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96章 事了
  榜上罗列着七一三部队经层层筛选和评比最终挑选出的十名优秀标兵的英勇事迹以及他们背后默默支持和奉献的光荣军嫂。

  向刚身为一团的扛把子,自然赫然在列。

  盈芳也以文字的形式,第一次登上万霞中学的宣传栏。

  只要是站在宣传栏前认真阅览的师生,都知道学校里出了个光荣的军嫂,这位军嫂不仅在爱人背后默默奉献,本人也非常上进,无论有没有条件,都刻苦学习,思想和政治觉悟都非常高。

  身为军嫂,因为随时随地都面临着丈夫出任务的危险,一般是不要求避孕的,因此盈芳怀孕一事,并未受到校方的批评,反过来还觉得她很不容易。

  就这样,刘招娣想出来的馊点子,被以柔克刚的方式迎刃而解。

  偏她本人还不知情,在试验田没看到盈芳,幸灾乐祸地跑到班主任跟前,趁校长也在的当口,打起小报告:

  “老师,校长,既然是集体劳动,咱们班的舒盈芳怎么没来?还说是优秀学生呢,我看也未必。”

  大伙儿都投去看怪物的眼神。

  刘招娣却还浑然不觉,一个劲地说服班主任和校长,给舒盈芳一个处分。

  “刘招娣,你没看学校的宣传栏吗?舒盈芳不是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劳动,而是怀孕了,坐胎不稳,不适合高强度的劳动,不得已才请假的。”徐建芬忍不住替盈芳辩解。

  刘招娣假装不知道舒盈芳怀孕,夸张地瞪大眼,尖声道:“怀孕?她和我们一样都是高中生,怎么能未婚怀孕呢?这也太有伤风化了吧!”

  “高中生怎么了?到了年纪照样可以结婚生孩子啊。校纪校规也没这一条硬性规定。”张菊香也站出来说道。

  大家对刘招娣的指控表示很生气。

  都说了军人出任务,面临着各种危险,有时甚至是牺牲生命。军嫂怀孕是为了给军人留后,这是多么伟大、光荣的奉献精神啊,居然被刘招娣说得那么恶心。

  同班同学都站出来指责刘招娣,刘招娣傻眼了。

  这时,一名身穿绿色制服的公安同志推着自行车找过来,问校长和老师:“有没有一个叫刘招娣的学生?”

  班主任带着刘招娣出列:“请问同志,找刘招娣有什么事?”

  “有人举报她窝藏反派人士,需要跟我回去配合调查。”

  刘招娣一听又惊又怒:“我没有!你冤枉我!老师,校长,我真的没有,你们相信我,我是无辜的……”

  公安同志见多这一幕了,哪个犯了罪的人是肯乖乖跟他们走的?冷静地扶着车把手说:“我们也是秉公办事,请你跟我走一趟。”

  其他同学面面相觑,暗搓搓地想:刘招娣丫的胆子可真大,居然敢窝藏反派。

  刘招娣小脸煞白,尖叫着“我不去”、“我不去”、“我又没犯罪”、“凭什么抓我”,愣是不肯配合。

  最后是被隔壁班的男班主任扭住胳膊、反手架着她去公安局的。

  在那里,刘招娣看到了据说被未名人士套上麻袋揍得鼻青脸肿的叔叔,垂头丧气地蹲在角落,不禁大骇,心猜必定是那件事受到了部队的追究。所谓的“窝藏反份子”不过是借口罢了,不由得背脊一阵发凉。

  怎么办?

  刘招娣慌了。

  在公安同志问她具体情况时,眼神飘忽地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是叔叔教我的……”

  “放你娘的狗屁!”刘招娣的叔叔,也就是托丈母娘的福进革委会的刘富国刘委员,气得睚眦欲裂,抓起一把条凳作势要朝侄女儿砸过来。

  “啊!”刘招娣尖叫着躲开。

  “住手!”公安同志截下刘富义手里的条凳,把他推进审讯室,“老实点儿!去里面待着!回头有你说话的时候。”

  “娘希匹的刘招娣,你要是敢胡说八道,老子揍死你!”

  刘富义骂骂咧咧地被公安推进审讯室。

  刘招娣心惊胆跳,可这时候已经由不得她了,承认错误意味着要坐牢,于是,心一横,把一切责任推到了叔叔头上。

  那帮跟着刘富义的红小兵,尽管知道这次的事罪魁祸首是刘富义的外甥女,要不是她在后头怂恿,他们根本想不到去抓狗吃狗肉。

  可刘富义是牵头人,不管后头有没有人怂恿,只要部队追究到底,肯定要进去关几天。具体几天就说不准了,也许几年都有可能。

  这年头,进去了想再出来可不容易。劳改农场据说人手缺的紧,进去了那就是免费劳工。

  他们这些人若老老实实交代,承认是刘富义外甥女挑头,他们有组织有预谋地去抓狗,这不是白白把自己送进牢么,所以要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假装是刘富义带他们来执行任务的,具体他们不清楚。

  于是,这帮红小兵一问三不知,无论公安同志怎么审,都表示不知情。无辜的表情和刘招娣如出一辙。

  就这样,刘招娣险险逃过一劫。刘富义却被抓进了监牢。

  不过也只是暂时的。哪天刘富义要是出来,就有的她倒霉了。

  因此说说是亲叔叔,而且两家关系平时还不错,却恨不得他这次进去一辈子都别出来,巴不得他死在牢里。

  可见刘招娣也是个狠角色。

  ……

  农忙的事和平了结,盈芳心定不少。

  这天,和方周珍一起去菜地摘回一篮毛豆,吃过午饭两人坐在阳台边剥毛豆子边聊天。

  聊到方周珍家熊孩子的捣蛋事迹,两人笑得正欢,楼道里响起贺医生浑厚的嗓门,接着盈芳家的门被敲开。

  “小舒啊,我又看你来了。喏,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慢性咽炎困扰了几十年的老朋友,姓萧,你喊他老萧就成了。”

  说完,贺医生转过头向身后侧的人介绍,“老萧,这就是送你药茶方子的同志,七一三部队的年轻军嫂舒盈芳。”

  贺医生身后的老干部,看到盈芳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上前和她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