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36章 好一口狗粮
  嫩玉米是个时令货,澳门赌博网站:可惜产出太少,一株苗伺候到大,完了才结一个玉米棒子。因此很少有人浪费地种这个。

  也就疼孩子的李双英,每年开春都会种上几株,嫩玉米给孩子们放学回来当点心。再留两株老玉米,过年了炸苞米花给他们当零嘴。

  盈芳抛了抛手里玉色的嫩苞米,想着明年要不要到山里寻块无人问津的地种种?玉米种子她问师娘要了一些。

  楼下天井的地迟迟不见规划,听说是部分家属反对,说都开成了菜地,孩子们玩耍的地方都没了。

  想想也是。

  不由想到去年在雁栖山里现的小米,盈芳不禁有些蠢蠢欲动。想着不若下午进趟山,先探探地形?

  打定主意,她开始愉快地洗野菜。

  晌午时分,但凡在家的,都出来洗米煮饭。

  看到盈芳洗野菜,冯美娟抽了一下嘴:“又去挖野菜了?顿顿吃,吃不腻啊?”

  她早就腻了。不就那味道么,即使焯了水也带着一股涩味,偶尔调剂口味吃吃还成,每天吃,都能把人吃菜色了。

  刚说完,一营长家的门也开了。

  蒋小琴拎着满满一篮野菜木着脸走进盥洗室。

  冯美娟:“……”

  盈芳笑着说:“野菜大都清热,春夏天吃点有好处。”

  冯美娟讪笑两声,收回目光低头洗米,边说:“你们就一点不好奇啊?副团的空缺到底谁来填?”

  盥洗室忽地安静不少,就只有盈芳跟前的水龙头还徐徐开着,细小的水流冲洗着野菜。

  蒋小琴偏头看冯美娟:“你的意思是你知道?”

  冯美娟叹了口气:“我哪里知道。可都这么久了,还是迟迟没动静,急死人了。真怕来个空降兵,那咱们四个营的营长丢脸了。”

  顿了顿,看向盈芳:“小舒,你咋一点不着急?”

  “她有啥好着急的。”蒋小琴脱口道,“向营长听说年初才副升正,不到半年时间升副团可能吗?”

  冯美娟心里也的确这么想。

  可不知为何,总觉得四个营长里,最具竞争力的不是一营、二营,而是四营。

  明知这个想法很不可思议,却还是忍不住惴惴。

  毕竟,省军区不是没有过一年内连晋三级的例子。莫非下一个就是向刚?

  盈芳见两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睫毛颤颤,垂眸子回了句:“他不让我操心这些事。”

  “……”

  好一口满满的狗粮,塞得她们一点食欲都没了。

  盈芳洗干净野菜,为数不多的草药,清理干净后在米筛摊开,搁阳台上晒。

  阳台角落的迷你菜圃,老家回来后,种上了葱姜蒜和最常吃的青菜、小白菜。

  两个环形角落,一个撒了点牵牛花、太阳花等比较容易打理的花种;另一个搭了架子种扁豆。盈芳觉得扁豆花也挺好看的。

  菜种播下也有大半个月了,冒出的嫩叶其实挺可观了。

  不过横竖就在眼皮子底下,小俩口不急着吃。

  哪天下雨不方便去菜地了,再拔来应急。

  中午吃什么好呢?

  盈芳看了眼外头的骄阳。

  天热,又没风,屋里闷闷的,没啥胃口。要不做拌面吧,配菜就凉拌马兰头,再煮个番茄蛋汤。

  家里白面还有不少,再放下去,估计要出虫了。

  想到就做。

  盈芳卷高衬衫袖子,拿来和面盆和面。和完面,在擦干净的饭桌上擀成薄薄的大面片,拿菜刀切成细条状。

  掐着向刚回来的时间,去厨房开火。

  一个锅烧水煮面,另一个锅焯马兰头,捞出马兰头换水煮番茄蛋汤。

  先前从老家带来的酸菜还有一些,切成薄片下到汤里,喝一口酸酸辣辣,很是开胃。

  煮面的锅刷洗干净后,开始炸拌面酱。

  正是暖房饭那天,师嫂送她的海鲜酱。

  就着白粥吃过两次,剩下不多了,重新回锅炸了炸,趁热和麻油一起浇到拌面上,再撒上葱花,看着相当勾人食欲。

  冯美娟和蒋小琴也在厨房。

  他们两家中午基本都煮米饭、炒蔬菜,偶尔才吃馒头、面条,说是米饭顶饥。

  可每次看到盈芳做的面食,就忍不住口水分泌。与其说是馋面食,倒不如说是馋配菜。

  想不通——明明都是营长家属,领着同级别的津贴、吃着同级别的伙食,为啥四营长家会有那么多囤货?

  从粮食到菜干,从腌肉到鱼干,还有瓶瓶罐罐的酱料、酱菜、果脯干……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的分歧?

  想到那天早上,隔壁意外收获的野兔,冯美娟的瞳孔缩了缩。

  是了,除了实力,还有运气。

  自己家就从来没在山脚碰到过野兔。

  别说野兔,山鼠都没瞅见过一只。

  想到那肚儿肥溜溜的野兔,冯美娟切着菜帮子忍不住说:“小舒啊,今天早上你们去菜地,没现谁家的菜地……被什么东西糟蹋了吧?”

  盈芳迷茫地抬头:“什么东西?”

  话一出口,感觉像在骂人,赶紧追述:“嫂子的意思是?”

  “她的意思是,你家向营长那天逮到的野兔,应该分她家一碗。”

  接话的吴桂花。

  手里捧着俩饭盒,里头是国营饭店买的花卷、肉包。

  打算烧壶热水,一会儿等张涛回来冲碗榨菜汤,简单对付一顿。

  “我哪有这个意思。”冯美娟差点一口老血。吴桂花这个臭婆娘,不怼自己就不舒服是吧?

  “哟!小心思被人揭破恼羞成怒了?”吴桂花凉凉笑了一下。

  走到盈芳旁边,打开饭盒,拨了个肉包到她案板上。

  “你上回给张斌苹果,我还没谢你呢。这肉包你尝尝,我路过饭店,闻到香味迈不开腿了,买了几个回来。你嫌油腻,家里不是还有条狗吗?”

  冯美娟顿时一口气噎在胸腔,上不来下不去。

  吴桂花绝对是在嘲笑自己。

  因为今天早上,一营长家的兵兵坐过道上吃肉包,甜甜看了也想吃,自己当时说了句什么来着?

  ——“吃吃吃,就知道吃,学习咋不和人家比?你要是带把的,别说肉包,想吃啥我都给你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