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89章 谁敢打死它们?
  向刚慢悠悠地走在她后头:“不是让你别用大灶烧火吗?呛着烟怎么办?炉子上煮点面就成了,我又不挑食。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总吃面哪成啊,而且我想吃锅巴了。快来,帮忙铲锅巴,一会儿给你吃好东西,保管你以前没吃过……”

  “得令夫人!”

  蒋小琴也出来盛饭,看到向营长俩口子又在公然撒狗粮,咬咬牙,转身回到屋里,让丈夫去盛饭。

  “你又在作什么幺蛾子啊!我都快累死了。”一营长靠在床上闭目养神,要不是肚子还空着,他都想躺下睡了,“盛个饭还作东作西的,谁惯得你?!”

  蒋小琴跺跺脚,使唤不动丈夫,只好自己去厨房。

  盈芳小俩口已经盛好饭,端了高汤炖的冬瓜、咸肉炒的扁豆,回屋开吃了。

  给男人夹了片桃酱,看他吃了,歪着脑袋问:“好吃不?这是金毛和小金上山摘来的,生吃嫌酸,蒸熟了酸味好很多,酸酸甜甜是不是很开胃?”

  “还不错!”向刚夸道。

  他不怎么喜欢甜食,但媳妇儿做的不管腻不腻总会捧场尝几口,没想到蒸熟的桃子样子丑丑的,味道很不错,又夹了几块梨酱尝尝,边说,“怎么大白天让小金出门了?不怕被人看到了喊打喊杀啊?”

  “还不是金毛这家伙惹事。”盈芳气呼呼地把金毛蹲天井里做了几个搞怪动作、骗院里孩子各种投喂的事说了,“不仅你买的西瓜,老首长送的苹果、香蕉全都赔出去了,不罚它摘点果子回来怎么行!”

  向刚瞅了金毛一眼:“这家伙挺聪明啊,还知道投机取巧。”

  金毛蔫头耷脑地蹲在角落,委屈地对手指。

  “它那是装的,你回来之前,还捧着桃子啃得欢呢。”盈芳凉凉地戳破金毛的小心思。想博取她男人的同情,美得你!

  “吱吱吱……”金毛蹭啊蹭地凑到盈芳身边,叽里咕噜地用猴子语说了一通,同时指指刷洗干净倒扣在阳台上的竹筐,又指指远处的大山。

  “你说接下来咱家的水果你包了?”盈芳秀眉一挑,“那感情好!”

  可怜的金毛,挠头搔耳,肿么有种挖了个坑结果自己跳下去了的赶脚。

  “小舒!小舒!”这时,陈玉香气喘吁吁地跑上来,还没到门口就问,“向营长回来没有?老金爷俩个,被镇上一群红小兵堵在大门口,说是要抓它们去屠狗场……”

  “砰!”盈芳的碗掉在桌上。

  “别怕。”向刚安抚她,“我下去看看。”随即起身拉开门,对陈玉香说道,“嫂子,我回来了,这就跟你下去看看。”

  “我也去。”盈芳推开椅子急急追上去。

  “你去也行。”向刚连忙扶住她,想了想说。

  老金爷俩要是出事,媳妇儿心里指定不好受。留她一个人在家,指不定怎么胡思乱想呢,还不如一块儿去。

  “但你一会儿跟着玉香嫂子留在天井里,别离那帮人太近,既敢冲着咱们大院来,十有八|九是计划好的。”

  盈芳点点头,拿上钥匙,带上门,匆匆跟着向刚下楼。

  大院门口,一群统一着装的红小兵,手里拿着锄头、铁耙甚至还有铁棍之类的工具,气势汹汹地要抓老金爷俩。

  老金爷俩有点懵。它们今儿上山玩了,回来时还逮了只兔子,正想找女主人卖卖萌,好让她烤兔肉给它们吃,不想被一群张牙舞爪的人围在了大门口。

  其中一个瞅着像是领头人的中年男人唾沫横飞地嚷道:“……就是它们!当时在山上,咬伤了组织好几位同志。搁在狂犬病高发的五省,这样的狗早被打死了。不就是仗着部队家属养的吗?可你们谁出来主持公道、赔偿咱们受伤的同志了?不给个说法,今儿就打死它们!”

  “对!打死!必须打死!”红小兵们个个涨红着脸,视线灼灼地盯着老金嘴里的野兔,振臂高呼。

  站岗卫兵见势不对,一个跑去通风报信,一个握着枪,站在老金旁边严阵以待。

  虽说老金是条狗,但它曾经是七一三部队最勇猛的军犬王,立下的功劳,比大部分军人都多。退役的生活展开没多久,怎么能让外人几句话就破坏?

  老金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特么这帮人不仅想吃它嘴里的兔肉,还想宰了他们爷俩,眯眼瞅了瞅对方,往卫兵身边踱了几步,让背上的小金牙下来,跟着卫兵别乱跑。它则严肃地盯着对面这帮虎视眈眈的人,摆出服役时惯用的作战姿势。

  红小兵见它气势大开,哪里敢冲上去。即使手里有工具,也不敢上前。但又不甘心放它走。

  双方就这么对峙了一阵。

  “老金!”闻讯赶来的向刚唤了它一声。

  老金呜了一声,偏头蹭蹭向刚的裤缝。眼睛依旧一错不错地盯着对方。

  对面的红小兵已经吓得两股战战了,捏着工具的手全是冷汗。

  这两只狗的厉害,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见识过,不少人还甚至还被它们扑倒、撕咬过衣服。只是因为这事过去了不少几天,身上也不痛不痒的,就渐渐忘却了当时的恐慌。

  方才想着手上拿有锋利的工具,澳门赌博网站:自己方又有这么多人,不至于连只狗都打不死吧。可当大狗阴沉沉的视线锁住他们时,才猛然忆起这狗的厉害。吓得一个都不敢上前。

  “刘、刘委员,这下怎、怎么办?”

  姓刘的中年男人也额头冒冷汗,嘴上依旧逞强地喊道:“我跟你们说,你们赶紧把这两只狗交给我们处置,不然的话……”

  上回在山上,他因为偷懒落在后面,没怎么近距离接触,只知道有两条狗,一条大、一条小,把杜主任一行人搞得狼狈不堪。眼下才惊觉,这不是普通的狗,怕是在部队专门受过训练的军犬。

  看它那副随时都能扑出来取人性命的架势,中年男人也扛不住了。趔趄地倒退几步,下意识地躲到其中一名红小兵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