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409章 丈人哭成狗
  好吧,澳门赌博网站:出于对肚子里小家伙的考量,盈芳也不敢冒这个风险。

  拿出这阵子攒下来的票,又抽了两张大人头,一并递给方周珍:

  “嫂子,那我不和你客气了,我确实有不少要买的东西,具体都记在纸上了。我粗粗算了下,这些票基本够用。要实在不够,你帮我挑着紧要的先买。”

  “行。”方周珍一口应了下来。

  说来说去,她自己手头也没几张票,要不然,还能看着堂妹买东西缺个票还要精打细算嘛。

  姜心柔嘴上没说,心里打定主意,一到百货商店,先把闺女要买的东西配齐了,再把那件相中的海魂衫买下来,别的,看手头的票还剩多少,再做打算。

  既然要去市里,这个点就得走了。总不能赶着百货大楼的下班时间去吧。

  三人收拾好装东西的布袋,从东屋出来,发现饭厅里的几个大老爷们,画风似乎有点走样。

  萧延武仗着几分醉意,嚎的得正起劲:“……那个杀千刀的祝美娣、臭婆娘,把我娇娇软软的宝贝闺女,扔到鸟不拉屎的山旮旯,还想毁尸灭迹……嗝!妄图断我萧延武的血脉!真他娘的狠毒!老子别的不懂,提刀杀人还是很在行的。这趟回去,一定杀她个片甲不留、尸骨无存……嗝!老大那货要是敢拦我,连他一起剐……”

  旁边一老一青俩男人,丝毫不见讶色,夏老还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地说:“是该整饬整饬。萧家一贯良好的家风,被个娘们败坏了,这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哦。”

  萧延武一听,嗓门更大,也更来劲了,用力拍着向刚的肩,作势要站起来,大着舌头吼:“走!女婿!跟老丈人斩妖除魔去!”

  向刚一把拉住他,哭笑不得地说:“爸你醉了。”

  “醉啥醉啊,老子酒量好得很,再来十斤这样的酒,都没问题。小子你走不走?你丈母娘胆子小,咱不告诉她,就咱爷俩,给你媳妇报仇去!不把那老虔婆能(第四声)死,老子没法出这口恶气。”

  “老萧。”姜心柔走出来,无奈又好气地拦住他,“一小酒盅白酒就能喝倒的人,还想斩妖除魔?拉倒吧!快坐下,别拽着小向。他尽照顾你了,自己饭都还没顾上吃呢。”

  “媳妇!”萧延武一把搂住妻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说着,粗糙的老脸埋入妻子暖香的肩窝。

  姜心柔两颊顿时涨得通红。

  “老家伙,还不快放开我。当着大伙儿的面,你干啥呢!”老脸都被他丢光了。

  果真不能给他喝酒,一喝就出状况。

  原想着今儿高兴,女婿倒的酒也不多,允许他喝一次吧,结果瞅瞅,连她也跟着一块儿出糗。

  没好气地想把他推开,下一秒,姜心柔发现不对,肩头怎么湿漉漉的?还是热乎乎的?

  “老萧?你咋哭啦?”

  “喜极而泣,喜极而泣。”夏老怕几个小辈难为情,忙打圆场。

  萧延武索性不管了,搂着媳妇儿的脖子,小声哭泣到大声嚎啕,一把鼻涕一把泪,借着酒劲扎扎实实地发泄了一通。

  边嚎边把祝美娣的祖上三代都骂进去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祝家祖上肯定有人长歪了,要不然怎会生出这么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由于骂得又狠又凶,吓得小金牙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两眼却湿漉漉地瞅着萧延武,似乎很纳闷这人到底肿么了?又哭又笑这不是它们小狗家族的专属权利么?

  老金则不错眼地蹲在男女主人跟前,有点摸不准突然间哭成狗的男人对主人有没有恶意。还是保险起见,护着他们点比较好。

  一蹦一跳从外面跑进来的金毛就彻底抓瞎了。

  “吱?”

  家里咋地冒出这么多人?一个还哭得那么恐怖。

  别说金毛抓瞎,夏老和姜心柔也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却见金毛丢下爪子上的竹筐,攀着门框一晃,从门口晃进了饭厅,就这么耷拉着前爪、歪着脑袋站在萧延武跟前。

  萧延武酒劲上头,这会儿脑子还在懵圈中,即便看到金毛,也只是愣了一下,接着哭,边哭边问向刚:“女婿,你爹几岁了?咋老成这样?不过怎么说也是亲家,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他的……”

  向刚:“……”

  别过头,有点不忍直视。

  大伙儿这才会过意,敢情是把猴子认成人了。这也就算了,还直接认成了亲家……噗哈哈哈……

  其他人尚且能忍着不笑出声,夏老可不管这些,放声大笑,末了还说:“丫头啊,你爹这下糗大了。酒醒后脸指定红成猴屁股。”说完继续爽朗大笑。

  笑够了才拉着小俩口问起小猴子的来头。得知前阵子那瓶猴儿酒,还是这小猴子拿来的,开心得直咧嘴。那热乎劲,就差没把金毛当成他亲孙子看待。

  不过夏老也说了:“霞山上以前从没发现过猴子,想必是从别的山头跑来的。既然这么喜欢你们家,就让它在这安心住下呗。回头我找机会和上头说说,看能不能在前面那片山头划一片地出来,植树造林,但不砍伐,专门给这些个小家伙安居乐业。说不定过上个几年十几年,这里也会成为金丝猴们的栖息地,咱们也算做了件好事。”

  “中!”萧延武晕头转向地扶着脑门歪在妻子身上,半晌蹦出一个字。

  姜心柔好气又好笑:“中什么啊,明知自己酒量浅,还喝得这么起劲。早知就不让你喝了,不喝酒还能开车送我们去趟市里。”

  “怎么?这个点还要去市里?”夏老插嘴问了句。

  姜心柔就说了婶侄俩的计划,末了问向刚身边有没有会开车又刚好轮休的同志,借来当半天司机。

  夏老拍腿道:“这不有现成司机么,还找别人干啥。”他把自己的警卫员拨了一个送她们。

  “放心,在你们没回来之前,我哪儿都不去,就坐在这和小向唠嗑。”

  警卫员这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