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92章 说起来和你一个姓
  “喊什么夫人啊。我和小舒志趣相投,澳门赌博网站:就差结拜姐妹了,你要不嫌弃,随她喊我一声大姐即可。至于晚饭,说实话,也是我们考虑不周,以为这镇上好歹会有个饭店,没想到天还没黑就关门打烊了。这才先来你们家,想着附近要是连招待所都没有,索性连夜回海城去。我们都不是挑食的人,也没啥忌口,家里有什么吃什么,你看着方便来就行。”

  听方周珍这么说,向刚含笑点点头。下楼把司机师傅喊上来,让他陪着萧鼎华,剥着花生、磕着瓜子慢慢先吃喝起来。

  他则趁食堂还没关门,跨上自行车,跑了趟部队,拿粮票炒了几道下酒小菜,又买了三斤馒头、包子。生怕锅里的饭不够吃。

  回来时,萧鼎华俩口子正和盈芳说找堂妹的一波三折。

  “……这次也不知道成不成,小叔小婶非要亲自去查证,我们也不好拦着,毕竟这么多年下来第一次有希望。本来我们想陪他们一块儿去,但鼎华后天有个重要会议,缺席不得,明天必须回海城。走之前,想先来谢谢你们。要不是你爱人心肠好,小叔一家怕是这辈子都难团聚了。”

  萧鼎华呷了一口醇香的何首乌酒,附和地点点头。

  可不是嘛。要是向刚不插手此事,姚木三兄弟肯定被大伯娘派来的人折磨死。最关键的人物一死,想找回丢失的小堂妹,简直难如登天。否则,也不会找了十六年仍杳无音讯。

  话说回来,大伯娘出手真是狠啊——对无冤无仇的亲侄女竟然下此死手。

  萧鼎华啧了一声。

  这件事他们目前还瞒着老宅的人,一是怕打草惊蛇,二是爷爷年纪大了,怕突然知道早年丢失的小孙女,不是意外,而是人为;且策划这事的不是别人,而是他那一贯以“菩萨心肠”著称的大儿媳妇,非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当着司机的面,方周珍自然不好说大伯娘的坏话,只说:“这事说来话长,等赶明有空我再和你细细说。”

  盈芳也没多想,给她添了碗浓郁的骨头汤,就着汤又吃了一个包子。

  见老金眼睛不带眨地盯着她手里的肉包,无奈又好笑地喂它吃了一个垫垫肚子。

  小金牙拖着萧家提来的装了两罐麦乳精的网兜,吭哧吭哧来到盈芳面前,前爪扒了扒盈芳的裤腿,示意她泡麦乳精给它喝。

  小吃货!

  盈芳没好气地点了点它的脑袋。

  到底没让它饿着,拿家里开封的麦乳精,掺上米粉,给它泡了一碗。

  两个女人吃完先下桌,留三个大老爷们继续喝酒、吃小菜。

  她们则搬了两把椅子坐在阳台口上,摇着蒲扇乘风凉。

  盈芳洗了盘桃金娘,还有野桑葚,端到阳台,两人边吃边聊,顺便看小狼狗闷头喝米粉奶糊糊。

  方周珍也是个藏不住话的,感慨这两年不顺心的事真多,先是去年秋冬丈夫丢了个公文包,钱啊票啊手表也就算了,可萧家人从小戴到大的金锁也在里面。

  “……别提多懊恼呢,鸡飞狗跳地找了几个月。”

  盈芳咋舌:“原来年初那阵子,宁和那边传得沸沸扬扬的大人物,就是你爱人啊。”

  “你也听说啦?”方周珍一脸苦笑,“可不是。别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金锁是萧家的传承,丢了愧对列祖列宗的。不过话说回来,丢了个包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堂妹的金锁就是找包的时候发现的。”

  方周珍把年初时在海城火车站发现堂妹金锁的事细细说了一遍,末了感慨:

  “那姑娘我总觉得不是个省心的,家里人固然有不对的地方,但也不能离家出走啊。可鼎华说,堂妹的金锁是因为她找到的,不管什么原因,咱们家都欠她一个人情,她想留在海城,那就帮她留在海城……唉……

  前不久又发生个事,搞得我都火死了……本来挺同情她的,公安局那边都是我们俩口子在跑,她一个姑娘家能不露面就不露面。可四周邻居说点什么话,就哭哭啼啼跑来找我,我是真累了。

  你说嘴巴长别人身上,找我能有什么用?总不能武力镇压吧?毕竟别人只是在背后说说,一没当她面说,二没造成直接伤害。只要自己行的正坐的端,流言蜚语总有澄清的一天。

  可我这样劝她,她却嫌我不够尽心,转头找鼎华上我眼药。鼎华一个大男人,总不好和个小姑娘斤斤计较吧。这不,最近几次上门,对我爱理不理的,对鼎华却左一句‘萧大哥’、右一句‘萧大哥’,叫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亏得我俩夫妻感情还算稳固,要不然被她这一搅合,还不吵架啊。

  说说才十三四岁,做出来的事别提多膈应人。和她计较吧,毕竟才这么点岁数,总觉得我是在以大欺小。可不睬她吧,她能瞪鼻子上眼。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趟出门,我和鼎华说了,回去要是还这么拎不清,不许再帮她这帮她那的了。不就是捡到了堂妹的金锁吗?又不是找到了堂妹,甚至连金锁哪儿捡的都说不清。我们这样,够仁义尽致的了……”

  拉着盈芳吐了一大桶苦水,方周珍的心里舒坦不少,抬头见盈芳定定地瞅着吃饱喝足的小金牙若有所思,懊恼地直拍额:“看我,说起自己的事没完没了的,你又不知道这些,听烦了吧?”

  盈芳其实是在琢磨方周珍说的那个小姑娘,别不是舒彩云吧?十三四岁、家里逼婚才离家出走,这两点都对得上。唯独方周珍说的金锁,舒彩云似乎是从舒老太那儿偷的,并非捡的。

  于是问道:“方姐姐,我能问下你说的那个小姑娘的名字吗?说起来,我小叔的女儿,也就是我堂妹,去年过年前为了逃避婚事,离家出走,至今都没有音讯……”

  “不是吧?”方周珍愣了一下,如实告知,“她叫舒彩云,说起来和你一个姓呢。老家好像宁和县那边的,对!就是宁和县下面的小公社,她的户口,还是我去给她落的呢。”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