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54章 趁早离了
  把人送到贺医生那儿后,向刚去了趟病房。

  李建树这会儿正醒着,睁着眼看着天花板,胡子打从去运城抗灾就没修过了,长得都卷边儿了,人又颓废,跟个野人似的,简直没法直视。

  向刚心下叹了一声,把随带的信封拿出来,走过去放他手上:“陈团托我捎给你的,上头拨下来的抚慰金。他这几天手头事情多,一时半会走不开,等你出院了再来看你。几时出院定了么?”

  李建树垂眼看着手上的信封没有说话,半晌,幽幽道:“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这没头没脑的。

  向刚抽了一下嘴。

  见时间还早,媳妇儿那边料想没那么快结束,便拉过凳子坐了下来。

  怎么说也是一个团的,也曾并肩作战过,人受了伤陷入迷茫,于情于理都该耐下心听他发几句牢骚。心里的郁结散了,说不定就振作了。

  “我媳妇儿嫌我不中用,总拿钱贴补老家,对她、对闺女不够关心,质问我是不是从没把她们放在心上……

  我只是觉得,爹娘把我拉扯大不容易,小时候家里穷,爹娘一心盼着我们两兄弟能成器点。如今我成器了,照顾家里不是应该的吗?再说,送我参军这些年,家里少了个壮劳力,生活艰难很多。我的津贴不少,老家那边吃用却靠工分,一年到头见不到肉食,每个月寄点过去帮他们改善一下伙食,这不是做儿子的应该做的?

  至于我爹娘拿我寄去的钱、票补贴我大哥一家,也能理解。我出来以后很少回去,二老全靠大哥大嫂照顾。我这条命是军队的,除了寄点钱回去,别的,想孝顺也孝顺不了。她为啥就不明白呢?

  总说我娘嫌她生不出儿子,可我没嫌她啊。我们一家三口住在这里,离老家十万八千里的,她干嘛老把几年听一次的话放在心上?为什么不多看看眼前?

  这次我娘是过分了点,一来就问我讨抚慰金,我也不是帮二老,我是怕她性子烈,一言不合跟娘他们吵起来、打起来。毕竟是儿媳妇,打公婆这话要是传出去,吃亏的还不是她?可她张口就要离婚……算了,离吧!年轻的时候就配不上她,何况是现在这副倒霉样……”

  向刚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李建树为人还是不错的,澳门赌博网站:就是耳根子软、对老人愚孝。

  虽称不上多大的毛病,但在爹娘和媳妇儿起冲突时,是男人就该拿出男人的魄力来,而不是一味迁就某方。

  “她说出院那天去民政局把婚离了,然后该算的算了。算什么呢?一塌刮子就这笔钱,爹娘拿走一半,剩下的她要就都她拿去吧。本来想等这次任务结束,给她买辆自行车的,这下也不用买了,钱给了她,爱买啥买啥……”

  李建树苦笑了一下,闭上眼。

  眼角有泪珠打滚,最终顺着耳朵淌到了枕头上。

  向刚怕他尴尬,默默地收回视线。

  “别忘了你们还有个女儿。想好了跟谁?”

  大院里都在传跟男方。可抚慰金都被瓜分没了,跟了他,怎么养活?他自己都需要人照顾。

  向刚暗暗摇了摇头,实在无法苟同李建树的想法。

  李建树紧了紧握拳的手,赌气般地说:“跟我!省得妨碍她再嫁。反正我这副鬼样子,是不可能有人要了。现有的都跑了。”

  提到女儿,李建树一脸内疚和怜惜,问起女儿的近况。

  向刚把知道的说了:“基本住在陈团家,嫂子跑市区的时候,就住在老王家。放心吧,大伙儿都很照顾她,有什么吃的也会给她送去。当务之急,你先把伤养好了。别的,等出院再慢慢筹划。”

  李建树抿着唇,点了点头。

  这时,病房外的走廊里,由远及近传来喧闹声。李建树脸色一沉,将信封塞到了枕头底下。

  向刚挑眉看了他一眼,正想起身告辞,李家人叽叽喳喳地挤了进来。

  “建树,娘跟你说,你趁早和你媳妇离了,咱们回家养去。这里住着打针吃药,一天下来你猜要多少钱?简直宰人啊!上回你们领导不是说了?住院期间的费用都公家出,那咱们不住了,提前出院,让部队把钱算给我们……”

  “是啊建树,我和你大哥出来这么久了,损失多少工分啊。不如回家养去?放心,部队欠你的钱让你大哥讨去,一分不少地讨回来。你看马上就七月了,咱们一大家子出来这么久,要是赶不上分夏粮,回头拿些挑剩下的烂谷子给咱们,那可就亏大发了。”

  李家婆媳一进门就嘀嘀咕咕,李建树的娘,边说边还动手收拾起行李,一个劲地催儿子出院,剩下的医疗费让部队折成现金补偿他们。

  李建树气得满脸通红,悲愤道:“娘!我的腿还不到出院的时候!老家的医疗水平根本没法和军医院比,你是想让我一辈子都打瘸吗?”

  “这不是已经打瘸了吗?”李大娘嗫嚅了一句,“留在医院还能怎么样啊?”

  李建树气得血液上涌,差点得脑溢血。

  “那不说这个了,部队答应的抚慰金总该拿回来吧?要不让你哥去催催。这都多久了,咱们一家出来这么多天,少挣多少工分啊。你嫂子说得对,再不回去,赶不上分粮,回头留给咱们家一堆烂谷子,那不亏大了。而且住在这里,哪哪都要花钱……”

  “抚慰金四营长帮忙送来了。”李建树闭了闭眼,实在不想听他娘每次来每次重复的碎碎念。

  一听送来了,李家人眼睛一亮,先是看了默然站一旁的向刚一眼,继而齐齐转头盯着李建树。

  向刚也转头看李建树。不明白这样的家人,他为什么还要把伤腿换来的抚慰金拿出来,全部给了他们,他以后生活怎么办?

  李建树苦涩地笑了一下,从枕头下拿出信封。

  李大娘几乎是秒抢,一把从儿子手里夺过信封,摸了摸,撇嘴道:“也不厚啊,断了条腿,以后还不知道咋弄呢,才给这么点?真的都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