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46章 盈芳的决定
  “对了,我听嫂子们在唠,部队放了你们三天假?”

  “嗯,不过不能出镇。”

  不能出镇还叫放假?这和随时待命有啥子分别嘛。盈芳撇撇嘴。

  向刚挑眉看了她一眼,刚要说什么,忽见媳妇儿拍了一下额,恍悟道:

  “我知道了,头是让你们在家好好休息吧?在灾区忙着救人救物都来不及,哪来的时间休息。行了,一会儿早点睡,不睡足十个小时不准起床,白天也给我好好歇着!”

  向刚以为她开玩笑,哪知媳妇儿来真的。

  一吃完面,就把他赶去洗漱、泡热水脚,完了撵床,不许他做任何事,只能闭眼睡觉。

  不过他也是真的累了,本来还想抱着媳妇儿来点激烈的。闭着眼想等媳妇儿床了再化身为狼,哪曾想后脑勺沾着枕头不过几秒钟,就会周公去了。

  次日醒来时,窗外鸟鸣声清脆悦耳,霞山镇开出了雨季来临后的第一个太阳。

  盈芳正在阳台晒衣服,看到他舒展着胳膊出来,偏着脑袋笑盈盈浅笑:“睡得怎么样?”

  向刚眉眼含笑,将人拽到怀里,在她嘴角亲了一口:“睡得很饱。”

  “那就好,开饭了。吃了饭我去买菜,你在家帮我看着衣服。也不知道雨季走了没有,要是忽然变天,记得把三脚架拖屋里。”

  “今天不会下雨。”向刚抬头望了望天色。

  盈芳正往厨房走,闻言说道:“雷阵雨说来就来,别看这会儿艳阳高照,啥时飘来一朵乌云就妖风阵阵、电闪雷鸣了。”

  向刚转身跟她进厨房:“昨天回来时,不是看到晚霞了吗?”

  “这和今天下不下雨有什么关系?”盈芳眨眨眼,有点糊涂了。

  “这边有句俗话,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昨天的晚霞那么漂亮,今天肯定是个大晴天,你只管放心晒。”

  “真的?”

  向刚宠溺地拧了拧她的鼻尖:“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有没有。”盈芳笑着躲开,“那等下把垫被拿出来晒晒,好久没见阳,都转潮了。”

  “我去晒吧,等下咱俩一块儿街。”向刚转身回屋搬垫被。

  好不容易放假,哪舍得和她分开,恨不能黏作连体婴。

  “我还得去学校看看,兴许贴出复课通知了。”盈芳盛两碗粥回来说道。

  “嗯,那赶紧吃,吃完出门。”

  然而没等小俩口出门,陈团长寻门来了:“小向,你跟我去趟医院。”

  向刚和盈芳对了个眼神。

  盈芳:不是说不能出镇吗?

  向刚:说好的三天假呢?第一天就来拉长工。

  “行了,你们小俩口别眉来眼去的了,我也是没法子了。”

  陈江见盈芳递来一碗小米粥,并两个葱油花卷,不客气地接过,狠狠咬了一口花卷,边嚼边说:

  “昨儿师长去病房探望,出来后和柳副师长说起李建树的伤,大概是提了句要是没得治、得尽快安排个人接手三营训练的话,好巧不巧被李建树的婆娘听到,在医院大闹了一场,不仅惊动了院方领导,还传到了司令耳朵里,勒令师长务必处理好这个事。”

  师长的脾气他们都知道,邀功时跑得比谁都快,遇到不好的事,就喜欢踢皮球。

  “这不踢给了我,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陈江端起碗,畅快地喝起熬化了的小米粥。

  向刚无语地看他。尼玛你做团长的都一头雾水,还要拉我做陪客?老子抗议!

  “抗议无效!到点了走吧!车子在楼下等着。”陈江起身正了正头的军帽,临走不忘抓了个花卷边走边吃,回头朝盈芳挥挥手,“谢了啊弟妹!在家为这糟心事发愁地吃不下饭,到你这倒是胃口大开,哈哈!”

  向刚叹了口气,不得不回屋换了身军装跟团长去医院。

  出门时对盈芳说:“买了菜早点回家,别瞎逛。想去哪里,等我回来陪你。”

  “行了,我知道的。团长下楼了,你快去吧。”盈芳给他正了正帽沿,送他出了门。

  向刚走后,盈芳坐在饭厅发了会儿呆。

  李建树的事,给她感触很大。原来军人出了事,哪怕救过人、立过功,只要不再适合留部队了,一样会被淘汰出局。

  残吗?当然!

  但同时又很光荣。

  这些最可爱可敬的人哪,个个都是血性男儿,哪怕遭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挫折和困苦,也未必会后悔最初的选择。

  想到这点,盈芳的眼里湿漉漉的。

  向刚,只要你能做到答应我的,你愿在这片天地闯多久,我就陪你多久。

  她决定将医术学习到底。不仅师傅传授的中医,还有这个世界特有的西医,抽时间找些书来看看。

  向刚住院那阵子,她趁机了解了一番这个世界的医疗系统当医生得先进行系统的培训,譬如各地的医科大学,就是最好的培训机构,完了进入这些机构,分配到相应岗位才算正式行医。

  然而有一点她现在没法确定高中毕业有没有机会大学。毕竟大学靠推荐。目前谁也没有确凿的把握说,我一定可以。但如果有这个机会,她打算念医科,毕业后最好分配到向刚驻扎的军医院工作。这样即使他受伤住院,她也能就近参与治疗、妥善照顾。

  定下目标,盈芳缓缓出了一口长气,拿出医书看了起来。

  当天,向刚回来的很晚。

  从医院带回的消息也很糟糕。

  “三营长的腿,保是保住了,但打瘸。”他擦着汗,惋惜地说道,“团长本来想托关系,把他调后勤或转文职的,被他拒绝了……团里给他争取到的最大补偿,是养伤期间的一切开销,以及一笔一次性的退伍抚慰金。”

  盈芳默默听着,末了问:“曾听冯嫂子说,三营长老家是西北大山的,家里来人了吗?”

  “去电报了。不过路太远,即使收到电报马动身,路也要耗两天光景。”

  回想冯美娟在病房里和李建树争执那笔抚慰金的场景,暗暗摇了摇头。就算到了,恐怕也消停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