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84章 后悔当年没除掉(致“开心珞巴”童鞋粉丝值达一万加更~)
  “照片上的人是谁?”夏兆元好奇地问。

  女眷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这是我们女校时的启蒙老师。”

  “叫文娟,姓什么不清楚,因为当时介绍的时候,她只告诉我们她叫文娟,让我们唤她文娟老师。不过冠夫姓的话,应该姓萧。”

  “就是目前萧家老爷子的母亲。”

  “对!没错!”

  “年轻时真是有气质啊!”

  “真的好羡慕……”

  夏兆元听得脑仁疼。不管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三个女人一台戏,果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

  不过总算从诸人口里拼凑出了几点有用的信息:

  一,照片上的人是老萧的母亲;二,老萧的母亲和他见过的小向的媳妇非常像,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三,老萧家丢过一个女娃。

  想到这,夏兆元神色一肃,眉头拧得越发紧。

  可惜,宁老的八十大寿开席了,一时半会抽不出身给老萧打电话求证。

  好不容易挨到寿宴结束,送走寿星宁老,夏兆元抱着那瓶舍不得喝的猴儿酒上车直奔军区。

  一到司令部就往京都拨电话。

  岂料,萧老头不在家,说是跟几个老战友去承德避暑了。接电话的是萧家老大萧敬邦。

  “夏老?您是有什么急事吗?方便的话告诉我也行,等父亲一回来,我就转达给他。”

  夏兆元想着这个事一时半会说不清,便说:“急倒也谈不上,就是有个事想找他求证一下。这样吧,等你父亲回来,你让他给我挂个电话,我接下来有事可能会在x省待上个把月。他知道怎么联系我。”

  “好的好的。”

  萧敬邦挂了电话,刚要回房,却见妻子站在二楼楼梯口,表情有点阴郁,纳闷地问:“不是说头疼想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刚是谁的电话?”祝美娣揉揉额角,眯着眼盯着电话机不答反问。

  “哦,是夏老,找爸的。”

  “没说找爸什么事?”祝美娣若有所思地问了句。

  这几天她总感觉到隐隐的不安,右眼皮上下跳个不停,担心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x省那边怎么还没消息?按理说该给她反馈信息了。

  姚木……这个人当年没除掉,是她这辈子最大意也是最后悔的事。

  但愿杜建雄有点本事,聪明地把这件事办妥了。

  “我问了,他没说。不过听上去应该不是什么急事,许是拉爸去哪儿钓鱼吧。”

  萧敬邦没察觉妻子的异样,打了个哈欠,趿着拖鞋回房睡觉去了。

  祝美娣定定地看着丈夫的背影,半晌,缓缓呼出一口长气。

  明天看来得往x省挂个电话了,这件事必须趁早解决、不宜再拖。

  ……

  那厢,盈芳家,贺医生还在为那盅猴儿酒和向刚扯嘴皮:“就分我一口吧?半盅!半盅就够了!尝个鲜嘛,你半盅、我半盅,刚刚好……”

  向刚不声不响地拿来一个更小的酒盅,倒了半酒盅给他:“就这么多。”

  贺医生幽怨地瞥他一眼,好小气!

  分半盅,还要挑个更小的酒盅出来。不过确定自己说再多,这冷冰冰的家伙也不会再多分自己一点,小心翼翼地举起酒盅,正要往嘴里呷一口美味的猴儿酒。

  蓦地,手上一轻,酒盅不见了。

  抬头一看,金毛笨手笨脚地捏着小酒盅,正仰头望嘴里倒。

  “老子的酒啊——”

  “吱!”那明明是老子的酒。

  金毛朝他做了个鬼脸,蹦回阳台和金牙玩起皮球。

  盈芳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见贺医生幽怨地瞧过来,忙说:“对不起啊,金毛不懂事。这就给您再倒一盅。”

  “好好好!再倒一盅,我不介意的。”一听盈芳要给他补倒一盅,贺医生哪还有怨言啊,兴奋地直搓手,等盈芳倒了一盅,迫不及待地拿过去一饮而尽。

  “好酒!”贺医生满足地砸了一下嘴,就是有点意犹未尽啊。

  绿幽幽的目光旋即投向剩下的那半盅小酒。

  向刚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举起酒盅呷了一口,然后夹了筷菜,送到嘴里,满足地吃喝起来。

  贺医生那个后悔啊。后悔得想捶胸顿足。那么珍贵的猴儿酒,居然被他一口吞了,都没怎么品出好酒的滋味。

  吕大舅闷声不响地吃着菜、喝着火辣辣的烧刀子,生怕这个馋酒的医生追着自己讨猴儿酒。

  同时心里美滋滋的,外甥女对自己真好,给了一小瓶猴儿酒。回去看看家那边有啥东西外甥女这边缺的抑或是有票也难搞到的,给她邮过来或是托人捎来……

  一顿饭吃到星子满天。

  临走前,盈芳将白天的劳动果实拿出来给贺医生看。

  归整好的草药也就算了,做成的草药图谱着实让贺医生惊喜了一把。

  他原本以为她会把草药粘贴在纸上,然后在下面备注草药名称、药性之类的,因为他们小组讨论的时候,就是这么设想的。

  没想到盈芳是描绘的,备注内容也十分详细,连山上分布的大体位置以及推算的产量都有,比传统的草药图谱来得具体实用多了。

  “好好好!”贺医生欢喜得眉开眼笑,拍着盈芳的肩迭声说,“小舒你有心了!这下我真不发愁了,晚上绝对睡个好觉。咱们组上交的任务,肯定全医院最完美。”

  “是是是。”向刚敷衍地应道,澳门赌博网站:拉下贺医生的手,将本子塞到他怀里,推着他往门口走,“天不早了,我送您回旅馆睡觉。事情办妥了,猴儿酒也喝了,这下能睡个安稳觉了吧?”

  贺医生乐了,指着向刚笑骂道:“你小子!喝你半盅猴儿酒,就记仇到现在。”又说,“放心放心,你媳妇帮了我介大的忙,少不了她的功劳。只是她到底不是咱们医院的在编职工,图谱上只冠她的名恐怕有点难。不过可以换个方式,就说是咱们找你媳妇了解并合作完成的,回头有什么奖励,我都给你争取来。”

  向刚眉一挑。心说谁要你的奖励,老子只是担心媳妇儿累坏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