去照顾?

  因此要是向刚一口反对或是拒绝,夏老也不会勉强。

  “怎么会呢!在我心里,您和我爷爷一样,有事您尽管吩咐。”向刚没有丝毫犹豫。

  他想到了盈芳的养父母,也想到了身边听到、看到的例子。不就是因为被人乱扣帽子折磨死的么?

  如果当时也有这么个人,肯伸出援手帮他们一把,兴许能避过这场浩劫。

  “就知道没看错你。”

  夏老欣慰地点了点头,继而神色一肃,正色道:

  “那人如今被我安顿在南阳山,那附近有个农场,明面上是在农场劳改,实际是养伤。可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他媳妇、子女都被下放到西部山村去了。我又不能直接派个小兵过去照料,那太引人瞩目。你我抽空过去看看就成。哪天我不在省城,你替我多跑几趟。

  另外,你媳妇懂中医,平时有空,帮忙拾掇些补气血的草药给他送去。别大张旗鼓,免得引起旁人的注意、节外生枝。他的身体多半是垮了,关牛棚时受了太多的折磨,能帮一把是一把,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等死吧。”

  南阳山那片向刚太熟了,就在霞山镇西首,隔了个山头,地势却比霞山低了许多,早几年,南阳镇一到雨季就积水,正是他所在的部队帮忙疏通下水道、垫高路基。完了又和劳改农场合作,铺平了南阳镇到市里、霞山镇到市里的两条砂石路。期间,他进出南阳镇没有百趟也有个几十趟,那片地头被他摸得不要太熟哦。

  媳妇没怀孕那阵,还起过带媳妇儿去南阳山郊游的心思。离农场不远有个水库,长年有瀑布哗哗地流着,四周也很开阔,风景还算怡人。

  因此听老首长一说科学家被安顿在南阳山,立马接道:“那片我熟。只是这阵子假不好请,要不趁今儿借丈母娘东风请了一天假,先去看一趟?”

  夏老想了想:“也好,等你丈母娘从市里回来,我和你一道去。顺便给他捎些日用品,省得他病恹恹地还要跑供销社。再者就算跑得动,身上也没几个钱,票就更加没有了。”

  “那我先去买好。也别等她们回来了,我骑车去,抄山脚近路,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夏老看看日头,皱眉道:“那也等日头偏西了再去吧,这会儿出门不怕被晒焦啊。”

  向刚算了下时间,往返顶多一个钟头,再扣除那边停留的时间,等日头偏西了再去笃定来得及。

  于是陪老首长说了会儿话,见他有点困顿,拿来躺椅让他吹着阳台风眯会儿,自己也去东屋,搂着媳妇儿打了个盹。

  谁也没注意,躺在西屋行军床上的萧延武,闭着眼睛,默默淌下两行泪。

  闺女找回来了,真好!

  女婿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好!

  一家人从此团聚了,真好!

  转念想到老大媳妇,萧延武从喉咙底发出一声冷哼,不管是谁,做错了事就得挨罚。不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