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45章 就这么残酷
  “就是就是!”

  底下一片赞同声:

  “谁让男人从事的是这一行,提心吊胆早已是家常便饭了。”

  “依我说,你有这时间埋怨,还不如抓紧时间去医院照顾你男人。”

  “……”

  冯美娟气结。

  她不就是遭受打击、心里痛苦,这才抑制不住哭了一场吗?

  有些话她承认自己说的过分了点,澳门赌博网站:可事出有因,这些人不该体谅她、安慰她吗?为什么反而把她当反面教材教育上了?

  同时又止不住埋怨李建树,救人就救人,咋那么不小心还让自个受伤。要是没受伤,升副团的好事,板上钉钉是他们家的了。

  没听人说嘛,救的孩子是运城赵家的小辈。运城赵家的名头,连她一介家庭主妇都知道——响彻南部半边天的红色世家。

  听说当年和侵略军对战的时候,多亏赵家儿郎无偿捐赠的粮草,解了战士们被敌方围堵之苦。更有赵家杰出的年轻一辈,持枪上阵,英勇杀敌,如今都是军队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李建树要是能和这样的大家族交上好,前途不可限量。

  冯美娟先前也听说丈夫救人一事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这下应该能晋升了。赵家人的孩子哎,不是别人救的,是她家老李救的,上头要是再不把空缺的副团一职落实到李建树头上,都说不过去。

  因此,整个人都在飘飘然中。乍一听丈夫为救人受伤,腿可能保不住,能不崩溃么。

  一个军人,残了腿还有什么用?哪怕救的是国家主席,也不会给你个军长当当啊。

  冯美娟的心瞬间从高处跌落到低谷,差点就眼白一翻晕过去。

  视线扫到人群里的盈芳,嫉妒充斥心头,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你心里一定在偷笑吧?我家老李立了大功,明明有望升职,可惜断了腿,那个空缺,又成了你家向营长的囊中物了,你高兴吧?你满意吧?”

  “啪!”李双英脸色铁青地打了她一巴掌,“说什么胡话呢!这种话,是你一个家属说的?”

  冯美娟这才清醒,眼眶泛红,怔怔地捂了会儿脸。半晌,扭头冲进里屋,乱七八糟卷了一个包袱,推开众人跌跌撞撞地下楼。

  “淑芬你跟去看看吧,到医院打点好了再回来。”李双英叹了口气,吩咐一旁的秦淑芬,“跟她说,甜甜我带回家了,这几天就住我那儿吧。”

  “好的嫂子。”秦淑芳点点头,迈开腿追了上去。

  当事人都走了,大伙儿也不撵自散。

  李双英带着揉着眼哭到打噎的甜甜下楼。

  盈芳提着一个布兜追上来,略有点喘气地说,“嫂子,这里是一些零嘴儿,你带去给甜甜和军军吃。”

  “行,我也不跟你说谢了,我家还真没有这些小零嘴。”李双英欣然接过。

  盈芳摸摸甜甜的头,目送她们下楼。

  回到家,倚在门板上怔。

  向刚擦着头一身水气地从盥洗室回来,见媳妇儿情绪低落,拿毛巾在身上来来回回擦了几遍,确保不沾一点水渍了,拉过椅子坐下,把人拽到自己腿上,捏捏她脸颊,带着鼻音问:“怎么了?”

  盈芳将脸埋进他胸膛,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冯嫂子说,三营长的腿要是好不了,就算立了大功也没法升职。”

  向刚低头吻了吻她的顶,没说话。

  因为这的确是事实。

  军营就是这么残酷。

  身体健全又立功不断,才有机会往上升。受伤不可怕,可怕的是伤情影响训练,尤其是严重到伤残,等待他们的,只有退伍转业。

  “你以后出任务一定要小心。”盈芳由三营长的事,想到他,心里压抑得想哭。

  “好。”向刚郑重地承诺。

  轻柔地吻着她顶,却总感觉无法填满身体的空虚。

  炙热的双唇一路下移,粗粝的掌心捧起怀中清丽的小脸,从她精致的眉眼、到翘挺的鼻尖,终于,寻到了她红润饱满的樱唇,散着香甜的气息,诱他一路攻城掠地,嘴角逸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直到他肚子传来咕噜噜的饥饿声,盈芳才猛然想到,他还没吃饭呢。

  一把推开他,跳离他炙热的怀抱,捂着脸跺了两下脚,跑去厨房:“我去给你煮面。”

  煮的不是他说的海鲜面,而是鸡汤面。

  山鸡熬的高汤吊了两天,终于等到了他。

  阳台种的小白菜剪了一把洗干净放到面汤里,梗子玉白、叶子鲜绿,再铺上金黄灿灿的荷包蛋,一碗分量十足的鸡汤面放到了向刚面前。

  盈芳也给自己盛了一碗,端回屋现男人还没吃,顺嘴道:“怎么不吃?饿了就先吃啊。”

  向刚看了她一眼:“又上山了?”

  香浓的鸡汤,不是山鸡还能是家鸡?

  “没呢,小金抓来的。”盈芳记着他说的雨季期间别上山呢,“放心,没人看到啦,小金都后半夜出去的,而且一抓来我就宰了,鸡肉炒了肉松,要不要尝尝?”

  说着,从西屋拿了罐鸡肉松。

  巧力拔开密封罐口的塞子,拿浅口盘倒了点肉松出来,挪到男人面前,杏眸亮晶晶地望着他:“第一次做,我觉得味道还不错,你吃吃看。好吃咱们下回再做。”

  向刚对这种女人、孩子喜欢的小零嘴并不感兴趣,不过既是媳妇儿辛苦做的,赏脸尝了一口,没想到味道还真不错。

  “你说这是山鸡肉做的?新鲜的山鸡肉?”他挑高俊眉。

  “是啊,味道不错吧?”盈芳一脸得意地看着他。

  向刚竖了个大拇指给她。

  盈芳见他喜欢,心里高兴,嘴上巴拉巴拉地解释:“你不在家,学校又放假,我无聊得紧。小金逮来两只山鸡,我想不好怎么做。留着养吧,害怕被人现;腌了熏吧,老家带来的熏兔肉都还没吃完呢,想来想去,也就这个法子了。没想到被我歪打正着,味道还不错……”

  向刚含笑听她讲着这些天的日常,不时喂她吃一口肉松。想着哪天休息带她去南阳山玩两天,那里风景好,不仅有草坡、溪坎还有瀑布,她一定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