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40章 有媳妇的感觉真他妈好
  向刚扶着她肩膀安抚:“没了就没了,澳门赌博网站:我又不差这一口酒,家里不是还有你泡的灵芝酒吗?今儿倒一小盅尝尝怎么样?”

  “灵芝酒是灵芝酒,果子酒是果子酒,两个哪有可比性嘛。”盈芳自责自己没把酒收好。

  “好,没有可比性。”男人耐着性子哄道,“可这又不是你的错。乖!别懊恼了。要不这样,哪天我休息,陪你上山,找那小猴儿再弄点酒,咱俩一块儿喝”

  “汪!”老金趴在西屋门口,适时地叫了一声。

  盈芳忍不住笑:“老金也还想再喝呢。”

  向刚丢了个凉凉的眼神给某只馋狗。

  老金脑袋一缩,趴回了自己的窝。

  雨季来了,部队的训练缓了不少,不像平时那么紧锣密鼓了。不过人依旧没闲着,轮番被派出去抗洪救灾。

  霞山镇的各条街巷,在可爱的战士们的冒雨捯饬下,没有淹大水,积水最深也就没过脚踝。

  省城其他地方也差不离,先期的投入、雨季来临时的应急措施,没再发生往年那样的惨剧。

  倒是南边的运城,发来求支援的加急电报,说是连下两天一夜的大暴雨,整座城都要被大水淹了,水位最高处已漫过三层筒子楼。

  关键是暴雨还在一刻不停地下,运城以及附近的驻扎部队,都已投入救援,可还是缺人。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救灾,而是一场和死神较量的拉锯战。

  各军区纷纷响应总军区号召,调派精锐队伍前去支援。

  七一三部队分到一百人的团体任务。五个团,每团出二十人。由柳副师长亲自带队,向刚、吴奎、林大兵、秦益阳等各营的精英都在其中。

  “今天晚上就出发?都这么晚了,怎么不等明天早上再走?夜路多难走啊。”

  盈芳嘴上这么说,手上却不停,给他准备干粮、收拾行李。

  向刚换了一身作战的迷彩服,扣紧衣领,抽紧袖口,整装待发。

  听到媳妇儿的嘀咕,搂过她纤腰,在她嘴角啄了一口:“早一分钟,多一份希望。”

  盈芳何尝不晓得这个道理,可总归还是担心。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向刚低头吻上她的眼睛,蒲扇的睫毛,颤得他心都化了,若不是时间紧迫,真想抱她去床上安抚她紧张的情绪。

  “我不在家,你一个人注意安全。晚上记得锁门,让老金守在房门口,有谁敲门记得问清楚。学校这几天放假,家里菜够吃,尽量少出门。雨停了也别上山,下过那么大雨,山土不结实。以前去南城,那边的山经常泥石流,那场面可吓人了,别让我担心,嗯?”

  “知道了。”

  盈芳娇娇糯糯的嗓音,落在他耳畔,撩得他真想拿她瘙痒。

  “还说这阵子训练不紧张,抽一天带你去市区看看师兄他们,又要食言了。”向刚轻叹一声,下巴搁在她肩窝,舍不得撒手。

  “不差这几天。”盈芳反手握着他大掌体谅地说。

  打从随军后,这是小俩口一次分离。

  尽管这样的分离,在今后的岁月里还会有很多次,可依然会不舍。

  “好啦,不是说八点集合吗?已经七点四十五了。”盈芳就着他手腕看了眼时间,推着他来到饭厅。

  “行李袋里一个包袱装的是换洗衣裳,另一个是药。救人要紧,自己的身体也要保重。淋了雨、泡了水记得换干衣裳。药袋里最小包的是干姜片,直接冲热水就能喝,不需要熬煮小瓶里的是参须,累了服几根,提神醒脑毛木果干可以在没水喝的时候含一片,生津止渴”

  完了又指指行李袋旁的油纸包:“时间来不及,我就给你贴了几个韭菜鸡蛋饼,煮了十个鸡蛋,带着路上吃。衬衫内贴袋里放了几张粮票和钱,看到有卖热食的,记得对自己好点儿,要是一分不花带回来,别想进家门。”盈芳佯嗔地叉了叉腰。

  “好。”向刚嘴角噙着笑,一一记下她的话。

  心里止不住喟叹:难怪单身汉个个都想娶媳妇,知冷知热、嘘寒问暖的感觉,太他妈好了。

  盈芳送向刚下楼时,碰到冯美娟也送李建树出来。

  “你不在这几天,我带甜甜回娘家住,回来了去接我们。”冯美娟一手提着搓衣板,一手抱着一团换下的脏衣服。

  “嗯。”

  李建树表情淡淡地应了一声,提着个扁扁的行李袋同向刚打招呼:“一块儿走?”

  向刚点了一下头,视线纠缠着盈芳说:“你别送了,回去吧,锁了门窗早点睡。我会平安回来的。”

  “睡觉还早呢,我送你到楼下。”盈芳执意送他下楼。

  冯美娟木着脸站在楼梯口,良久,嗤笑了一声。

  这样的场景,她和李建树刚结婚那会儿也有过,只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一些东西渐渐变了。

  男人外出公干既是家常便饭,又何必次次相送,矫不矫情。

  盈芳送男人下楼,远远看着他和大部队集合、小跑着跃上军卡,在烟雨蒙蒙中离开霞山镇,前往陌生的城市、攻克未知的险阻,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

  “一定要平安回来!”盈芳攥紧拳头,默默祈祷。

  向刚出门三天,盈芳却觉得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学校因场地浸水、特别是校门口到菜市场那一块,不知是下水道堵塞的原因还是暴雨太急下水太慢,总之没过了膝盖而不得不暂时停课,什么时候复课还得等通知。

  盈芳就在家看看书、理理草药。向刚出门前一再强调不许上山,她心动了几次,到底没付诸行动。答应他的事,她不想食言。

  老金也被限制在天井里活动。生怕下雨冲淡气味,跑远了寻不到回家的路。

  倒是小金,这天逮了两只山鸡回来。

  盈芳悄悄地褪了毛、剖了肚。见闲着也是闲着,心生一计。

  搬了个小板凳坐阳台,把鸡肉耐心地剔下来,焯水撕成鸡丝,再剁成碎碎末下油锅翻炒,搁入酱油、盐巴、白砂糖和香油,做了两罐香喷喷的鸡肉松。这样放着不容易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