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32章 老金好棒!
  向刚带着早饭回到家,见媳妇儿还在睡,先带老金下楼大小解,然后一人一狗跑了趟菜地。

  向刚摘了把嫩绿嫩绿的大蒜叶和青菜。

  老金……竟然捉到一头肥兔子。

  “行啊老金!颓废了这么久,身手倒依旧那么敏捷,不错不错。”向刚接过老金嘴里的兔子,赞赏地拍拍老金的头。

  后者给他一个傲娇的小眼神,随后撒丫子往大院跑,急着找女主人表功劳去也。

  向刚好笑地跟在后头,一手抓青菜、大蒜叶,另一手提着野兔。

  回到大院时,正好碰到一拨出门的人,看到他手里的野兔,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前寒暄了几句,问最多的是“哪儿逮的”。

  向刚指指最近的山头。

  有人问:“是不是来菜地偷吃的?”

  “也许吧。”向刚淡笑着点了一下头,拎着东西了楼。

  一到家先进屋看媳妇儿。

  盈芳听到楼下天井里的热闹声,就已经醒来了,坐在床,表情呆呆萌萌的。

  向刚看得心都要化了。三两下绑住兔子腿,扔在阳台,去盥洗室打来一盆水,掺了点热水,给她擦脸。

  “我自己来就行了。”盈芳有点难为情,“这个点了,你咋还没去部队?”

  “请了一天假,陪陪你。”他绞了个温热的干毛巾,给她擦脸、擦手。小心地避过擦伤部位,让她别动,“伤口不能沾水,你自己洗,水溅到伤口怎么办?”

  盈芳说不过他,乖乖由他去。

  关于伤口是否严重到需要人照顾一说,昨儿争了一晚都没争出结果,今天还是别就着这话题自投罗网了。

  老金趴阳台,逗弄了会儿垂死挣扎的野兔,看到盈芳出来,一下来了精神,凑到她跟前,抬着头求表扬。

  盈芳有点不明所以。

  向刚抽了一下嘴解释:“它叼了只兔子回来。”

  盈芳开心地半蹲身子顺了顺狗毛:“我们家老金好棒!”

  老金高兴地摇摇尾巴。

  小金和向刚这会儿倒是有志一同,齐齐朝老金翻白眼。不就逮了个兔子么,瞧它嘚瑟的。

  “别蹲着了,当心膝盖的伤口渗血,过来坐着,开饭了。”

  向刚从厨房端来早饭。

  白粥配小菜,再一人一份萝卜丝鸡蛋饼。

  说是鸡蛋饼,鸡蛋味儿都闻不出多少,基本是面粉,稍微染了点鸡蛋的黄,撒了点葱花。卖相倒是不错。

  可一份饼,盈芳无论如何吃不完,剩下的被向刚接过去,三两下塞到嘴里。

  “把粥喝了。”他指指她面前的碗,“喝完了中午焖兔肉给你吃。”

  蹲在桌下的老金不客气地“嗷呜”一声。

  “好,老金也吃。”她怀疑,老金费力逮来的兔子,也许是想给它自个加个餐的,岂料被它无良的主人半路截胡给征用了。

  盈芳幻想着香喷喷的焖兔肉,就着爽口但有点怪味的香椿拌豆腐,小口小口地把碗里的粥喝干净了。

  吃过早饭,她被男人按在椅子,看他剥兔子、硝兔皮,说起之前攒的兔毛做的坎肩,冬天穿可暖和了。

  向刚便说:“那这个给你攒着,过年再给你做顶帽子。”

  “做帽子多浪费啊,给你做棉袄内衬吧。”盈芳想了想说,“我听双英嫂子说,头每年都会抽调一批人去北方基地特训。那里气候条件十分恶劣,每次去都有冻伤的,穿暖和点,冻伤的概率总归小点不是?”

  向刚听得心里暖暖的,嘴却说:“你男人我体能好,那点训练度,还难不倒我。”

  “总之,以后有兔毛都攒着。过了农历八月,我给你做件可脱卸的内衬。”盈芳叉着腰故作凶巴巴地道。

  向刚笑了:“行。都攒着,你爱做什么做什么。”

  忙活了一阵,剖出来的内脏也都洗干净了没丢,兔杂炒春笋大蒜叶,也是一道好菜。兔肉分两份,一份腌着没吃,另一份煲了个清爽的蘑菇党参兔肉汤。

  显而易见,炒兔杂是向刚的不加酱油、只撒了点盐巴的党参兔肉汤,才是盈芳的。

  “大蒜叶第一次摘,一定很嫩很好吃吧?”

  盈芳喝着汤,看着向刚面前炒得油汪汪的炒兔杂,咽了口唾液。

  向刚看得好笑,虚虚地替她擦了擦嘴角:“口水怎么流出来了?”

  “咦?”盈芳下意识地抬起手背抹了下嘴,发现当了,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哼哼两声。

  “好了,等你伤好了,再做给你吃。”向刚安抚地拍拍她头,“相信老金,能逮到第一只,肯定还能逮到第二只,是不是老金?”他踢了踢桌底下吃得很欢的老金。

  老金不耐烦地转了个身,叼着肉骨头继续啃。

  太不给面子了。

  男人摸摸鼻子。

  女人笑弯了眉眼。

  冯美娟听到隔壁传来的银铃般的笑声,心里越加烦躁,忍不住问:“团里现在很闲吗?为什么四营长说请假就能请假?”

  李建树扒着饭不甚在意地说:“只要没出任务没出差,也没闭关特训,有事请个假有什么难的?又不是刚入伍的小兵。”

  顿了顿又说,“四营长爱人昨天差点出车祸,虽没大碍,但到底受了伤,请假很正常啊。”

  “那咋不见你请?”冯美娟口气很冲地道,“甜甜生病的时候不见你请,我怀着甜甜那会儿摔了一跤差点流产,也没见你请。人家不仅知道请假,还知道去山里抓兔子回来给媳妇儿补身子,你呢?啥时候见你这么有心过?”

  “冯美娟!”李建树也恼了,“为什么每次吃饭都要吵?就不能消停会儿,让我吃顿安静饭!”

  “你以为我想和你吵?你为什么不想想原因,我跟你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在为这个家付出,你呢?有事没事就往部队跑,对那些个兵,比对我和甜甜还亲。可也没见你有多出息呀!混了这么多年,不还是和人家一样……”

  “行,我没出息!你去找个有出息的吧!”李建树摔了碗筷,抓起一旁的帽子,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