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50章 老子媳妇是山花
  看着小狼狗甩着尾巴兴奋地从屋里跑到阳台,澳门赌博网站:又从阳台跑到厨房,不时还就地打个滚,她不禁有些发愁:老金的伙食主要是它自己或小金帮着解决的,小狼狗这么吃得了那么血淋淋的大肉吗?

  直到看到小狼狗拖拽着一罐麦乳精,在地上扑腾,盈芳张了张嘴:好吧,这小家伙大概还没戒奶。

  向刚回来的时候,饭菜已经上桌了。

  盐水毛豆、酸辣白菜、辣子炒熏兔肉、水蒸蛋。

  还有一盘色泽鲜亮的山葡萄。

  “这么早开饭?”向刚笑睨她一眼,把手里的饭盒给她,“很久没吃鱼了,今天食堂有,我打了一份。”

  “那菜做多了。”许是饿了一顿,烧饭的时候特别想吃,尤其是酸的、辣的,一不留神烧多了。

  “没事,多吃点。吃不完明早下泡饭吃。”

  盈芳听他这么说,把饭盒打开,里头是半满的一盒红烧鱼块,酱香味浓郁,她却没来由得感到一阵恶心,匆匆搁下饭盒,冲到水房干呕。

  “怎么了?”向刚一脸担忧地跟过去,顺着她背问,“身体不舒服?”

  “就觉得恶心。”盈芳拧开水龙头,捧着清水漱了两下口,顺便洗了把脸。

  向刚拿来毛巾,轻轻覆上她脸。

  “我自己来。”盈芳伸手要接。

  “别动。”

  向刚擦得很认真,待水渍都擦干了,才收回手,牵着她回屋。

  “先吃饭,吃完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向刚把红烧鱼盖上了,既然她闻着味儿都犯恶心,还是别吃了。把水蒸蛋挪到她面前。

  盈芳秀眉一蹙:“这么晚了,而且我就胃不舒服,应该是中饭没吃的缘故”

  “为什么不吃?”向刚瞪她。

  “我上了趟山,下来遇到个伤患,是山上的管理员,帮他处理了一下伤口,又采了点草药,回来晚了”盈芳越说越小声,到后面,跟蚊子嗡嗡嗡差不多了。

  向刚见她这副表情,无奈又好笑:“我又没凶你,你怕什么。”

  盈芳讨好一笑:“怕你生气嘛。我也不是故意不吃的,本想着中午回来的你别生气了,下回出去,我带几个馒头在身上,这总行了吧?”

  说话间,小狼狗喝饱麦乳精,打着饱嗝从西屋出来。

  向刚和它来了个四目相对。

  一人一狗:“”

  皆是茫然的表情。

  盈芳想不出更好的介绍词,干脆直截了当:“这是老金的儿子。”

  向刚以为自己听错了:“谁的儿子?老金?”

  “是啊,和母狼生的哦,正宗的狼狗。”盈芳说到这儿也挺困惑,“说来也奇怪,我听管理员说,这一片原先没狼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太平。这段时间才听到狼嗥,还说就看到过一头母狼和一头小狼崽。你说会不会就是老金的媳妇和孩子?那它们以前住哪儿啊?来了这里之后也没见老金出去撒野,难不成”

  向刚和她想到了一块儿,几乎和她同时出口:“雁栖山?”

  “嗷呜”

  老金像模像样地嗥了一嗓子,像是在说:对滴对滴!老子的媳妇就是雁栖山的山花!

  挨了向刚一记眼刀子,才又乖乖缩了缩脖子趴回阳台。

  小狼狗绕着向刚的脚脖子来回嗅了嗅,记住他的气味后,屁颠屁颠地跑到老金身侧,腾出前爪碰了碰老金,然后四脚朝天躺好。

  大概又想到下午在山里玩的游戏了妥妥滴躺平任调戏啊。

  盈芳看得直乐,饭都不记得吃了。

  向刚拧了拧眉心,拿这一屋子不省心的人和宠物没辙。

  吃过饭,他推上自行车,要带她去医院挂急诊。

  盈芳再三表示不难受了,犯不着特地跑医院。可仍被他牵下楼、抱上了自行车。

  她扶着他的腰,侧坐在后座,看着一路晃过去的晚景,忍不住问:“冯嫂子和三营长要离婚这事,你听说了吗?”

  “嗯。”

  “那你怎么想的?”

  “”

  向刚一时无语。

  别人家俩口子闹离婚,问他怎么想的?小媳妇儿这是杞人忧天了吧?

  顿了顿,说:“选择权不在三营长手上。”

  “为什么?”盈芳讶然问,“是冯嫂子提的离婚?”

  “谁提的不重要。”

  盈芳眨眨眼,没听明白,还想再问,医院到了。

  向刚一手扶着自行车,一手搂着她腰,抱她站稳后,停好车,带她到了急诊室。

  急诊室里就一个值班医生,晚上也没什么病人,正拿着报纸悠闲地看着。

  见有病人来,报纸不撒手,只抬了抬眼皮问了句:“哪儿不舒服啊?”

  “她晚饭前吐了。”回答的是向刚,“也不算吐,胃里没东西,就干呕,呕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样啊,坐下我看看。”

  医生放下报纸,拿过听筒,先听了听盈芳的心率,又翻了翻她的眼皮、看了她的舌苔,最后把了个脉,问她这几天有没有异样、吃食方面有没有变化、最近那次月经什么时候

  说到月事,盈芳身子一僵。

  “是不是迟了?”医生笑眯眯地问,放下手里的东西开始写病历,“行了,应该就是了。月份还别累着就行。初期有这些那些个不舒服很正常。”

  向刚有点傻眼,半晌,抓着那医生的手问:“您的意思是,她有了?”音色都颤抖了。

  医生翻了个白眼:“合着我说了那么多都白说。”

  向刚握着媳妇儿的手紧了紧,抿了下嘴唇,哑声问:“那,我需要做什么?有啥要我忌讳的?”

  医生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怀孕的是你媳妇又不是你,你能做什么?她孕吐你帮她吐啊?”

  “那没别的要注意的吗?对了医生,她今天爬了一天山,中途还饿了一顿。上下楼梯也好几趟,要不要紧?还有上个月淋了一场雨,就连着下大暴雨的头一天,当晚还打了几个喷嚏。五月初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农忙,着实累了两三天,要不,再给做个细致检查?需要什么手续我去办”男人自发激活碎碎念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