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38章 好酒~
  不知是害怕小金,还是担心盈芳报复,小猴儿隔了七八米就不再往前了。

  把竹筒放在地,回头朝盈芳吱吱叫了几声。

  随即长臂一抓,借力使力,荡秋千似的,转眼消失在茂密的枝叶间。

  老金嗅着鼻子,绕着竹筒兜了两圈,舔着舌头朝盈芳汪了一声,好似在说:这东西能吃。

  能吃?

  盈芳好奇地走过去,拿起竹筒一看,这是泉水?唔,不像。凑近了闻,似乎是酒,可又带着一股浓香的水果味儿。

  莫非是果子酒?

  可那小猴是从哪儿淘来的这东西?

  老金前爪搭在盈芳的胳膊,舌头在竹筒一舔,似乎很想尝尝。

  “这可能是酒啊老金,你不能喝的。”盈芳笑着举高手里的竹筒。

  见过馋肉的狗,没见过馋酒的。真是随了训练场那帮大老爷们的脾性,闻着酒香就想干杯。

  “呜……”

  老金卖起萌,盈芳哪里招架得住。

  最后,摘了片阔叶子,往倒了一点小酒,让它舔几口解解馋。

  看它砸吧的享受样儿,盈芳忍不住就着竹筒也呡了一小口。

  好酒!

  杏眸瞬间晶晶亮。

  不过瘾,又呡了一小口。

  “呜……”

  老金凑过来还想分一杯羹,盈芳只好又倒了一点给它。

  看着一人一狗毫无形象可言地蹲在树下、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小猴儿迫于威压孝敬的猴儿酒,缠着树梢一摇一摇放飞心情的金大王,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俩酒鬼!

  “剩下的不能再喝了,带回去给刚子哥尝尝。”盈芳躲过再次扑来的老金,晃了晃剩下的半竹筒酒,打着小酒嗝说道。

  听到向刚的名字,老金硬生生收回悬于半空中的爪子。

  “丝丝”

  这时,小金突然跃下树梢,盘在盈芳肩头吐了吐信子。

  “怎么了?”

  话音刚落,一道惊雷在离他们不远的山头炸响。

  天色瞬间暗了下来。

  要下雨了。

  盈芳赶紧背起竹筐、挎竹篮,匆匆往山下跑。

  “嗷呜……”

  老金大概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惊了一跳,炸毛似地飞奔在前,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回头等盈芳。

  出于安全,这回走的是山道,时而平坦时而陡,但总的来说,比山时挑的那条无人小径好走多了。

  小金替她分担了大部分重量,跑起来丝毫不觉得累。

  可大雨说下就下,不等他们跑下山,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砸在身。

  来到这个世界,似乎还是头一次遭遇这么大的雨。

  盈芳不禁有些发傻:该不会,嫂子们说的连下二十天的雨,都是这样的瓢泼大雨吧?那不得把家属大院给淹了。

  本来还说回家前,去菜地里看看,有啥菜可以吃,顺便摘回去。这下也不用去了,冲下山直奔家属大院。

  ……

  向营长一整个下午心情都不错,倒反把底下的兵蛋子们吓得一愣一愣的。瞧惯了自家营长的严肃脸,生怕这是怒极反笑的前兆。

  好在熬了半天都没见营长发飙,想来是真的心情好。

  三个连的连长一解散,都凑过来刷好感。

  看到他们,向刚蓦地记起一个事,朝孟柏林勾勾手指。

  “营长?”

  “陈团昨天找我说,侦察连要扩员,你把今年以来新兵的训练数据摘出来给我看看。有什么特别好的苗子也一并列出来……另外,澳门赌博网站:收工前去趟炊事班,找个叫潘新苗的新兵。我和陈团报备过了,那小子挺机灵的,留在炊事班埋没了,给他个机会去侦察连试试。”

  “是!”孟柏林领了任务兀自忙去了。

  向刚又给三个连长派了任务,然后找王富强商量了一下政务。见天色暗沉沉的,不时有银白的闪电晃过,立刻宣布“解散”,拔腿去车棚。

  看到四营解散,其他营也跟着陆陆续续结束当天的训练任务。

  “还是没听说有文件下来啊。”李建树擦着汗,自言自语道。

  接替于光辉的新任副营长,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头,言行间多少还带着点拘谨:“营长,咱们营不往侦察连输兵力吗?我看陈团直接找的四营长,好像专从他们营挑。”

  “有这事?”李建树手一顿,愣了几秒才继续擦头发,“明儿我找陈团问问。”

  心里不禁有点窝火。

  打从四营换了个营长,什么好事都先向着他们。

  照这个趋势,副团那个空缺,莫非真是给向刚留的?

  可让他跑去问团长甚至师长吧,又实在没那个胆。

  说难听点,真有那个胆色,也不会到现在还处在营长位置了。

  “轰隆隆”

  一声惊雷响彻天际。

  李建树惊了一跳,咒了声娘,快步往大门口赶。

  老远看到向刚推着自行车从停车棚出来,长腿甩车座,用力一蹬,咻得一下,就窜出老远。

  “向营长的骑车技术真好。”有小兵在后头羡慕不已地说。

  李建树心里哼了一声。天天骑来骑去的,谁的车技能不好?

  话是这么说,可到底还是羡慕有车一族。尤其是这种要紧要慢的时刻,车轱辘一瞪,果断比两条腿快多了。

  李建树琢磨着,要不如了妻子的心愿买辆自行车吧……

  ……

  家属大院,卫兵已从大门口撤到岗亭檐下,带着斗笠、穿着蓑衣,然而顶不了什么卵用,依旧被淋成了落汤鸡。

  “向营长好!”站岗的卫兵看到向刚蹬着自行车回来,行了个军礼。

  “营长你回来了?嫂子还没见回来呢。”和盈芳比较熟的名叫王小虎的卫兵正在岗亭里扒饭,听到动静探出头说。

  向刚身子一顿,脚掂着地扭头问:“你说我媳妇儿?她出去了?”

  “是啊,下午两点光景出门的,当时我值班,不过下午我都在这,晚饭也是小刘给我带来的,没看到嫂子回来过。”

  “去哪儿了知道么?”向刚抹了把湿哒哒的脸,扶着车头掉了个头。

  “嫂子没说,不过我看她背着箩筐,带着老金,会不会是去菜地了?”王小虎递来一把伞,蓑衣没多的了,伞倒是有一把,雨雪天气方便他们往返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