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97章 儿不在多,在孝顺
  “舒盈芳同志是吧?非常感谢你。我照着你开的方子喝了三个月药茶,多年顽疾得到了缓解。这次南下,一是出差,二是想当面谢谢你。”

  萧致文说着,侧过身,让跟着的警卫员把谢礼呈上。

  盈芳忙摆手:“您客气了,我不过是举手之劳。”

  一看警卫员手里的礼就不便宜,水果罐头、麦乳精也就算了,血燕、虫草、雪蛤这些可都是高大上的补品,没钱没权休想从市面上搞到这些。

  “唉小舒,老萧送你你就收下,你不收他回头也会让我转交的。”贺医生在一旁笑着道。

  盈芳只好谢过对方,请他们进屋坐。

  “爸?真的是你呀?我还说声音咋那么像您。”方周珍也从阳台过来了,看到理该在京都的公爹,不免有些惊讶。

  萧致文也愣了一下:“周珍啊?你怎么在这儿?你也认识小舒同志?”

  委实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儿媳妇。

  他这趟出差,纯属是被总军区那帮老家伙坑的,见不得他在家含饴弄孙,愣是联手说动了上面那位,以视察的名义派他下来审查x省军区在退伍转业一块上是否存在违规操作。

  左右来了x省,七一三又是核查对象之一,干脆拉上老贺,来当面谢谢提供药茶方子的小同志。

  贺医生也认识方周珍,脸上笑开了花:“哟!鼎华家的也认识小舒啊?那感情好!省得还要互相介绍。小向呢?中午没回来?不然咱们下馆子搓一顿去!”

  方周珍内心是很想告诉公爹:他口中的小舒同志其实不是外人,是他的亲侄女啊。可碍于贺医生也在场,到底忍着没说。毕竟这事还牵扯到大伯家。还是等小叔回来让他来定夺怎么告知大伙儿吧。

  “贺伯伯,我和小舒吃过中饭了,都这个点了,您和我爸还没吃呀?那要不我去整几个菜,外头太阳那么大,国营饭店又离得远,不如就在小舒家吃一点?”

  盈芳也点头。来者是客,何况对方还送了她这么多昂贵的礼品,当即说道:“菜都是现成的,架起锅子一炒就能吃,几位不如先坐下来吃块西瓜,一会儿就开饭。”

  几个大老爷们一想也是。这个点走在太阳底下,可不跟架在火上烤似的。于是不再客气,在盈芳家不算宽敞的饭厅里坐下后,开西瓜消暑。

  贺医生早就馋盈芳家的酒了。

  猴儿酒没了,这不还有何首乌酒么,怂恿着盈芳吃饭前给他们来一盅。

  反正向刚不在家,喝了也不知道。

  盈芳看贺医生那垂涎样,忍俊不禁,让他自行去西屋抱酒坛。

  贺医生搓着手,急吼吼地抱来酒坛,边倒酒边对萧致文说:“你尝过就知道了,小舒泡的药酒,味道真不错,对身体也有好处。说不定还能治好你身上的一些暗疾……”

  曾经在枪林弹雨里拼杀过的铁血军人,身上总归会留下这样那样的暗疾。有些伤痛,表面治好了,可一到阴雨天气依旧会发作,发作起来还难受得紧。

  萧致文半信半疑地端起酒盅,呡了一小口。

  酒入咽喉,没有以往的冲味,而是一股暖意缓缓下肚,滋润起四肢百骸。

  “好酒!”萧致文由衷赞了一句。

  “没骗你吧?”贺医生安利成功,得意洋洋地笑,回头对盈芳说,“小舒啊,赶明我筹点药材,你帮我泡成酒呗?”

  盈芳笑着道:“这有什么不行的。”

  方周珍见盈芳还会泡酒,也兴致勃勃地凑热闹说:“那我也弄点药材过来,你帮我泡两坛,两家父母一家一坛。”

  “老萧,还是你有福气啊,儿媳妇这么孝顺。”贺医生拿手肘捅捅萧致文,后者欣慰地笑道,“儿女不在多,在孝顺。”

  贺医生被他这咬文嚼字酸倒了牙。可不得不承认,萧致文说的很在理。

  自己四个儿子,自从娶了媳妇,一个个胳膊肘往外拐,只记得有丈人老头、丈母娘,把亲生爹娘抛到了脑后。

  也就逢年过节才聚到家里,来的时候两三包供销社买的点心、糖霜,走的时候大包小包,不把徒弟、病患送他们两老的年礼不搬空就不甘心似的。

  要不是自己两老有退休保障,目前收入也尚可,不靠儿子照样过得很好,可心里总归不舒坦。

  儿子小的时候,带出去总被人羡慕。如今成家立业了,反过来轮到自己羡慕人家了。

  儿子不在多,在孝顺。

  简直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抹了抹眼角,压下眼底直涌的酸意,拿起酒盅呡了一口。

  萧致文也知道老友家的那点破事,安慰地拍拍他肩,举起酒盅和他碰了一下:“退休了不在家歇着,还参加中草药活动带队进山?精力可真旺盛!”

  贺医生横了他一眼:“老子哪有你来得福气啊,还没完全退下来就在家含饴弄孙了。说到进山,小舒啊,”

  他叫住进来摆碗筷的盈芳,“你做的草药图册得到了上面的嘉奖,现在要求别的组也以你的图册为范本,完了要集结成册。我把你名字署上去了,要是真的出版,对你以后从事这一行有帮助。”

  “谢谢贺医生。”

  “谢啥啊,这都是你应得的。我还没说交上去的那些草药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呢。不仅保质保量地完成,咱们组那堆药材,还引起中医院那帮老家伙的哄抢,完了还可着劲地找我打听霞山怎么走。说以前不知道霞山的金银花长得这么好,都想找时间来采。嘿!这下你们这算是出名了。”

  盈芳笑眯眯地听着,心说山里草药是多,可想采到上了年份又饱满的却不容易,她这也是托了小金的福。旁人想靠双手双足采到崖壁或是谷底的药,难哟!

  不过来霞山的人多,镇上的贸易跟着也能发展点,尤其是往返市区的中巴,说不定会多开几趟班次,对镇上的居民来说,不失为好事一桩。

  贺医生几个,就着花生、瓜子、炒核桃呷起小酒,盈芳回到厨房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