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55章 赏个脸呗
  李家大儿媳妇绿幽幽的眼睛盯着婆婆手里的信封:“人多眼杂啊娘,澳门赌博网站:要不都我先收着。回了家咱们再……”

  李大娘一听有道理,马上把信封给了儿媳妇:“好好好,那你快收好。时间不早了,现在去,还能赶上火车吗?”

  “赶得上。”李家老大插了一句,讪笑着对李建树说,“阿弟啊,既然你想留在这儿养伤,那咱们先回去了。出来前,大队长再三叮嘱咱们农忙前赶回去。”

  “是啊老二,你在这吃的用的都不缺,开销有部队,那就住到伤好了再出院。咱们这一天天的,开销实在太大了,总不能这么多人就为了陪你,把家里的活丢下不管吧?那下半年吃啥?”

  李家人义正言辞地说了一通,不带一丝留恋地退了场。

  病房里重新归于宁静。

  向刚看了李建树一眼:“你把钱都给了他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李建树从枕头底下摸出半刀挺括的十元纸钞,没什么表情地说:“大约给了一半。”顿了顿,又说,“这是答应他们的。”

  向刚一时无语。

  看李家人那副贪婪的嘴脸,压根没考虑信封里的到底是一半还是全部吧?这一家人可真是……

  好在不算太笨,关键时刻留了个心眼。

  “其实他们就算全部拿走,我也想好了,这笔钱算是下半辈子的孝敬钱。腿伤成这样,以后能不能挣钱都俩说。给他们了我也心安,至少不欠什么了。”

  “会好起来的。”向刚拍拍他肩膀。

  “你今天是特地给我送钱来的?”李建树抬头看他。送走家人后,心情反而平静不少。

  向刚笑着起身:“我媳妇来医院有点事儿。”

  敢情给他送钱只是顺道过便。李建树默默地抽了一下嘴。

  “差不多也该走了,你好好养伤。”向刚看了眼手表,差不多快中午了,启动仪式应该结束了吧?

  想到中午,向刚脚下一顿,瞥了眼伤患:“你一日三餐都怎么解决的?”

  “这个倒不愁,陈团交代好了,护士会帮我带上来的。我只是腿伤,胳膊和嘴都能动,能吃能喝。”李建树自嘲地笑了一下。

  “那行,有事让护士打电话。出院时间定了也让人传个口信。”向刚怕媳妇儿等急了,说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盈芳结束启动仪式,被贺医生领到他的办公室坐着。

  “小向还没回来,你先在我这歇着吧。孩子几天了?”贺医生笑眯眯地问。

  盈芳笑着说:“才四十来天。”

  “那预产期得等过年了吧?”贺医生推算了一下,估出了个大概的数字。

  盈芳点点头:“嗯,正月上旬的样子。”

  “那过年差不多快生了,还回老家不?”贺医生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顺嘴问。

  盈芳愣了一下。

  是啊,正月里生,那过年肚子老大了,有些早产的,确实临盆了。挺着那么大个肚子挤火车、走远路,不知要不要紧?走一半在路上生了怎么办?那就尴尬了。

  “不回去了。”向刚推门进来,朝贺医生点了一下头,果断地回道。随即蹲到媳妇儿跟前握着她手问累不累。

  贺医生看得好笑:“你拜托我的事我能不上心?放心吧!除了鼓掌欢迎院长致辞,其他时候都坐着呢。结束就带来我这儿了。话说,你刚说不回去了啥意思?留在部队过年了?”

  “嗯,她不方便就不回去了,反正也没几天假,就不来回赶了。”

  “那不如上我家一起过?”贺医生提议,“你们师长、团长的丈母娘家都是当地的,估计不会在大院过年。就你们小俩口该多冷清啊,反正我家房间够,横竖添两副碗筷的事。”

  “到时再说吧。”向刚没把话说绝。

  贺医生笑着说:“行,反正离过年还早。接下来碰面的机会也多,随时能敲定。对了,你说的狂犬疫苗,我们医院确实没库存了,我找我师兄单位调剂了一支,过两天就能到。你也别让那伤患跑来跑去的了,我到时带去霞山镇,上门给人打吧。算是看在咱们老金的面上。”

  “也好。”向刚说道,“那人是霞山林木的管理员,平时住在山上。到时我陪你跑一趟。”

  “行了,知道你心疼媳妇儿。”贺医生打趣他。

  盈芳见狂犬疫苗落实了,松了口气。诚挚地谢过贺医生。

  “谢啥!你不也帮过我?我那老朋友的嗓子多亏了你。他这人记仇也记恩。这不,最近说要来咱们这出差,让我从中牵个头,约你们小俩口出来吃顿饭,这个脸你们可要赏我啊。”贺医生笑着看两人。

  盈芳忙说:“贺医生您客气了。”

  贺医生利落地拍板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他来了咱们再好好聚聚。”

  向刚则无所谓,他当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伸手牵起媳妇儿:“走吧,我带你去妇产科看看。”

  “不用了吧?”盈芳犹疑了一下,“这两天感觉挺好的。”

  “乖,去看下放心。”向刚小心地扶着她,就像扶着一个易碎的花瓶。

  贺医生见状,忍着笑说:“对对对,看下放心。妇产科主任和我老伴很熟,你报我名字,她就知道了。一会儿检查完在我这吃了中饭再走吧,我去食堂打几个菜上来。”

  “中饭就不了,一会儿还有事。”向刚冲他摆摆手。的确还有事,一早就答应陪她去趟城西。

  ……

  妇产科出来,向刚才稍稍放心。

  但还是很小心地护着她走路,生怕被行人撞到了。

  “那不是盈芳妹子嘛!”陈旭亚路过军医院,无意间看到盈芳,惊喜地走上前。

  盈芳看到她也很高兴,打了招呼后问:“旭亚姐你这是上哪儿去啊?”

  看她肩上挎着包袱、手上拎着行李,瞅着像是搬家还是走亲戚?

  “不怕你见笑。”陈旭亚叹了口气说道,“航航的病拖太久了,手术前得做好几项检查,手术完了打针吃药也需要钱。我把嫁妆理了理,拿去收购站能换一点是一点……”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