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49章 金牙
  老金似乎听到了她的心声,澳门赌博网站:终于回来了。

  盈芳提着的心刚要落回原处,抬眼瞄到它身后跟着的东西,蓦地,心又吊到了嗓子眼。

  那是一头和老金一般大小的……狼。

  且看它俩的互动,多半是一头母狼。

  盈芳喉口颤颤,快速抱起脚边兀自玩耍的小狗,往溪涧方向挪了挪。生怕母狼突然发难。

  没成想,怀里的小狗,看到母狼,“嗷呜”一声,欢快地窜了出去。

  母狼蹲下身,抬起前脚掌,亲昵地拨拨小狗的脑袋,随即低头舔舔它的毛发。

  小狗享受地四脚朝天、露出肚皮哼唧。

  老金则傻兮兮地蹲在母狼旁边,看小狗卖萌。

  看去,俨然“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

  盈芳脑袋里有根弦貌似“嘣”地一声断了。

  后续怎么互动的,她没印象了,只知道意识回归原位时,老金和母狼已经告别,她也已在返程途中。

  小狗……哦,不、确切的说是小狼狗,由老金驮着,正好奇地东张西望。

  老金亦步亦趋地跟在盈芳身边,不时地呜咽一声,像是在解释什么。

  盈芳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打算把“私生子”扶正了?

  “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和……咳,和那头母狼勾搭的?”

  盈芳揪了揪老金的耳朵。

  小狼狗忽地炸毛了,瞪着盈芳的手,似要扑去撕咬。

  盈芳讪讪地收回手。

  老金扭头舔了舔“孝顺儿砸”的前腿,又踱到盈芳脚边蹭了蹭女主人的裤腿。

  小狼狗仿佛懂了,嗷呜一声,竖起前腿,收起利爪,友好地碰了碰盈芳。

  盈芳看着小家伙跟变脸似的,瞬间炸毛又瞬间恢复软萌,内心仰天长啸: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小金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特意抚慰她受伤的心灵,回去时带她走了一条没什么人迹的路,在隐蔽的草丛和树丛底下,发现了不少野鸡蛋。

  盈芳感慨万千,莫非这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老金带着小狼狗也找到了一窝,兴奋地齐伸爪,大的把几颗蛋当皮球一样拨,小的有样学样,结果蛋碎了,淌出黄白的蛋液。

  父子俩大眼瞪小眼,最后老金被儿砸软萌的小眼神打败,无辜地看看盈芳,末了扯扯她的裤腿呜呜呜。

  敢情还委屈了。

  “好啦,不怪你,你是无意的。”盈芳无奈地拍拍狗头。

  这家伙才松开她,继续驮着宝贝儿砸肆意撒野。

  看到它如此幼稚的一面,盈芳莫名想,老金一把年纪有了后代,大概、可能、也许,很开心吧?

  盈芳给小狼狗取名金牙。

  其实更想唤它狼牙,可不就是狼嘴里吐出来的肉么,哼哼。

  小狼狗貌似很喜欢这个名字,围着盈芳撒了会儿欢。

  一人三金一路扫荡,收获了不少野鸡蛋。

  小金把她的竹筐扛来了,把鸡蛋埋入草药堆。

  看天色不早了,盈芳的肚子唱起空城计,中饭没吃,又跑了这么多路,不饿才怪。

  “走吧!下山!”

  “嗷呜”老金欢呼一声,驮着“老来子”跃出老远。

  “不许装狼叫。”盈芳追在后头气急败坏。

  “妹子!”下到半山腰,壮汉等在那儿,“我找了你一圈,没看到你,你没去山坳吧?那里真不安全。”

  “没呢,谢谢大叔。”盈芳笑吟吟地说,“大叔,我去把草药分好,你记得按时煎。这些应该够吃三五天的,过几天我会再来看你们。”

  “谢谢妹子,不知这诊疗费……”壮汉犹豫地问。

  盈芳笑道:“不用,不过是举手之劳,大叔别放在心。”

  壮汉感激地朝盈芳鞠了一躬,腼腆地递给她一篮山果:“这是我刚摘的,酸酸甜甜的还算开胃,妹子带回去打个牙祭。”

  盈芳看着篮子里新鲜又饱满的野果,有山葡萄、野桑葚、山梨、野毛桃……

  好走的地方根本找不到卖相这么好的果子,这些,恐怕是从危险的崖壁边摘来的。

  “大叔,这……”

  “收下吧!和妹子的仗义比起来,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盈芳看出这是对方表达谢意的方式,想了想也就没再推辞,把分拣好的草药留下,进屋给伤患把了个脉,又仔细检查了伤口。

  “烧开始退了,这是好现象。再喝几天药,等伤口收拢结痂,就没事了。”盈芳怕他们不放心,报了自己的住处,“有什么突发症状,到山脚西首的军属大院来找我就是了。”

  壮汉送走盈芳,回到阴暗的石屋里和年轻男子面面相觑,半晌,哑声道:“阿聪,她是七一三部队的军人家属,要不我……

  “不要!”年轻男子红着眼急急打断他的话,“不要自首!”

  “可我不能拖累你们。要是被她的人找到这里,咱们仨……”

  “那就同归于尽!大哥!反正我这条命也去了一半了,小光也说过,大哥在哪儿,咱们就在哪儿。要是那个人真赶尽杀绝,我们就拉着她同归于尽!”

  “你就不怕死啊?”壮汉无可奈何地笑。

  “不怕!”回答斩钉截铁。

  壮汉幽幽叹了一声。

  ……

  盈芳背着竹筐、挎着竹篮,下到山脚,才想起李双英还托她捎点蔬菜回去,于是又绕了趟菜地,自家地里的菜也拔了一些,除了白菜、青菜,毛豆和辣椒也能吃了。

  李双英家的玉米熟了,盈芳摘了几个棒子,又拔了些叶菜,把竹筐压得满满的才回家。

  老金驮着金牙跑在她前面,这会儿已经在大院门口等了。

  俩卫兵不断打量突然冒出来的小狼狗。听盈芳说是老金的后代,都惊讶得不行,回过神纷纷恭喜军犬王有后了。

  盈芳抽了抽嘴,捧了把山果给他们:“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嫂子要是需要做狗窝,我们可以帮忙的。”

  “对啊嫂子,现在天井不开菜地了,你选个地方,我们兄弟帮你搭。”

  盈芳笑着点点头:“行,回头我和我爱人商量一下。有需要肯定找你们帮忙。”

  到家先吃了个早剩下的馒头垫肚子,然后烧火做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