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34章 扎心了,桂花
  张涛见媳妇儿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样子,气笑了:“说的好像你多了解咱们团似的。”

  “那可不!”吴桂花下巴一抬,“我别的本事没有,看人的眼光还是不赖的。”

  “咳。”张涛老脸红了,“你意思当年选我,也是图我的潜力?”

  吴桂花白他一眼:“美得你!少往自个脸上贴近!当年要不是咱们那旮旯窝找不出一个人模狗样的,我会看上你个傻小子?”

  张涛:“……”扎心了,桂花。

  就在二、三营长钻营却碰壁的时候,一营长迎来了随军的媳妇儿。

  学向刚那会儿一样,办了两桌暖房酒,鱼啊肉啊菜啊都削尖了脑袋买齐乎了,没想到陈师长和新上任的柳副师长婉拒了他的邀请,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

  “是不是他们心目中的副团人选不是你,所以不想来?”他爱人问,“要不我明儿找团长夫人打听一下?嫂子人不错,要是知道,应该会透露一些风声吧?”

  “人好不代表什么话都会和你说。”一营长嗤了一声,不屑道,“李建树那个八面玲珑的媳妇,不知道往团长家跑几趟了,也没见她问出什么。”

  “那咋办?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万一别人都在努力,咱们这样干等着总归不是个办法……要不,我找四营长爱人一块儿去?我看她和嫂子吃饭时坐一起,交情似乎挺不错……”

  一营长沉吟着道:“那你明天试试。”

  于是,第二天早上,一营长爱人蒋小琴借口家里没米筛,和正在厨房蒸馒头的盈芳套近乎,得知她过会儿要和团长夫人一块儿去山脚的菜地,心里暗喜,忙说:“我正愁不认识路,弟妹你要去那真的太好了。你先忙,我也回去收拾一下,等下和你们一道走。”

  盈芳点点头,没想太多。前几天被向刚拘着在家养伤,菜地都不让她去,无聊的只能拿那堆碎布头打时间。

  拖把扎好了,椅垫、桌垫、缝纫机罩、石英钟罩车好了,完了还做了件围裙、一套下地穿的劳动服、一条夏天的睡裙以及多个大小不一的荷包和头花。

  期间还教李双英、陈玉香等几位嫂子学会了如何将花色不一的碎布头拼接成好看的窗帘、门帘,底部接了流苏做点缀。

  流苏也是碎布头做的,线头拆出来之后,扎成一小束一小束的,接在帘子上,提增不少亮色。

  两蛇皮袋碎布头,除匀给冯美娟的五斤,剩下的被她挑挑拣拣,仅这几天工夫就耗得差不多了。

  擦伤部位基本好了,明天就回学校销假上课。之后又要开始充实忙碌的两点一线生活了,因此想趁今天去菜地看看,除除草、浇浇水,顺便摘点青菜芽回来煮面条。

  李双英几个正好也要去,干脆约了一起。

  向刚这几天可说是盯她盯得紧,哪都不让去。

  不过也知道车祸那事给她冲击太大。许丹冲着她去,她躲过一劫,却连累无辜路人遭殃。

  死亡带给人的阴影,连他们这些糙爷们都要低落好几天,何况她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

  别看这几天窝在家里做这做那,把那两袋碎布头扒拉个底朝天。但他就是知道,她心里始终没过那道坎。时而流露的脆弱和低落,让人跟着揪心地疼。

  出去踏踏青、透透气也好。

  向刚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好的差不多了,便没再拘着她。

  不过上班前,没忘叮咛她:“茅草扎手,小心点。杂草深的地方别去,日头晒了就回来,别傻乎乎地在菜地一蹲半天。有什么活等着我回来做就行了,别逞能……”

  老金甩甩尾巴等在一旁,很像那么一回事的抬头望着头顶的天空。

  李双英和陈玉香几个早就见惯不怪了,别过头偷笑。

  就蒋小琴像看西洋镜似的。倒不是说一营长对她不好,但从来不会当着外人的面,以这种方式释放关心。第一次见识到,夫妻竟然可以这么相处。

  “小向啊,你放心,一定完好无损地送你媳妇回来。”李双英受不了小俩口的腻歪,忍着笑说道。

  向刚一本正经地道了谢,跨上自行车走了。

  向刚走后,几位嫂子免不了拿这个事打趣盈芳,一路说说笑笑的,倒也热闹。

  老金起先还跟在盈芳身边,像个保镖似地忽前忽后地踱着。

  盈芳蹲下身,顺了顺它油亮的毛说:“去吧!自己玩去!不用总跟着我,到点了记得回来就成。”

  老金闻言,眼睛陡然锃亮。蹭蹭主人的裤腿,嗷呜地奔向自由的大山。

  李双英几个见状,先是哈哈笑了一通,接着狠狠夸老金有灵性。还说有机会,她们也想领养一只退役军犬,回头和老金作伴。

  蒋小琴几次想开口打听副团一职的空缺,澳门赌博网站:无奈唠完这个话题,陈玉香又挑了个头,唠起黑市粮价又涨了。

  另两个副团家属也你一句我一句地附和,一直到菜地都插不上嘴。

  “人多就是热闹,十多分钟走下来,感觉像才过了几秒钟似的,都没聊过瘾。”陈玉香爽朗地笑道。

  蒋小琴心里腹诽:就你那聊法,一个小时都打不住。

  李双英看了看天色:“那先各忙各的,过会儿到咱们上次挖野菜的地方集合,有鲜嫩野菜顺道挖点回去。打从小舒教会我那两道拿手好菜啊,我家那口子成天惦记着。”

  “我也是这么想的,左右来了,顺便挖点野菜回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小蒋,你家的菜地在那头,和玉香家一个方向,你跟她去吧,这个时节啥都能种,就是杂草多,得好好打理打理。”

  “哎。”蒋小琴应道。还能说什么,她家的菜地和团长家不在一个方向,只得闷闷地跟着陈玉香去另一头。

  回头看到盈芳和李双英有说有笑地并肩走,咬了咬唇,忍不住问陈玉香:“团长夫人和四营长爱人很要好?”

  陈玉香奇怪地看她一眼:“我们团里的军嫂向来很团结,从不搞派系斗争那一套。”

  蒋小琴讪笑两声,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