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76章 羡慕不来啊
  王小虎挑着担爬楼,澳门赌博网站:速度还比他们快。这不盈芳舅甥俩才到三楼楼梯口,小伙子就已经卸下箩担,擦着汗走回来了。

  盈芳喊住他:“小虎你等我一下。”

  “嫂子还有什么吩咐?”王小虎立即停下来。

  盈芳推开门,拿了个干净布袋,到西屋装了几斤盐炒的香瓜子。

  这是前不久新炒的。生瓜子保存得当能放一年,炒熟的反而容易变质。因此都是吃一批、炒一批。

  “这些你拿去和战友分分。”

  盈芳揪拢布袋,塞到卫兵怀里,又把家里最后一个苹果给了他,“这是给你吃的,今天辛苦了。”

  “吱吱吱——”

  不等卫兵反应,小猴子从屋里蹦出来,借着门框的力量荡到卫兵跟前,想要抢他手里的苹果。

  王小虎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了。

  “嫂子,这……”

  吕大舅也一脸惊奇。

  盈芳只觉得脑仁疼,提溜着小猴子把它扯回屋,又瞪了眼装无辜的老金爷俩,讪笑道:“这是小金牙去山上玩耍时认识的朋友,邀来家里做客,一会儿就走,一会儿就走。”

  好不容易劝走一步三回头的卫兵,盈芳把大舅拉进屋,关上门,佯装生气地对小猴子道:“怎么可以抢别人手里的东西?”

  “吱——”小猴儿委屈地对对爪子。

  早知就把那苹果吃了,可谁让它胃口小,那么大的苹果吃一个就饱。

  “呜呜。”

  小金牙跑来替小伙伴打圆场,挨着盈芳的脚背,来回打了两个滚,最后四脚朝天抖着爪子哈舌头,一副任君调戏的憨样,逗得盈芳不笑也笑了。

  吕大舅看得直咋舌:“这都是家里养的?”

  “老金和小金牙是家庭成员,小猴子可不是,这不今天跟着老金爷俩回来的,我让它天黑了回家它也不回,又没法和它沟通。只好看它自己什么时候想走了。”

  盈芳说着,挠了挠小金牙,然后抱起它,面朝大舅打招呼:“来,金牙,这是咱大舅,特地从煤城赶来看咱们的。老金你也来,给大舅打个招呼。”

  老金给面子地“昂”了一声。

  至于盘踞在西屋角落睡大觉的金大王就算了。拉出来给大舅见礼,没得把人吓坏了。

  介绍完“家庭成员”,盈芳问大舅有没有带换洗衣服。

  吕大舅忙说:“带了带了。少说要在这待两天,大热天的,能不带么。”

  “那行,您去水房冲个凉。就是冷水就这半桶了,掺着热水凑合能洗一场,不够的话,得去楼下打井水。自来水停了好几天了。”

  “这好办,趁衣服还没湿,我先去打两桶上来。”

  吕大舅二话不说,一手一个木桶,来回不到三分钟,就提着满满两桶沁凉的井水上来了。

  盈芳拆了一条新毛巾,和洗澡盆一起放水房里,又拎了一瓶热水给大舅,让他掺着冷水洗。

  井水冬暖夏凉,冬天洗衣服洗菜不觉得冷,夏天则沁人心脾。不像自来水,天台顶上晒过太阳,放出来的水温足有三四十度。井水从地下抽上来,直接浇身上,能冷得人打哆嗦。

  备妥了洗澡用的东西,盈芳说道:“那大舅您慢慢洗,我去隔壁炒俩菜。今晚没煮饭,咱们吃凉拌面,明天再好好拾掇一桌,给您接风。”

  “接啥风啊,凉面挺好。天热,你整别的大舅还吃不下呢。就凉面,别的菜刚子喜欢你给弄点,大舅不需要。”吕大舅爽快地说。

  盈芳笑着道:“行,那我看着做点儿。”

  原本定了凉拌面、拌茄子、丝瓜蛋汤,且面是两人份,如今大舅来了,光这些指定不够吃。

  幸好面还有的剩,醒好放在案板上,原打算明早上煮汤面的,这会儿先不管了,利落地拉成面条,下锅煮熟拌匀即可。

  另外用热水泡发了黑木耳和笋干,一会儿焯熟后再拌个酸辣开胃菜。

  蒋小琴也在厨房做饭,知道盈芳的大舅来了,还挑来一副明显沉甸甸的担子,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外婆家送来的吃食,按捺不住羡慕嫉妒地问:“小舒,你外婆家哪儿的?听你大舅口音不像是咱们这的。”

  “是呢,我姥姥家是煤城的。”盈芳边煮面边说,“离咱们这远得很,光火车就要坐一日夜。”

  “你大舅看着不像是种地的,煤城那边矿多,该不会是矿上工人吧?”

  见盈芳点头,蒋小琴心下越加羡慕。

  都说煤矿效益好,又是专出好煤的煤城,那效益就更好了。矿场效益好,意味着里头上班的工人待遇也好,逢年过节还有煤球票发,辛苦是辛苦,但回报也好啊。一想到大冬天有充足的煤球烧炉子,蒋小琴心下打起成算,还想再问点什么,看到吴桂花拎着一桶水,哈欠连天地进来,只得先闭嘴。

  吴桂花看到盈芳就问:“你家来客人了?”

  “嗯,是我大舅,来咱们这出差,顺道来看看我。”盈芳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吴桂花一眼,“我和大舅站在楼梯口说话,吵着嫂子睡觉了吧?”

  吴桂花最近几天听说都是夜班,晚上十点上班,一直要上到次日早上六点才和别人换班。回来又是送儿子上学、又是洗衣服买菜的,一直要忙到大中午才歇下,因此一整个下午都在补眠。

  盈芳看到大舅太兴奋了,把这茬事给忘了,这会儿看到吴桂花才想起来。

  “我睡得熟,闹钟响了才醒的。这不刚下楼打水,听几个碎嘴婆娘在那儿嘀咕,才知道你家来客人了。喏,这是我早上买的菜瓜,分一个给你招待客人。”

  吴桂花从水桶里捞上来一个虎皮条纹的菜瓜,放到盈芳家的砧板上,没等盈芳开口,说了句“不要就是看不起我”,拎起水桶径自回了屋。

  盈芳哭笑不得,只好收下了这份送到心坎上的礼物。

  浸了一个白天的井水,菜瓜摸上去沁凉沁凉的,吃起来一定很爽口。

  想着大舅坐了一日夜火车,嗓子肯定很干;向刚训练了一天,肯定也很热。当是问桂花嫂子借的,赶明称个大西瓜回来,也分她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