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52章 禁欲系老金
  红着耳根,推他出东屋。

  “你去看看小金牙,别把我堆在西屋的棉花给咬烂了。”生怕男人不乐意,盈芳又补了一句,“回头要给宝宝做棉袄、包被的。”

  向刚本来确实有给她擦澡的意向,可媳妇儿不同意,还能咋地?

  再者听她说西屋的棉花有大用,不能让小狼狗乱咬,只好叮咛她小心点、别滑跤了,然后乖乖退出睡房来到西屋。

  小金照例盘在窗棱上,老金趴在窝里半睁着眼,至于那头新加入的家庭成员小狼狗,还在和皮球耍得欢。

  “别闹了,要玩明天下楼玩,今天该睡了。”向刚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棉花袋,确保完好无损,把球捡了起来,无视小狼狗竖着毛发、龇牙咧嘴的凶相,反手带上门出去了。

  没了饭厅照进来的光亮,西屋陷入黑暗。

  小狼狗呜咽一声,垂头耷脑、好不委屈。

  老金伸出前爪,把小狼狗拨到自己身边,安抚似地拍了拍儿砸的头:乖,明早带你下楼玩。

  小狼狗这才温驯地挨着老金趴了下来。

  夜渐深,小俩口洗漱完,相拥躺在床上。

  男人的大掌一直覆在她小腹上,呼出的热气喷在她颈窝,腰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动一下烫三分。

  盈芳挪了一下身,却被他拥得更紧。

  “医生说了,头三月”

  “我知道。”男人闷闷的嗓音从她颈窝间传来,带着点沙哑。

  知道还抱这么紧,这不是折磨他自个么。盈芳有些无语。

  索性岔开话题,免得他越忍越克制不住。

  “对了,你明天有没有空?抽时间给贺医生去个电话吧。”

  “嗯,是不是周三的启动仪式请假?”他聊胜于无地吻着她,一下、一下,温柔又缠绵。

  “不是啦。”盈芳被动地迎合他的柔吻,“是想问问军医院能不能打狂犬疫苗。”

  “怎么?”向刚蓦地顿了一下,“你被小奶狗咬了?”

  “不是我,是山上的管理员。如果这山里找不出第二头狼的话,他说的母狼应该就是老金的媳妇儿、小金牙的娘。他兄弟的伤应该是被小金牙咬的,化脓发炎了,我给开了几天的汤药。但针的话,镇上医院没有,军医院那边不晓得能不能排上队。”

  向刚之前确实听她说过,某天下山时遇到个伤患,还道是摔伤的,没想到是被小狼狗咬的。

  狗咬了最好打个预防针。建国初期,有好几个省区相继爆发大规模狂犬病,传染源就是猫狗等畜生咬伤。之后国家每年都计划生产一定量的狂犬疫苗,分发到爆发疫症的地区。

  省城这边没怎么听说,就算有也是个例,影响不大,分配到的疫苗也不多。而且这种近乎急救性质的药品,往往被有权阶级握在手里,没人脉还真不好弄到。

  但既是老金的儿砸并且可能是唯一的儿砸惹出来的祸,媳妇儿也揽下了,多难都得试试。

  于是,第二天,向刚到了部队就给贺医生拨电话。打的是医院总机,等了十分钟才把人等来。

  “老贺,我向刚。”

  “听出来了。”贺医生的笑声从话筒那头传来,“你不打给我,我也正准备找你。启动仪式定在周三,这事我说了吧?让你媳妇儿别忘了。另外,我带队的小组活动地点设在霞山,正好是你们那片区。你媳妇不用夜不归宿了是不是很开心?哈哈!我们医护人员就住镇上旅馆,介绍信都开好了”

  “咳。”向刚打断他的话,“今天找你主要不是为这个事。”

  “咦?那啥事儿?你说。”

  “我之前领养的退役军犬,前阵子生了崽子,小崽子牙口锋利,调皮捣蛋咬伤了人,想问问军医院有没有狂犬疫苗可以打?”

  贺医生噎了噎。谁家的狗崽子咬伤人,主人家是介个态度的?未免太宠了吧!搁我家那蠢狗,不打得它满地找牙老子不姓贺!

  咦咦咦?向营长你说神马?你家的狗生崽子了?你家那狗不是退役军犬吗?听说虚岁十一了,尼玛老当益壮啊!

  “老金生崽子了?这好事儿啊!”

  贺医生一改起初的无语状。

  不止一次听人讲述七一三部队的军犬王。毕竟军医院住的大部分都是军人,各部队之间经常有比赛,军犬当然也有军犬的比赛。

  老金年轻那会儿,那可真叫威风八面。各种赛事排行榜,只要它上场,绝对横扫各路、威震八方,就从来没见它失手过。

  退役后依然被津津乐道。听说被人领养了,贺医生还特地托人打听过,生怕领养人不够诚心、欺负老金,得知是向刚才放心。

  “可是不对啊,你上哪儿找的母狗?它乐意?”贺医生反应过来后,惊诧极了。

  要知道,老金在服役期间,可是出了名的禁欲。每次到了交配季,训导员给它们准备好母狗,别的军犬闻到骚味就扑上去了,它却昂着脑袋坐在一边。相比那些母狗,它对训导员手里的肉骨头更感兴趣。

  成年期那么禁欲,想不到步入老年了反而

  贺医生抽了抽嘴,轻咳一声说:“改天一定上你家看看老金和它的小崽子。”

  向刚说:“随你,但疫苗”

  “疫苗我得问问。”贺医生没等他说完,就接过话,“这针配额有限,不过你也别担心,大不了我托西市的师兄,帮我调一支过来。肯定不让你家崽子背人命。”

  他家崽子?这话说的

  他家崽子还在媳妇儿肚子里呢。

  这正是向刚要说的第二件事:“我媳妇有了,进山能不去吗?家里草药囤了不少,上交作业绰绰有余。”

  贺医生好不惊喜:“你小子能啊!这么快就让你媳妇怀上了?行吧!这是特殊情况,我有数了。但周三的启动仪式还是来一趟吧,毕竟占了个名额。院领导对这个活动十分重视,不来怕是要挨批评。”

  “行。”向刚一口答应了,心想也好,去了顺便做个产检。

  挂了电话找陈团告假,周三要陪媳妇儿去军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