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53章 宠妻大魔王
  陈团能不答应吗?

  “正好,澳门赌博网站:李建树的抚慰金下来了,你帮我带给他吧。”陈团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蛮厚的牛皮信封,让向刚捎给李建树。

  “拨下来有一阵了,这几天会议多,抽不出空。既然你去,顺道带给他。再问问哪天出院,我给安排车子,送他火车。”

  向刚点点头。

  行了军礼正要走,被陈团按住了肩,暧昧地瞅着他笑:“听说你媳妇儿怀了?”

  向刚:“……”领导你这么八卦你媳妇知道吗?

  向刚在部队被诸多人问及媳妇儿有孕的心得体会,盈芳在大院也同样不寂寞。

  熟悉的军嫂们轮番门,起初是出于友好、来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看到金牙,瞬间被可爱的小狼狗激发了母爱,围着它逗个不停。

  家里条件好的,还送来大筒骨,让盈芳炖汤给小金牙喝。

  看得老金这个狗爹都吃醋了。

  想它一介军犬王,退役前给部队立下多少汗马功劳,退役后也不见有这样的待遇。小崽子才多大,就捕获了一锅爱心骨头汤。

  心塞啊……拔凉啊……

  直到小狼狗推着它的专属饭碗,把浓香扑鼻的骨头汤推到它老子跟前,独自别扭的老金方才释然:好嘛!虎父无犬子。说明老子基因好,生的崽子,还没戒奶,就有此等待遇了。等到成年还了得?

  儿砸!老子以后的伙食,靠你了!

  阿嚏!小狼狗打了个秀气的喷嚏,咕咚咕咚喝起盈芳给它冲泡的麦乳精。

  相比骨头汤,它更爱麦乳精。

  门围观小金牙的家属,直到晌午了要做饭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走前拉着盈芳说:“小舒啊,你不考虑在天井建个狗窝吗?那样我们有剩饭剩菜啥的喂它们也方便。”

  盈芳说:“嗯,回头我和老向商量一下。”

  当天,向刚从部队回来,她就提了这个事。

  向刚确实也有这个打算:“老贺同我说,怀了孩子最好别和猫猫狗狗住一块儿。况且有了孩子,西屋迟早要收拾出来,早点给老金爷俩建个窝也好。”

  “那你说建在哪个位置好?车棚旁边那块空地怎么样?向阳又开阔,出去就是天井。”

  俩口子意见一致,盈芳开始给狗窝选址。

  “车棚那不好,人来人往的,太烦。老金是没问题,金牙太小,又没受过训练,咬着人就不好了。”

  “那你说哪里好?”

  向刚双臂撑着阳台栏杆,下下做俯卧撑。没办法,媳妇儿怀孕了,太多精力没地方发泄,只能随时随地运动。

  想了会儿说:“先别急,等我问问门岗,他们要没意见,把老金爷俩安置在岗亭边吧。那里安静,有卫兵守着,孩子们不敢那个旮旯角玩,对金牙也安全。等它大了,再另寻地方。”

  没准,那时他能更一个台阶、在市区安家了。像曾经的柳副师长一样,选个交通方便、又独门独户带院落的宅子,就他们一家人住。

  盈芳怀了孕,家务活几乎被向刚包揽了。

  夏天用水量大,雨季时自来水还算充沛,雨停了一个礼拜,就开始断断续续停水了。洗衣服得去天井,向刚能让她去吗?

  于是,比平时早起半个钟头,出门前先把炉子生起来,然后下楼在水井边洗衣裳,回来晾好开始烧水做早饭。

  向家的灶头粥香四溢了,隔壁几家的主妇才起来。

  医生说了,怀孕初期不用大补,偶尔熬点红枣粥、豆沙汤足够了。向刚就把家里囤着的红枣、红豆翻了出来,枣子煮粥、豆沙熬甜汤,中间再夹杂着蔬菜粥、鸡蛋面……总之,一个礼拜下来不带重样的。

  晚回来得也比平时早了,反正不出任务,营里他最大。回家前先去山脚的菜地,摘菜、捉虫、松土、浇水。还挑了个人迹少的地方设了个陷阱,希望运气好能猎只山鸡回去给媳妇儿补身。

  午饭是无论如何来不及做了,直接从食堂打包。

  据说孕妇的口味变化大,今儿想着吃这个、明儿想着吃那个还算好的,有时候前一秒想吃的东西,下一秒放眼前了说是没胃口、想吐了。

  向刚干脆每样主食都来一点,菜也是尽量挑清爽、开胃的买。两个铝盒、一个保温桶,装的满满的挂自行车龙头,叮铃铃地载回家。

  没几天,大院里的军属们都知道了中单元出了个宠妻大魔王。

  睡到自然醒,起来有现成早餐吃还是搭配合理的营养餐,吃完也不用干活,只要把碗泡在锅里就行,什么洗衣服啦、扫地啦、掸灰尘了统统不需要她做只需坐在阳台乘乘凉、看看书学校那边就快考试、放假了,怀孕头三个月生怕坐胎不稳,向刚找校长开了个假条,到时去考个试就行了渴了有红枣豆沙汤、闷了吃水果逗二金、乏了床休息午饭有人送、晚饭有人做。天黑有人陪……

  特么这真的只是普通孕妇?而不是哪家德高望重的贵太太?

  李双英几个熟识的,又是自己团的军嫂还好,顶多打趣盈芳几句,别个团的军嫂那话语就酸了。

  “切!不就怀个孕么,到时候生不出儿子,看她怎么得瑟。”

  “就是!怀个孕就把男人支使得团团转,这要是生了儿子不得飞天啊?这样的女人,要换是我儿媳妇,老娘一巴掌挥过去……”

  “听说她没公婆……”

  “难怪!”

  “……”

  这些酸言酸语盈芳自然听不到。其实她在家里,并不像外界猜的那样吃了睡、睡了吃,啥活都不干。

  向刚没收她的掌厨权,主要是怕她被烟熏着、呛得厉害了伤及宝宝。为了安他的心、免得他在训练场分神,就由他去了。

  但闲下来,不是看书复习、就是踩缝纫机做小衣裳,也很充实好伐。

  眨眼就到了周三,军医院的中草药运动启动仪式。

  正好,团里有车去市区,向刚前一天就约好了,到点等在大院门口,陪媳妇搭顺风车到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