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87章 通知(致樂 兒童鞋打赏的和氏璧加更~)
  盈芳怒了,澳门赌博网站:让老金把金毛带回来,拿着掸被子的扁竹拍,恨铁不成钢地指着金毛:

  “有你这么坑人的吗?想吃果子不会上山找啊?蹲在天井里等人喂?你是猴子!上山爬树不是最擅长的吗?连老金爷俩都能自己找吃的,你长年累月生活在山里,会找不到?哦,是懒嘛,我知道,不想劳动想吃白食呗。那行,赶明把你送动物园去,坐着晒晒太阳抓抓虱子,就有东西吃,多好!”

  “吱——”

  一听要送动物园,金毛急了,长毛的爪子连挠脸。

  见盈芳始终不睬它,想来是知道错了,耷拉着脑袋,呜咽一声,小媳妇似地夹着尾巴,一点点地靠近盈芳想要蹭蹭,被盈芳拿着掸被拍挡了回去。

  这下金毛更急了,挠头搔耳,吱吱吱得蹦个没完。

  它是被爷爷奶奶、爹爹娘娘想尽办法、用尽力气,助它从动物园逃出来的,才不要再回去哩。山里多自由啊,就是有时候难免孤单。

  逃出来之后,不晓得翻了几座山、跨了几道河。哪里还找得到来时的路。没有爷奶爹娘的动物园。打死它都不要去。

  而且它有劳动啊,满满一树洞的果子都是它自己采的。

  之所以喜欢吃孩子们喂的东西,那是觉得被孩子们围在中间、嘻嘻哈哈地玩,很开心。既然女主人不喜欢它吃别人的东西,那以后不吃好了。

  金毛歪着脑袋想了想,难怪老金爷俩从来不碰别人喂到嘴边的东西,即使是香喷喷的肉包,也扭过头不吃,宁愿自己上山捕猎。敢情是女主人太彪悍啊。

  小金默不作声地从西屋游出来,昂着扁扁的三角脑袋,鄙夷地睥了金毛一眼。

  老金爷俩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是出于谨慎。你以为都像你个毛猴子,只要是喜欢的吃食来者不拒。哪天吃到药过的蔬菜水果、被套上麻袋抓走了别哭天抢地。

  金毛看到小金,立刻偃旗息鼓,缩在盈芳后头不敢再吱声。

  “小金你来得正好,把它领山上去吧。”盈芳头疼地拧拧眉心。

  “吱——”金毛更委屈了。它不想走啊,山上多冷清啊,除了它,就一些笨得要死的鸟雀,完全没法沟通啊。

  “吱……呜……”

  后半段显然是在学小金牙撒娇。

  盈芳哭笑不得,心也随之软了下来。往开了想,毛猴子能做到眼前这样,实属不错了。就当养了个还没懂事的孩子,一点一点慢慢教呗。

  “你不是想吃果子吗?带上筐子,让小金陪你去,多摘些回来。以后别问孩子们讨了。”

  金毛一听,不是赶它走啊,那就好。

  金毛背上竹筐,筐底盘着金大王,提心吊胆地展开了和金大王相亲相爱的霞山一日游。

  回来时,不仅带回它爱吃的毛桃、酸梨,还有半筐的野桑葚。黑枸杞和桃金娘。

  都是好东西啊!

  紫桑葚据古籍记载,能营养肌肤,使皮肤白嫩、延缓衰老;也有乌发生发的功效;

  黑枸杞明目护肝,常吃能提高身体的免疫力。

  桃金娘则对妇女病有良效。补血,滋养,安胎。对贫血、病后体虚也有很好的成效。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小金带它摘的,因为桃金娘才刚结果的时候,她曾领着小金、老金做过记号。欣慰地摸摸小金的扁脑袋。金大王傲娇地转身游进西屋。

  金毛等金大王一走,立马又活了过来,抓了个毛桃咔擦咔擦啃着,看盈芳把篓子里的果子拿出来,拿干净的布擦掉果子上沾着的叶片和泥污,挑出青里透红的给小猴子生吃,太酸的连猴子也龇牙咧嘴的,留着晚上蒸熟做桃酱、梨酱。

  剩下的都倒到桌上,分拣出来。

  野桑葚不多,而且这东西没皮,很容易碰伤。就这么倒了一下的工夫,筐沿和桌面就沾上桑葚紫黑色的汁了。

  盈芳挨个地拣到菜篓里,量不多,就用清水捞一下当水果吃了。

  黑枸杞一般都晒干了泡茶,或者酿酒。

  盈芳想到家里米酒、党参都是现成的,留出一两斤泡茶,其余的酿枸杞酒挺好。

  于是把黑枸杞洗干净,沥干后摊在米筛上。好在夏天日头大,两三天晒下来,就很干了。泡酒也好、泡茶也好,都要晒干才行。

  桃金娘的数量没有枸杞多,目测就个四五斤。盈芳挑出颗粒比较大的新鲜吃,其余的决定熬果酱。熬成果酱比较耐放,送人也方便。

  想到就做。

  相比毛木果,桃金娘熬果酱要容易得多,不需要削皮,堆头也小。

  洗干净的桃金娘捏碎在大海碗里,搁点白糖拌匀,等糖腌出水了,倒入热锅里翻炒。炒到酱汁粘稠,用筷子挑起可以固定时,就说明熬好了。出锅、放凉,就是甜滋滋的果酱了。

  盈芳找出四个洗干净的小罐,打算给李双英、陈玉香、秦淑芬、吴桂花四家各送一点,早上配馒头吃还是不错的。

  正忙得热火朝天,王小虎满头大汗地跑上来上来捎口信,说是她同学来传达学校下发的通知:

  要求全校师生学生,于本月十日早上七点,自带农具在校门口集中,集体前往农业基地收割早稻。农忙为期五天,结束后可去教务处领取毛巾一条。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请假,更不允许无故缺席。

  盈芳收到这则通知,倒不觉得惊讶。毕竟农忙快到了,学校自留地种着水稻、玉米,总是需要人抢收的。

  不过最后一句,是不是一刀切了?农忙可不像平日里的劳动,除除草、松松土、捉捉虫、浇浇水那么简单,否则也不叫“抢收”了。

  冠上一个“抢”字,那是真的后脑勺打脚后跟、忙得脚不沾地。就连喝水、吃饭都没时间。

  七月雷雨多,动不动就给你哗啦啦一下。抢收抢收,就是和老天爷抢收成。

  如此紧迫的劳动状态,她揣着肚子里的肉怎么进行?

  “嫂子,来传口信的人说不定还没走远,要不我去给你问问清楚。”王小虎擦着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