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585章 荷包终于又鼓了
  “走走走,不用你送,这么点路我自个回去就成了。你在家照顾你媳妇吧。”

  贺医生摆摆手,执意不让向刚送,回头对盈芳说,“小舒,那我明天带着人来装草药啦。”

  “好嘞。”

  送走贺医生,盈芳几人也早早地洗漱上床。

  也就这时,才有工夫和向刚说姚木三兄弟的事。

  “据贺医生的说法,姚木他们应该是你回来第二天就被带市里去了,一起被带走的还有那个姓杜的主任。还说会给阿聪打疫苗,你说会不会是骗人的?”

  向刚沉吟了片刻道:“如果是萧三爷提走的,那应该不会。”

  萧三爷这人,他瞅着还算讲道理,是非黑白分得挺灵清,应该不会牵连无辜。

  浑然不知,他腹诽的对象乃他正儿八经的丈人老头。不久后,爷俩坐一起唠起这个事,没少被老丈人削一顿。

  “但愿如此。”盈芳叹了口气,窝在他怀里闭上了眼,“希望他们早日找回遗失多年的孩子。”

  “嗯,会的。不早了,睡吧。”

  ……

  第二天一早,吕大舅去临海市窑厂签供货合同,向刚也去部队了。

  盈芳吃了早饭,把家里家外收拾了一番,然后坐等贺医生带人过来搬草药。

  老金带着金牙、金毛上山耍去了,小金这阵子都不怎么出洞,许是天热,又或是家里人来人往比较频繁,怕吓到人。

  当然,后者是盈芳猜的。金大王才不会有这样那样的顾忌。

  不管怎么说,家里没了老金几个,一下子安静很多,怪冷清的。

  盈芳索性拿出医书翻看了起来。

  九点光景,贺医生带着俩年轻医生、人手俩箩筐还有一柄秤杆来了。

  把盈芳归整好的草药一一搬出来,过秤之后,开始算钱。

  “小舒,你不是说缺票吗?一部分我让他们付票,一部分付钱,你看怎么样?”

  “好的贺医生。”

  再好没有了,盈芳笑眯眯地想。

  手头如今最缺的就是票,最好是全国通用的工业券、布票、家具票。

  贺医生拿出两个信封,一个信封里的是钱,另一信封里的是票。

  都是大伙儿临时凑的散票。毕竟来之前谁也没想到最后会偷偷找人买草药交差。这事儿要是被医院发现,绝壁是人手一个处分。搞不好比完不成草药任务还严重。

  好在贺医生特立独行惯了,有他做担保,倒也不担心会出什么纰漏。毕竟人人都参与了,要倒霉大伙儿一起倒霉。

  那几个从头抱怨到尾的女医生,要她们拿出钱和票简直割她们肉似的,可完不成任务要吃批评,搞不好还会降职、影响前途。手头这点票相比,那还是前者更重要。

  草药全部过秤后装进箩筐,贺医生数出相应的钱和票,付给盈芳。

  “总归还是那句话:这次多亏你了!”

  “能帮上忙就好。”盈芳笑着摆摆手。

  考虑到镇上的中巴过了晌午这一班,就只能等下午两三点了,贺医生打算晌午前就走,反正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去交差了。再者医院里还有几个伤患等着他开刀做手术。时间不等人啊。

  盈芳送他们到楼梯口,看他们下楼后,才转身回屋。

  碰到开门出来的蒋小琴,拉着她打听:“刚刚走的是谁呀?扛了那么多箩筐下去,你家亲戚?”

  盈芳秉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囫囵应付了句:“我爱人的朋友,之前在我家寄放了点东西,今天来搬走。”

  蒋小琴心下狐疑,向营长的朋友?还来他们家寄放东西?她咋没听说过?舒盈芳的大舅这几天住在这里倒是真的。

  说到吕大舅,蒋小琴心思不在这上了,试探性地问:“你大舅带来的鹅,你准备杀了?”

  “不呢,姥姥让我养着,等小年了再杀。鹅蛋养人,能捡几个是几个。”

  “那你养哪儿了?我咋没瞧见。”蒋小琴四下看了几眼,假装无意地说,“听楼下有人在传,说你家鹅养到部队养殖场去了。我可不信,部队的资源,怎么能让家属平白占用呢。要是真的行,赶明我也让人从老家捎两只鸡或鸭过来,寄养在养殖场多省心啊,不用管,还天天有人喂食……”

  这下,盈芳听出她的弦外音了,心下琢磨着大白鹅寄养在养殖场这个事,大院里的家属迟早都会知道,索性不瞒了,如实说:“我家那大白鹅,确实送去养殖场寄样了。但不是白寄养的,先提了十斤小米过去,啥时候喂完了再送。总归不会占部队一分便宜。”

  顿了顿,又说:“这个事,我爱人和领导打过招呼,后勤那边也同意了。嫂子要是也想把鸡啊鸭啊带来部队喂养,最好让一营长先和上头通个气。别的倒没什么,左右不过几十斤粮食的出入。”

  蒋小琴倒吸一口气。

  几十斤粮食?那还叫少?疯了不成!

  养在乡下,什么菜帮子、烂叶子、糠秕、糙米……可以说是家里余啥鸡鸭吃啥。谁家喂鸡喂鸭用小米的?

  哦,你家那是大白鹅,不是普通鸡鸭。可养的再好,笨拙的家鹅还能变天鹅不成?

  蒋小琴憋闷地进厨房生火做饭。

  盈芳关上门,捂着嘴憋不住笑出了声。这么夸大其词的话,居然也有人信。

  向刚的确装了十斤小米给养殖场,但不是全喂大白鹅的,一半是给养殖场同志的辛苦费。

  大家嘴上不说破,彼此心里都明白。这年头,谁家会真的拿小米喂白鹅?零星掺一点就不错了。横竖养殖场里各种烂菜帮子不缺,再不济还有水潭里的小鱼虾米,总归饿不着它。

  回过神,把今天赚到的钱和票理了一下。想不到这些人手里的票还真不少。最多的是工业券,其次是布票,另外还有面粉票、棉线票、糖票、酒票、烟票、茶票、豆制品票、特殊购油票,以及限期当月的两张酱油票、一张“月事带一条”的妇女专用票。堪称五花八门。哎呀呀呀,荷包终于又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