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72章 媳妇儿你牛!
  向刚不满意地睨她:“没良心的,明知我出差错要挨训,还笑这么开心。仗着肚子里有肉,我不敢对你做什么是吧?”顿了顿,“还真不敢对你做什么。”

  盈芳哈哈笑出了声。

  男人眼一瞪:“欠着!等生下来了,看我不教训你。”

  “你还能打我不成?”盈芳一脸戒备地回瞪他。

  男人上下扫了她一眼,最后将灼灼的视线投在因怀孕而显得越来越丰腴的双峰上,邪邪一笑:“不打,但我照样能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盈芳倏地红了脸。

  这臭不要脸的,打从确诊她怀孕、睡前运动不得不取消后,开始天天把荤笑话挂嘴边,说是解馋。

  真该让他的兵来听听,他们不苟言笑的向营长私底下是这么的生(sheng)动(meng)有(huang)趣(bao),看他脸不脸红。

  “你有空帮我摘点柏叶回来呗。”

  话题跳跃度有点大,男人听后愣了一下:“柏叶?干什么用?”

  “我学书上做洗发水呢,做出来了也给你用。”盈芳怕他不答应,赶紧许下好处。

  扁柏叶有凉血、止血、祛风湿、散肿毒等诸多药效,她是知道的,本草纲目上有记载。但没想到还能做洗发水。

  《红妆黛眉》之洗浴篇有介绍——采新鲜野生侧柏叶,淘洗干净后,以一两侧柏叶添两斤水的配比率,放到锅里煮,熬好把水澄清出来,直接洗头,无需再用别的洗发剂。

  如今大伙儿用的洗发剂,要么是山上摘的皂荚,捣碎了洗头洗澡,要么直接用洗衣粉、肥皂。

  盈芳都不喜欢。如今见书上说侧柏叶不仅能洗头,泡酒抹头皮还有生发乌发之功效,就想着摘点回来试试。好用的话,再推广给亲朋好友。

  向刚笑着拍拍她的头:“真会折腾。期末考马上到了,都复习好了?”

  盈芳胸一挺,信心十足地说:“那是!我记性好,语文书上的内容和复习资料,全背出来了,考什么都不怕。数学公式、例题也看了不下十遍,放心,肯定不给你丢脸。”

  向刚:“……”

  媳妇儿你牛!

  他原意只是想提醒她别忘了还有考试这回事。

  没想到媳妇儿是学霸,澳门赌博网站:轻轻松松搞定课业。看来,他也要更努力才行了。

  ……

  日子就在向刚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盈芳则以在家安胎兼复习忙里偷闲翻翻医书尝试做做扁柏叶洗发水、老金和小金牙大院山里两头跑两头撒野并不断增进父子感情中,不紧不慢地朝七月推进。

  六月二十六日,盈芳回了趟学校,参加了高一最后一场考试。

  说起来,她转来万霞中学念书,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中间还请了两次假,一次是受伤,一次则是怀孕。怀孕这次更夸张,直接请到了期末考。

  要是遇到个顶真的班主任,估计要给她脸色看了。这不是给班级拖后腿、树立不良榜样吗?要是学生个个都像她这样隔三差五老请假,这课还上不上了?

  好在校长出面,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班主任心里再不满,当着校长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何况盈芳这个学生她还是很满意的。

  成绩好、不张扬,相反还很谦虚,学习上遇到不懂的问题,就找同学和老师请教。

  下午的劳动课,更是积极发扬了她的长处——农村生活过的孩子,确实要比城镇里的孩子能干。

  无论学校分下来的是什么任务,有盈芳带头,高一班总能既快又好地完成。

  退一步讲,哪怕盈芳成绩真不怎么样,劳动表现也一般般,班主任最多牢骚几句,不会真拿她怎么样。毕竟她只是借读,学籍没转过来,将来推荐念大学也好,分配到镇上工厂上班也好,都抢不了霞山镇学生的名额。

  这一点,不仅老师清楚,学生们心里也门儿清。因此,总的来说,和盈芳关系都还不错。至少不像雁栖公社那会儿,卫生院上个班,都有人打她小报告。

  升上高中,期末考要考六门——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化学、物理,足头足脑考了两天。

  劳动课没有笔试,报告单上的成绩,60%是平时表现,40%是农忙期间的表现。

  盈芳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除了请假那几天,其他时候的表现都不错。

  五月上旬的农忙假,因为是转入万霞中学高一班后的第一个农忙,她不介意露了一手,不仅劲头十足、劳动效率高,负重也比其他女生强——有小金掠阵,随时随地帮她分担肩头的重量。由此给老师和同学留下了好印象,对她这个中途插进来的借读生改观不少。

  之后的每一次劳动,不能说高一班的顶梁柱吧,那也绝壁是领军人物。班主任好几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自己,说自己的到来,带动了高一班整体的劳动积极性和效率。如是一想,便不再担心。

  考完试出来,同学们一改考前的紧张,叽叽喳喳地聊着考试内容。

  等班主任通知了领报告单的日子以及安排好教室和学校包干区的大扫除任务后,宣布解散。

  压抑了一个学期的男生女生兴奋地嗷嗷叫。还在大扫除呢,就开始各种约。有相约去街上玩的,有相互约了窜门借小人书的……总之叽叽喳喳、分外热闹。

  和盈芳分到一组扫地的几个女生约好上街,问盈芳去不去。

  盈芳出门前,带了小荷包,揣了钱和票,准备考完试去供销社看看。

  供销社里也有成衣和布料卖,就是品种不及百货商店里的多,布料也没那么精致,就供镇上的居民生活用。若是有细白棉布,她倒是想扯几尺回来,宝宝的和尚小衣先做起来。

  于是说道:“我要去供销社买点东西,然后就回家了。你们要是去别的地方逛,就不用特地等我。”

  “我们也是去供销社,别的地方有啥好玩的。”前桌的徐建芬擦着课桌说道,“我妈答应今年给我买条裙子,不过要等我外婆过生日了才去市区百货大楼,我先去供销社看看有什么新颖的头花,到时配新裙子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