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47章 真掰了?
  没想到被向刚一语成谶。

  三后,澳门赌博网站:向刚假结束。

  盈芳的学校也复课了。

  俩口回归忙碌而又规律的生活。

  这恰逢礼拜,向刚营里集训,盈芳嫌在家无聊,干脆背了竹筐,带着老金去山脚菜地。

  时值六月初,除了早晚还有点凉意,白穿短袖都能出汗。

  盈芳前几用花色清雅的碎布头拼接了一块头巾,包起顺滑的长发,免得出汗了发丝粘脸上;仅着宽摆的窄袖衬衫和不到脚踝的阔腿长裤,一身清爽地下楼。

  在单元门口碰到好几没见的冯美娟,上前关心:“嫂子,三营长伤势怎么样?”

  冯美娟冷淡地瞥了她一眼,一声不吭地越过她上楼。

  走了几步,停下来:“你是不是挺瞧不起我?我一个城里人,明明可以嫁个工人、过上人人羡慕的安稳日子,偏看上个穷当兵的。他家那些吸血虫在大西北心安理得花他的津贴,我和女儿却跟着他省吃俭用。假若他成器些,我也认了。可到头来……算了,分都分了,还这些干什么!”

  “嫂子!”盈芳似乎听到什么了不得事,震惊不已。

  可冯美娟完就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砰”地一声摔上了门。

  “舒,你有没看到冯美娟?”李双英匆匆走过来。

  盈芳点点头:“刚刚上楼。嫂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唉,来话长。”李双英长叹一声,“李建树的父母、兄嫂来了,为那笔抚慰金在病房大吵大闹。李建树那人……唉,孝顺过头,拉不下脸和家人闹,答应分一半给他们,冯美娟不同意,俩口子为这事闹崩了,吵得翻地覆,也不知谁一时冲动提了句离婚,这不,掰了……”

  盈芳张了张嘴,抬头看三楼。

  李双英也循着她的视线往上看,神色不悦:“几岁的人了,做事还这么不经大脑思考,上下嘴皮子一碰,离就离,也不替闺女想想,这样的父母,唉……算了,该劝的都劝了,爱咋咋地吧。你这是去山脚?顺便帮我瞅一眼我家那地,能吃的帮我摘些回来,我去玉香家看看甜甜,摊上这样一对父母,那孩子也够可怜的……”

  盈芳忙:“玉香嫂子一大早带着孩子们去部队操场玩了,是吃了中饭再回。”

  心里跟着叹了口气。李双英昨儿下午去医院,晚了上娘家住了一宿,今一回来就问甜甜。可身为亲娘的冯美娟,一去那么多,回来也不见关心。

  李双英要回家洗衣裳,托盈芳捎几把菜回来,别的也没交代,盈芳便一个人去山脚。

  老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蹲在大门口,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看到盈芳出来,箭一般地冲了出去,畅快地跑了一段,才又折回来踱到她身侧,跑一阵踱一阵,始终没离她太远。

  到了山脚,盈芳先去看了两家的菜地,果然有不少能摘了。不过没马上摘,还要上山呢,气热,这会儿摘了,等回家都发蔫了。

  仍旧选了上次那条山路,不过这回没怎么摘野果,注意力更多投放在草药上。既然决定从医了,草药当然是多多益善了。摘草药之余才顺便撸两把野果。这么一路攀爬一路采摘,到了山顶,竹筐满了一半。

  到了山顶,找了块平坦的山石坐下来歇力。

  老金也着实有些累了,毕竟十一岁了,犬类里称得上老一辈了。哈着舌头蹲在她旁边,两只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山道口。

  “有人来了?”

  “呜……”

  盈芳端正坐姿,把竹筐往身后挪了挪。

  上来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壮汉,穿着土布衬衫,脚上一双灰扑扑的黑布鞋。

  不过让人松口气的是,他上胳膊戴着一个红袖套。

  “你是什么人?来山上干嘛的?”对方操着带有北方口音的普通话,走近了问她。

  盈芳想到贺医的,省城各大医院和卫校这段时间已经陆续开展“中草药运动”了,军医院的启动大会安排在下周三。

  换言之,下周三以后,她就能光明正大进山采草药了。

  于是昂首挺胸地回答:“我是军医院的学徒,进山采点草药。”

  对方显然也看到她护在身后的竹筐了,见里头的确是一些软批批的花花草草,严肃地警告了一句:“山上的树不许砍,哪怕是枝条也不允许。要砍柴去后山湾,那里茅草多。”

  “知道的大叔。”

  壮汉不知听到哪个字眼,抽了一下嘴角。没再什么,转身往另一处山头巡去。

  盈芳长舒了一口气,原地歇了会儿脚。刚要起身,那壮汉又折回来了,看了她两眼,试探性地问:“你是军医院的学徒,那伤口起脓应该怎么弄知道吗?”

  “大叔是哪里受伤了?”盈芳打量了他一眼,没看出他有受伤的迹象啊。

  “不是我。”壮汉摆摆手,挠了一下头解释道,“是我一个兄弟。前几巡山,被狼崽子咬了一口。当时就一个牙痕,没多在意,这两发现化脓了。”

  “这山里也有狼?”盈芳愣了一下。

  “以前是没有的,这段时间才听到狼嗥,具体怎么来的一时半会也搞不清楚。不过好像就一头落单的母狼和狼崽,盘踞在前边个山坳里,不去那边就没事。我兄弟那也是倒霉,被……追一只野兔,误闯了母狼的地盘。不过还算幸运,母狼不在家,只是被狼咬了一口,不然哪还有命……”

  壮汉见老金视线灼灼地盯着他,两只耳朵不时动一下,不由好笑:“你这头大狗一看就很聪明,好像听得懂我的话。”

  盈芳摸了摸老金的脑袋,背起竹筐:“那大叔你带路,我去帮你兄弟看看伤口。”

  壮汉就住在半山腰的管理员宿舍里,是宿舍,其实就一间石头房,屋顶铺了些棕榈和茅草。屋里并排搭着三张床,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

  受伤的是左脚脚踝,伤口明显感染了,不仅化脓,还发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