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33章 卯足劲争取
  冯美娟气得也想摔碗摔筷甚至掀桌,可一想到事后收拾乱摊子的还不是她自己,又悻悻住了手。恼恨地捶桌呜咽。

  她早上送女儿上学回来,听楼下不少人在说,一团四营长去山脚菜地转悠,逮了只野兔回来,肚子圆滚滚的可肥了。

  完了又在盥洗室看到闷头冲洗兔子的四营长,心里不是没有想法——这么肥的兔子,一顿吃不完,多少会分点给邻居的吧?

  听说是下山偷吃蔬菜才被逮住的,说明这兔子平时经常在光顾那片菜地。既然是吃各家菜长大的,兔子肉当然也得拿出来分才个公平。

  没想到小俩口闷声不响吃独食,直到开饭都不见隔壁来敲门。

  冯美娟心里有气,说话也冲,几句话又闹得夫妻不睦了。

  盈芳第一天啥事也没干,不仅脏活累活,哪怕是收个碗、擦个桌、扫个地的轻松家务,也都被男人揽去了。

  被押着睡了个午觉,起来后翻了会儿书,自学请假期间的课程,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当晚泡脚时,盈芳低头看着男人的旋,期期艾艾地说出心里的想法:“我想抽个时间,去死者家里看看。”

  向刚微微一顿,继而说道:“好,等我休息,陪你一块儿去。”

  “嗯。”

  熄了灯,小俩口依偎在一起,彼此呼吸缠绕。

  “别自责了,这事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可是……”

  “哪来那么多可是。”男人勾着她下巴,倾身含住她唇,让她不得不咽下没说完的话,“看你精神挺好,不如睡前做会儿运动?”

  盈芳:“……”

  这时候倒是不心疼她的伤了。

  之后几天,盈芳没再做噩梦。每晚被他缠着圈圈叉叉,累到手指都不想动,哪还有精力胡思乱想。

  向刚也没再请假,不过三餐仍是由他搞定,坚持不让她下厨,免得伤口沾到草木灰。早饭自己做,中午晚上部队食堂打的现成菜。

  至于那起车祸事件,当地公安还没来得及展开调查,向刚就已调来许丹的案底,并以前面犯的事还没受到严厉惩处、炸死逃到省城以躲避法律追究为由,重重告了她一状。

  这下,许丹逃不掉了。

  别说找不到人帮忙,找着了也不敢瞎判啊,谁让她得罪的是军嫂,还是军区司令大力护着的军嫂。

  几天后,许丹的量刑下来了——赎罪并罚判了个无期,完了关进城北的女子监狱劳动改造。

  若无意外,这辈子都要穿着肮脏的囚服,被粗鲁蛮横的狱警驱使着一天十二小时高强度劳动。

  好好的知青,就这么被她自己给作死了。

  倒是因为这个事,三名军嫂怒抓害人分子、严惩杀人凶手的正面形象传遍了城西。

  军区高层听说后,层层传达、大力表彰。

  马副师长调离七一三,底下暗潮涌动,却因于光辉那件丑闻,人事调动一事被暂时压下不提,这回终于有了下文。

  柳团长不出意外,升了一级,接任了马副师长的职务。

  陈副团长升正团,也在大家意料之中。

  唯独新空缺的副团一职,迟迟没有指定接任者。

  这让除了向刚以外的其他三名营长,一阵失望。

  却也没有放弃,一个个都卯足了劲争取这个机会。

  只要上头一天不下人事任命书,他们就多一天的希望。

  这是离梦想最近的机会,错过这一次,想要再升,估计很难了。

  除非像马副师长一样,外调升迁。然而这需要十分强有力的关系网。他们这些要么来自农村、要么来自城镇底层的小老百姓,连自己团都搞不掂,如何抢得过外师里被人虎视眈眈盯着的喷香如大肉的肥差?

  于是,一、二、三营的营长卯足劲争取自己团的副团空缺,各自的妻子也不甘落于人后。

  冯美娟和吴桂花——

  一个动辄跑李双英家,可惜李双英看着豪爽好说话,原则性问题把持得相当牢。你送碗肉菜过去,她隔天还条鱼过来;你塞条香烟给陈副团——哦,现在该改口叫陈团长了,陈团好烟这是全团皆知的事儿,可走后门送的,他和李双英绝壁木着脸退回来。

  冯美娟心里那个急啊。这俩口子油盐不进,寒暄的话一打打,实质性的口风一句没探到。副团一职究竟花落谁家,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唯一可说是收获的,就是这段期间,俩口子和好如初、没再吵架。家庭关系和睦不和睦,听说也是上头考量的一方面。

  再看吴桂花,知道从陈团长身上套不出有用信息,干脆走迂回路线,催张涛请了个假,拎着两瓶高价酒,找升调到城北师部任师长的马云国探口风。

  马师长还在七一三的时候,曾下一团指导过工作,对张涛有那么点印象,见俩口子衣装挺括地登门拜访,心里多少有点数。

  可他也搞不清上头的意思,再者都离开七一三了,揣测性的言论,还是少说唯妙。于是打哈哈地道:“小张啊,你看我调动前几个月都没管事儿,你说的我还真不清楚。要不这样,我过两天要去趟军区,有机会帮你打听打听。你也别着急,该是你的逃不掉。”

  言外之意,不是你的,你再怎么琢磨都没用。

  张涛俩口子从马师长家出来,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张涛小声抱怨:“我说吧,让你别来,非要来。这下好了,消息没问到,白瞎两瓶酒……”

  “这能怪我么?我是为谁好啊?”吴桂花一听不乐意了,恨铁不成钢地道,“我还不是替你着急,你在这个位子上都这么多年了,真想当一辈子营长啊?没见三营那婆娘,三天两头跑团长家,你要再不积极主动,以后要听他指挥了,你甘心啊?”

  张涛抿抿嘴,没说话。

  吴桂花继续嘀咕:“说实话,上头要真在你们四个营长里挑一个,轮不到你,我倒希望是四营,起码人是靠功勋冲上来的。不像三营,当年要不是你受伤养了俩月,怎么可能被他捡到便宜……一营太保守,跟你半斤八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