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70章 不知不觉刷了好感
  盈芳不赞同:“玉香嫂子也不是每天都去的,你找教导员一说,她就算本来没这个打算也不得不去了。还是我自己找她吧。她要是去我让她帮忙捎点儿,她不去,我就在炉子上煮点疙瘩汤什么的,你不用操心我。”

  “那好吧。”向刚觉得自己媳妇做事一向有条理,便不再坚持,叮咛了她几句,带上门去部队了。

  盈芳嫌热,挽了个比较高的发髻,相当于把所有头发梳成一个饱满的丸子固定在头顶上,果然,后颈凉快许多。

  洗漱完吃了早饭,炉子上烧着的水开了。

  灌满了两个热水瓶。

  炉子架上洋锅,从一旁向刚给她接满水的水桶里,舀了几瓢水到洋锅里,烧开了煮凉茶。

  这时,吴桂花开门出来,看到盈芳问:“小舒,你家要不要买水缸?我托人弄到几张票,要的话分你一张。”

  盈芳一听,欣喜道:“好啊,谢谢桂花嫂子。”

  自来水七八月份容易停。井水吧,光是偶尔打水洗洗衣裳、洗洗菜还能应付,整个大院将近八十户人家都靠它,就不够用了。

  隔壁肉联厂的家属,往年没水了都是去镇上水站买的。平时不限购,七八月份用水高峰期每人限购一担,一担就是两桶。

  家里人口多的话,两桶水哪够用啊。所以条件过得去的,都会咬咬牙买一口水缸,往返多排几次队,把水缸担满,天热了不至于连澡都洗不上。

  “谢啥。你经常塞吃的给小斌,我不也没谢你?”吴桂花赶着上班,把票给了盈芳就匆匆下楼了。

  盈芳小心翼翼地把水缸票夹到抽屉里专门夹各类票据的本子内页,可不能搞丢了。

  煮好凉茶,和昨天一样,下楼让站岗的卫兵留意一下贺医生那支队伍。

  哪知卫兵说,大清早就看到他们过去了。

  盈芳想了想,大概是天热,早点上山凉快点。

  凉茶煮好了没送出去,盈芳就让卫兵抬下来,放到门岗,给他们消暑。

  没想到这天正好军区干部下基层视察,为首的还是军区司令,路过七一三部队的军属院,临时起意让司机停车。

  司令下车了,后头跟着的军长、参谋长等一长串跟班能不下车么?也都一个个从车上下来,擦着军装衣领里的汗,有些不明所以。

  “这就是肉联厂转让的那栋楼吧?”司令背着手,仰头望了望五层楼高的家属院。

  “报告司令,是的没错!”陈平收到消息,颠颠地赶过来,正好碰上司令在家属大院门口视察,抹了把汗涔涔的额头,立正汇报。

  一旁的参谋长笑吟吟地说:“司令,天热,要不进岗亭坐会儿?”

  “也好。”司令抬脚迈进岗亭。

  小小的岗亭蓬荜生辉,可把站岗卫兵开心的。太阳还没怎么晒,就一个个脸红成了猴屁股。激动的。

  陈平看到角落有锅热茶,只当是卫兵煮的,亲自上阵,舀给领导们解渴。

  司令啜了一口,眼睛一亮:“这是凉茶吗?和老李常煮的不大一样,但味道不错,一口下去,喉咙清凉清凉的,身上的汗一下就收了。不错不错!”

  司令夸了,其他人能不夸么。

  再者这凉茶确实挺好喝的,而且喝了这茶,通体凉快很多。

  陈平这个师长,功绩平平,就是很会来事儿。见状,眼珠子一转,派警卫员喊了一名站岗的卫兵进来,问他这凉茶谁煮的,有配方没有。

  卫兵一脸懵逼:“这是向营长家的嫂子煮的,送来让我们解暑。”

  说完看到快见底的洋锅,心里卧槽一句。

  他们自己一口都还没喝呢,这就见底了,嘤嘤嘤……早知先舀一杯藏着了。

  司令听了,迭声夸七一三的军嫂思想觉悟就是高。又问向营长哪个团的?平时表现怎么样。

  陈平正暗自高兴,今儿当着这么多首长的面,受到了司令的表扬,这是多大的荣耀啊。随即听司令问起向刚,自然是各种夸赞。

  怎么说也是自己手底下的兵,长他的脸就是长自己的脸。这点陈师长弄得不要太灵清。

  不过他也挺纳闷。不是说向刚认识夏老、并很受夏老亲睐吗?司令又是夏老一手提拔的,没道理两人不认识啊。

  这时又听司令说了句:“啊,我想起来了,就是前几个月受伤住院,嗓子哑了说不了话被军医院那帮庸医误诊为失忆的小伙子吧?”

  在场诸人:“……”

  陈平干笑两声:“就是他。”

  司令哈哈一笑:“我当时听到那乐子,真替那小伙子捉急。所以说,哑巴不好当啊,有苦难言……”

  大伙儿眼观鼻、鼻观心,集体腹诽:完全听不出您老的捉急,就听出幸灾乐祸了。

  “行了,坐也坐了,茶也喝了,该去看看咱们那群可爱可敬的战士们了。”司令一饮而尽碗里的凉茶,起身说道。并让警卫员去车上拿来他常喝的龙井茶,送给站岗的卫兵,说是喝了他们的茶,茶叶算是赔偿。

  陈平忙代卫兵们道谢。

  司令摆摆手,带头走出岗亭。

  忽然一道灰影从他前面窜过,紧接着是一道比较大的阴影。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大一小两条狗在玩耍。

  有人认出那头大的:“瞅着很像前两届的军犬王啊。”

  “就是它。小向收养了它,如今跟他一起住在大院里。帮忙看家护院,很受大家欢迎。”

  陈平来向刚吃暖房饭的时候见过老金,又听柳副师长和一团团长陈江都提过老金那头小狼狗崽子的事,这会儿见司令感兴趣,殷勤地凑到他身边当解说员。

  “小的那头是老金的崽子,据说是配偶是灰母狼,小家伙袭承了父母的优良品质,无论速度、嗅觉还是敏锐度,远超普通狼狗。”

  司令微讶:“还有这机遇?”

  接着感慨:“照这么说,过几年的军犬赛,又是你们七一三的天下了。”

  陈平既骄傲又无奈:“也不一定,小向疼着这小东西呢。说是要等它戒奶了才考虑这事,没说一定送它去军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