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64章 忒黏糊了
  “还真有点馋你家的酒了。可你这家伙忒小气,澳门赌博网站:每次才给一小盅,就不能多点儿么?”

  回大院的路,陈团和向刚打商量。

  向刚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你想暴血身亡尽管多喝。”

  “真不是舍不得?”

  “知道还问?”

  “……”

  盈芳在家坐立不安。

  尽管贺医生来知会过她,说男人临时有事去了部队,可能会晚点回来。

  可都星子满天了还没回来,心里难免多想。

  中午的药膳鸡剩了小半,添了勺水,煮开后放了把小白菜,中午的剩饭炒了盘油汪汪的葱花蛋炒饭,另外又拌了个野菜。

  饭菜都摆桌,依然没见人回来。盈芳想了想,去楼下喂老金爷俩,顺便到门口等他。

  刚开门,就听到楼梯口传来陈团长那炸裂式的大嗓门:“要不还是算了,都这么晚了,你媳妇要是歇下了,多尴尬。还是改天再喝吧,那盅酒先欠着。”

  “不欠。”向刚回道,“我给你倒一盅,你带回家喝。”

  陈团噎了噎,这也行?

  盈芳赶紧出声:“团长,我还没睡,等着你们开饭呢。”

  “哎呀,弟妹这么晚了也还没吃?这小子没派人给你带口信啊?”

  “带了,但我中午吃得多,这会儿还不饿,就等你们一起了。”盈芳笑盈盈地将陈团长迎进屋,回头看了向刚一眼,“我再去炒个鸡蛋,烙几个韭菜饼吧。”

  蛋炒饭虽然不少,但三个人吃,尤其两个还是大老爷们,那就显得不够看了,好在他们要喝酒,就着炒花生和油炸花生米,能吃半个多钟头,够她添几个菜了。

  “不用,来之前我去食堂买了两份小炒,还有几个馒头,陈团是来喝酒的,有花生米他就很开心了,菜和主食他不会介意。”

  “那饼不烙了,鸡蛋炒一个吧,正好有辣椒,炒个辣子鸡蛋,夹馒头挺好吃的。”

  向刚拗不过她,就由她去了。灶膛的火,因为锅里热着洗澡水还没熄,拨火棍挑了两下,拿茅草引燃后,丢了几根柴禾进去,用另一口干净的锅,热油后炒了个油亮的辣子鸡蛋。

  辣椒是自己菜地里摘的,鲜嫩的小辣椒,切成丁炒野鸡蛋。

  光闻着味儿就有点辣。

  盈芳连打了两个喷嚏,但高兴的是,她没吐,而且还勾起了食欲。

  菜端到桌子时,陈团和向刚已经酒过半酣了。看到盈芳端来的辣子鸡蛋,陈团当即抓了个馒头,掰开后,往里填了些炒鸡蛋,合在一起咬了一大口,竖起大拇指夸道:

  “这菜好,下饭,开胃。夏天吃妙极了。我说,你们家怎么三天两头有鸡蛋吃啊?哪来的?老家亲戚捎来的?”

  盈芳心有点虚,笑笑说:“团长喜欢吃就好,等下走的时候带几个去。嫂子也种了不少辣椒,拿来炒鸡蛋正好。”

  陈团忙摆手:“别,来你们家吃几口过过瘾就算了,拿回去我会被你嫂子打出门的。说不定以后都不让我你们家喝酒了。”

  向刚往盈芳碗里夹了一筷鸡蛋:“怀孕了要多吃鸡蛋。”

  然后又给她舀了一碗汤,让她慢慢喝。

  盈芳见怪不怪。

  即使没怀孕,他也是这么细心体贴。

  可陈团受不了,吃顿饭还要秀恩爱,一桌子菜还没开吃,就被狗粮喂饱了。俩口子不会是想让他少吃点吧?

  “对了,你们家老金呢?这几天我老听人说它有儿子了,还是头小狼狗,真的假的?”

  向刚正看媳妇儿吃饭,看她表情愉悦,尤其是吃到馒头里夹着的辣子鸡蛋时,满足地都眯起了眼。

  不像前两顿,吃几口就没胃口了,偶尔还想吐。想来是嫩辣椒打开了她的味蕾,这是好事儿。

  琢磨着哪里弄点肉来,和豆腐一起做麻婆豆腐,她应该会喜欢。

  再者答应了要奖励老金爷俩,顺便再买条筒骨。

  筒骨汤她也要多喝,医生说怀孕的时候母体容易缺钙,喝骨头汤多少补补。

  可明天要去海城,和后勤的采购车约好五点半在大院门口等,搭到长途车站,正好赶首班车。只好等海城回来了。

  回过神,才在陈团投来的古怪眼神中解惑道:“我给它们在岗亭旁搭了个窝,住家里太闹腾。”

  “住楼下也好,顺带帮忙看个门。老金的年纪,继续服役是不行了,可看家护院还是有两下子的。”

  陈团轻咳了一下,心说小向俩口子的感情也太好了吧,吃顿饭还黏黏糊糊的,看得他老脸都红了。幸好喝了点酒,脸又黑,好悬没让人看出来。

  顿了顿,有点会过意了,惊奇道:“照这么说,老金真的生了个狼崽子?不对,是母狼给它生了个狗崽子?哪里的母狼那么……咳,有眼光啊,居然挑中了老金。我还以为是大伙儿胡扯的,居然是真的,正宗的狼狗啊!我去!兄弟,你走大运了啊,正儿八经第一代狼狗,啧啧啧!你就没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向刚挑眉看他。

  陈团兴奋地说:“送它入军营,接替老金军犬王的位置啊。老金之后,还没诞生过破它记录的军犬王。要是你家的小狼狗去了,还有别人家的狗什么事啊。妥妥滴子承父业,不,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向刚白了他一眼:“它都还没戒奶。”

  “这有什么,狼长得多快啊,前一秒还在吃奶,下一秒就能手撕猎物吃生食。而且又不是今年就参加,带它训练个两三年,绝对威风凛凛。”

  陈团还在一个劲地鼓动向刚把小金牙送去部队训练成军犬,向刚没马答应,只说要考虑。

  盈芳也是这个意思。

  奶都没戒呢,一进门就翻箱倒柜找麦乳精,巴巴的馋样像足了年轻时候的老金。果真是“子承父业”,都一样的热爱美食。

  送走显然还没聊尽兴的陈团,夫妻俩收拾收拾了床。

  “我明天要去趟海城,搭后勤采购车到市区的长途车站,五点多就要出门。你明天想吃什么?”拉了灯,向刚搂着媳妇儿柔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