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66章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在天井里玩的老金,抬头看到她,兴奋地冲上来。小金牙颠颠地跟在后头,胖墩墩的像个毛球。

  盈芳放它们进来,给金牙泡了杯麦乳精,给老金拌了碗肉酱汤饭。

  琢磨着总不能老喂金牙麦乳精吧,澳门赌博网站:这东西多精贵啊,有票都不定买得到。家里这几罐,还是部队领导探望向刚时送的呢。而且老喝这么甜甜的东西,对小狗来说也不好。

  想到老家那会儿张嫂子经常磨米粉喂她家的大胖儿子,心下顿时有了主意。

  家里不缺大米。

  她如今好歹也是随军的军嫂,明面上又没工作,部队每个月都会给她们这些没工作的军嫂一些伙食补贴,加上上回从老家搬来的口粮,多养活一只小狗狗不成问题。

  盈芳舀了一勺大米、一勺小米,混在一起淘洗干净并沥干水,又从老家带来的杂物筐里翻出一个可以拿在手上的小石臼,把浸涨的米放进去,拿石杵捣成粉状。

  要吃了就抓一把放到沸腾的水里,一边煮一边搅拌。煮开了拌上一两勺麦乳精,匀开后就是一碗好吃营养又管饱的麦乳精米粉糊糊。

  当然,哪天要是抢购到大筒骨,煮一锅大骨汤,给小金牙煮米粉糊糊也很不错。

  盈芳忙碌的时候,老金爷俩一前一后地抬头瞅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埋头唏哩呼噜吃早饭。

  吃完后,一个懒洋洋地趴在阳台上不肯动,一个咬着皮球蹦来蹦去玩得欢。

  盈芳也随它们,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先是看了会儿书。马上就要期末考了,她这个学期简直像个懒怠的渔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上学的日子加起来还没请假日子多。期末考要是再不奋发图强,搞不好要被学校劝退了。

  看到晌午,起来喝了口水,发现老金带着金牙溜出去撒野了,失笑地摇摇头,拿出记事本,画起婴儿穿的和尚小衣。

  那厢,向刚在海城火车站下车,找当地人打听到海城革委会的地址,一路问了过去。

  萧鼎华前两天出差,今儿刚回来,本想直接去单位的,听来接他的司机说家里来了客人,夫人让他尽快回去,便没去单位,直接回家了。

  开门进来,见小叔、小婶和妻子三堂会审式地坐在客厅里,严肃地看着自己。自己媳妇还一个劲地朝自己使眼色,心里惊了一跳,硬着头皮打招呼:

  “小叔、小婶?你们怎么……突然来海城了?是有什么事么?有事吩咐一个电话就行,何必亲自跑一趟?小叔的身体……”

  “小华,你小叔的身体没什么,这么多年主要就是心结。小婶也没心思跟你开玩笑,你老实告诉咱们,是不是有囡囡的下落了?我问你媳妇,她说不清楚。”

  萧鼎华眉心一蹙:“这是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堂妹要是有下落了,我会不第一时间告诉小叔、小婶吗?”

  “哪儿听来的?”打从侄子进门就一直冷漠脸的萧延武忽然说道,“就是听老头子和你讲电话,被我听了一耳朵,转过身那老家伙就耍赖,说什么我听岔了。我萧延武耳朵是受过伤,可再怎么不好使,还不至于听错。老头子不肯说,我就找你。你直说吧,到底有没有囡囡的下落,好的坏的都说,别想瞒着我!”

  “小叔。”萧鼎华无奈道,“要真有妹妹的消息,我能瞒着你?是真没有。”

  “那老头子说的金锁又是咋回事儿?”萧延武口气很差。

  宝贝闺女失踪了十五年,他想尽一切渠道找了十五年,却杳无音讯。

  要说不绝望是假的。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萧延武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会继续找下去,不想让闺女孤苦无依地飘零在外。

  “是啊小华,你要是知道,求求你告诉我们真相吧。好的坏的我们都能承受,只要告诉我们就行。我和你小叔,这些年来怎么过的,你也都看在眼里。囡囡一日不找回来,哪怕死,我们俩口子也无法瞑目啊。”姜心柔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惶惶然十五个春秋了,每次一想到失踪的女儿,就止不住心痛如绞。午夜梦回,总会想她到底被人拐去了哪里、过着怎样的苦日子、有没有饿着冻着、有没有挨人打挨人骂……

  萧鼎华心里也难受,失踪的是嫡亲堂妹,不是阿狗阿猫不相干的人。可事实是,他真没找到堂妹的下落。

  “鼎华,要不……”方周珍揩着眼泪,想说要不把金锁的事告诉他们吧。

  萧鼎华叹了口气,放下行李箱,坐到小叔身边,组织了一下语气说道:

  “妹妹的金锁确实找回来了。”

  这话一出,萧延武夫妇激动地站了起来。

  萧鼎华忙安抚两人:“你们先别激动,听我说完。之前不告诉你们,是有原因的。妹妹的金锁是被一个外乡小姑娘捡到的,捡到时据说沾满污泥,应该是很多年前掉的。那地方是隔壁省南郊的一片林子,附近的村落我都派人去打听了,始终没有妹妹的消息。爷爷怕你知道了勾起当年的伤心事,就叮嘱我们先别说……”

  “老头子年纪一大把了,还这么自以为是。”萧延武冷哼,“什么勾起当年的伤心事?这些年,我和小柔什么时候放下过了?还有你,白长这么大个,脑子蠢得和驴似的。”

  萧鼎华涨红了脸:“小叔,咱批评能不夹带人参公鸡么?”

  方周珍轻笑一声:“我看小叔骂得对,你有些时候脑子确实没带出门。譬方说那个小姑娘,就算是帮了大忙,可到底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进进出出咱们家,就没见她避讳的。有时候上门,就你一个人在家也不回避。你心里坦荡,不觉得有什么,可外人邻居怎么看?我劝你注意影响,你不当回事,反而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说这些干什么!”萧鼎华瞪了妻子一眼,“现在不正在说敏怡的金锁吗?怎么扯起那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