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88章 断了干净
  盈芳怀孕的事,澳门赌博网站:不说整个大院的人都知道,但交情好的几个确实很关心她。

  怀孕了下地劳动可以有,但紧锣密鼓的抢收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就连壮年汉子早出晚归抢收三五天都觉得吃力,更何况是头胎且还没满三个月的孕妇。

  盈芳笑笑说:“不要紧,回头我找熟悉的同学再问问就好了,反正还有几天。”

  说着,给了王小虎一把新鲜的桃金娘和几个卖相还不错的毛桃。

  王小虎看到盈芳家门口的木桶快没水了,勤快地拎到天井,打满两桶水送上来。

  盈芳觉得这小伙子太可爱了。

  还有先前自家送肥土、后来经向刚介绍、调去通讯连的潘新苗也是,尽管话少、动不动就害羞,但做起事来干劲十足。得闲时,经常给自家送点肥土,帮着给阳台小菜圃松松土、换换土什么的,可勤快了。

  盈芳家的阳台,经过一个季度的悉心打理,俨然一个空中花园。

  底下的菜圃郁郁葱葱,角落的扁豆爬满了藤,栏杆都快成绿色海洋了,总之形势一片大好。

  菜圃上头用竹子搭了两层花架,铁丝扎得结结实实的。裂缝的腌菜缸、生锈的脸盆、沿边缺口的大海碗、吃空了的麦乳精罐子,都成了花草的容器。黝黑的肥土、种着各种山里淘来的野花兰草,种的最多的是驱蚊防虫的植物,有天竺葵、七里香、驱蚊草、艾叶等。只要在山上看到了,总会移栽个一两株回来。

  以至于别人家的阳台蚊子小虫多,盈芳家的阳台干干净净,连带着屋里头也很少有蚊子。

  李双英、陈玉香有空都喜欢上盈芳家聊天、做手工。绿色开满花儿的阳台、碎花布头车的门帘、窗帘,衬得屋里亮堂又干净。舒适的环境,总让人心情愉快。

  熟悉的军嫂楼上楼下到处是,可熟悉的同学——她压根不知道徐建芬几个女同学家住哪里,怎么去问啊。

  只好等向刚回来,把这事说给他听,盼着他给个主意。

  向刚想了想说:“这事不难解决,你不用出面,我来搞定。。”

  “你怎么搞定啊?代我去劳动?可你不是抽不开身吗?”盈芳秀眉微蹙。

  “抽出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还是有的。”向刚笑着捏捏她眉心,替她揉散了眉宇间的愁绪,转而问起她今天的状况,“中午吃什么了?胃口怎么样?没吐吧?”

  盈芳翻了个白眼,天天这几句。被隔壁的蒋小琴听到又该说些酸溜溜的话了。

  “对了,都这么多天了,姚木三兄弟也不知道什么个情况,被带去市里后你有他们的消息吗?”

  向刚摇摇头:“这几天训练紧。等过了七一,我抽空去趟军医院,找贺医生打听打听。他消息比我灵通。”

  “也行。”提到军医院,盈芳不由想到还在住院的三营长,“三营长快出院了吧?是不是应该去探望他一下?冯嫂子真的打定主意要离婚呀?那甜甜怎么办?”

  “出院那天我陪团长去一趟就好,双英嫂子带着甜甜也会去,顺便帮忙落实住处。你怀着身子就别折腾了。至于离不离婚,那是他们夫妻两个的事,咱们说再多,日子总归是他们自己过的。”

  “话是这么说,到底可怜了孩子。”盈芳叹了口气,“冯嫂子也挺不容易的,听说结婚那会儿,大小事都是她和娘家人操办的。三营长老家那边除了给四床旧棉花铺的被褥,其他啥都没出,反过来还拿走了冯嫂子嫁妆里的脸盆、毛巾。

  三营长知道后,不仅没帮冯嫂子讨回来,还反过来劝冯嫂子想开点,说爹娘日子不容易,做小辈的孝敬他们也是应该的……我还听双英嫂子说,冯嫂子从怀孕到生下甜甜,婆家只来过一封信,问生的是男是女,得知是女娃,就再也没下文了……”

  盈芳庆幸地拍拍胸脯,幸亏她没遇上这样的婆婆,要不然可真堵心。

  向刚见状,笑着捏捏她鼻尖:“放心,就算你有这样的恶婆婆,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和孩子,不会让人欺负到这步田地。”

  “那倒是。只有自己立起来,才能把小家庭建设好。搁我是冯嫂子啊,我就先管住小家庭的钱袋,孝敬可以,但得看实际情况。自己的妻女吃不好穿不好,偏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地一给给那么多孝敬钱。我虽然没见过他大哥一家,但我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大哥一家,过得着实比他好多了。这样的亲戚,还不如断了干净。”

  “嗯,他大哥俩口子看上去就是好吃懒做型,不干活还能养这么白白胖胖,和你小叔那时候挺像的。”

  盈芳嗔睨他一眼:“我小叔现在可是成器不少。可见人确实要经历一些重创,才会认清现实、珍惜当下。”

  “你意思是,三营长和他媳妇离婚,不见得是个坏事?”向刚眉一挑问道。

  盈芳瞪他:“你可别乱说,自古都是劝和不劝离的。再说了,他们还有个孩子呢。要是三营长以后再娶个媳妇回来,甜甜不就成后娘养的孩子了?后娘能对丈夫前妻的孩子会有多好啊?这不明摆着遭罪么。可让甜甜跟冯嫂子吧也不现实,唉……”

  “好了,这事不归咱们操心,看你,眉头都打结了。”向刚伸手揉揉她眉心,然后替她勾起滑落耳际的发丝,轻轻扯了一下,“有那力气多操心操心你男人呗,咱俩都几天没亲热了。”

  盈芳腾地双颊飞满红霞,瞪他一眼:“胡说什么哪!”

  顿了顿,支吾地补充:“医生说了不能那个的,你别不是忘了吧?”

  向刚轻笑了一声,下巴抵在她肩窝上,含着愉悦的笑意,逗她:“那个是哪个?”

  盈芳坐不住了,挣扎着起来:“吃饭了。今天回来的比往常早点嘛,肚子不饿吧?”

  “谁说不饿,但我其实更想吃……”

  “闭嘴!”盈芳羞得脖子都红了,打断他那不正经的腔调,转身去厨房盛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