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44章 曾经多喜欢,澳门赌博网站:现在就多恨
  “我跟你没关系了,你爱在哪儿待着在哪儿待着,放开我!我要回家!”杜亚芳边说边用力挣脱男人。

  于光辉嗤声一笑:“没关系?你是说没在我床上躺过?还是没和我搞过?怀了我孩子,回头把他打掉,以为就能撇干净和我的干系了?啧!最毒妇人心,这话一点不假。我以前咋就没看出你这么狠心呢?都怀了我孩子了,说调风向就调风向,撇清和我的关系也就算了,还往外说三道四。怎么?把我说的那么罪大恶极,就能证明你清白无辜了?果然还是向营长比我看得通透,知道你这女人水性杨花、恶毒心肠,眼角都不给你一个……”

  “你放开我!”杜亚芳被说得恼羞成怒,可抬眼看到于光辉眼底的阴狠,心里不禁发憷。

  这个男人,该不会想报复她吧?

  她知道自己做了很多不利他的事,传播了不利他的言论。可这一切难道不是他该得的吗?

  明明结了婚,还来招惹她;明知道她喜欢的是向刚而不是他,却连哄带骗强迫自己和他在一起。她还没找他算账呢!

  “放开我!否则我喊救命了。”

  “喊啊!有种喊啊!看谁会来救你!”于光辉狰狞大笑。

  “不是说我强迫你的么?强|奸|罪这顶帽子他妈都扣下来了,老子不做点什么,岂不是瞧不起你?”

  他恶狠狠地撕开杜亚芳的衬衫。

  黑色的咔叽布直筒裤也被粗鲁地扒了下来。

  “这裤子还是我买给你的呢。臭娘们!你身上穿的,哪件不是老子掏的钱?撕烂了也是老子的钱……老子反正没希望了,索性干!死!你!”

  “呜呜呜……”杜亚芳瞪着眼,痛苦地摇着头呜咽。

  她流产完还没满月呢,这样子会得病的。

  可嘴巴被男人紧紧捂着,除了支离破碎的闷响,几乎发不出声。

  “杜亚芳!我以前有多喜欢你、多想和你在一起,现在就有多恨你!”

  于光辉狠狠地泄完愤,扣上皮带转身走人。

  走前,不忘夺过杜亚芳手里的包袱。

  打开一看,果然有柳志明代他赔偿的三百块钱,还有一些零钱和票证。

  嗤了一声,抽走那三百块钱,其他的丢回原地,大步离开了曾以为会在这儿奋斗小半辈子直至平步青云升调总军区的霞山镇。

  留在阴暗巷弄里的女人,不着寸缕、满身淤青和红痕地躺在臭水沟旁。

  紧闭的眼角,淌下两行清泪。

  ……

  盈芳和向刚回到大院,到门岗拿了向刚的行李。

  天井里围了不少人,对着中单元指指点点的。

  “发生什么事了?”盈芳疑惑地问。

  向刚神色肃穆,双唇紧抿。

  “小舒,你和向营在一块儿,那应该也听说了吧?”陈玉香看到他俩并肩进来,跑过来小声问,“三营长的腿真没救了?”

  盈芳震惊地看向刚。

  这时,中单元三楼,也就是李建树家的阳台,飘出冯美娟歇斯底里的嚎啕。

  “怎么会这样……走的时候好好的,回来咋就这样了……让我们娘俩今后怎么活啊……”

  陈玉香蠕动了一下嘴唇,小声愤愤:“她怎么这样?又不是……哭成这样,让三营长心里怎么想?”

  是啊,军人伤了腿,本就够郁闷的了。当妻子的哭成这样,是在凌迟当事人吧?

  “三营长不在家,回来就送军医院去了。”向刚握了握她的手,看着她说道,“救人的时候被铁锥刺穿了腿肚,跟队的军医携带的医疗器材有限,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可能要截肢。”

  陈玉香叹了一声:“那就没错了,来传话的同志确实这么说的。本来是让三营长爱人收拾换洗衣裳跟去医院照顾的,结果她就……心情能理解,可这会儿哪是哭的时候啊……算了,我让淑芬再去劝劝她……”

  陈玉香和冯美娟的关系一直不咋地,这时候也不想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秦淑芬好歹是三营教导员的爱人,劝起同样是三营的家属,相对而言比她有立场。

  陈玉香走后,小俩口也上了楼。

  盈芳默默地跟在男人身后。上到三楼时,看到三营长家的门敞开着,门口围满了认识或不认识的军嫂,想了想,对向刚说:“你先回家,我去看看冯嫂子。”

  更多是担心李甜甜,爹出事、娘只晓得哭,胆子本就不大的小姑娘,不知会吓成什么样。

  向刚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嗯”了一声,先回屋了。

  盈芳和过道上窸窸窣窣扯八卦的军嫂们打了个招呼,抬脚进了三营长家。

  冯美娟坐在椅子上,头发凌乱,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手里拿着一块毛巾,不时地按着泪流不止的眼角。

  三营教导员的爱人秦淑芬,蹲在她边上柔声安慰着:“嫂子,您先别着急,营长还在医院救治,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要不先收拾换洗,等下跟部队的车去医院看看?甜甜咱们几个会照顾,你且安心去医院……”

  “没错。”李双英严肃地接道,“这会儿不是哭的时候,小梁奉命来报信,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顺便收拾换洗去医院照顾。老李不是新兵,你也不是新军嫂,遇到点困难就哭,这哪是军嫂该做的?小梁在楼下等了半个多钟头了,你还想耽搁到什么时候去?”

  “合着受伤断腿的不是你们男人!”冯美娟脑袋发热、不管不顾地冲李双英几个吼道,“要是你们男人,你们还会这么柔声细语?哈!这种冠冕堂皇的表面话谁不会说?可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顶梁柱塌了,我们娘俩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这话我就不认同了。”人群里有军嫂冷声道,“我们男人难道就没受过伤?你去问问在场的,哪家男人没受过伤?当兵的不受伤,就不配称当兵的。远的不说,就说近的,一团四营长的伤当时不够严重吗?在医院躺了整整二十多天,失忆、失声、腿挫伤,可四营长爱人有像你这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