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29章 谁是谁的坑
  陈玉香扭送着许丹挤进七嘴八舌的人群:

  “让让!让让!公安同志,这人就是今天这起车祸的罪魁祸,到现在还不死不承认自己犯下的罪孽,可见觉悟有多低,必须严厉惩处才行!”

  李双英拉着盈芳也挤到公安同志跟前,严肃补充:“没错!她的动机十分邪恶,竟然想害死我身边这位军嫂,罪加一等。”

  公安一听,这事儿还牵扯到军嫂,脸上的表情越加凝重,双腿并立行了个军礼,郑重允诺一定会严肃对待此案,并兢兢战战地邀请三位还有几名目击证人前往局里做一下笔录。

  盈芳觉得这事儿本就和她有关,没有推脱就答应了。

  见她去,李双英两个也扛上蛇皮袋跟去了。无论如何要把那丧心病狂的女人治罪才行。

  “这位大姐,你的口供也十分重要,能否随我们去录一份证词。

  公安同志扭头问先前那位热心肠的路人大姐。

  路人大姐看到李双英三人有点懵。

  李双英也看到她了,嘴角一抽。敢情是中午差点吵起来、不,已经吵起来就差打起来的营业员啊。

  不知对方认出了自己三人,还愿不愿出面作证。

  没想到这位大姐挺大度,脸色不咋地,但还是点了头,跟着一行人去了辖区的公安分局。

  其实这位大姐心里也很不情愿。可谁让这三人是军嫂呢,心里有点惴惴不安。中午在饭店吵得有点凶,对方会不会回去告诉军人丈夫、然后对她打击报复啊?

  有了这么一层心态,到公安分局录证词时,可配合了,把自己下班后到那个路段的所见所闻从头到尾、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甚至连苍蝇飞过,她一巴掌拍死都交代了,听得记录的同志直抽嘴。

  这么一来,许丹逃无可逃,不得不坦白从宽。

  其实就算没有路人指认,她也想投案自了。

  打从她看到盈芳没被撞死、自己又没来得及逃离现场时,就知道完了。

  哪怕省城这边的公安,找不到证据证明车祸是她造成的,宁和县也会派人把她抓回去。

  左右逃不离判刑、坐牢,她宁愿被关在省城。

  加上连月来积累的压抑膨胀到了临界点。今天的车祸好比导火索,引燃了体内这场大爆炸。还没做完笔录,就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蠢女人!”

  目睹许丹被抓进公安局,男人攥着刚偷来的户口簿恨得直咬牙。

  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

  那个蠢女人,肯定会供出自己。

  男人心思一转,反正原本就想离开省城,干脆租房也不去了。横竖身上有今天新骗得的财物,够他用上一阵子的。利落地跳上一辆晃晃悠悠路过的电车,到火车站买了票,当机立断离开省城,去了海城。

  许丹还不知道男人这会儿已经走了,为了证明自己没撒谎、确实是被人从宁和县拐骗来的,拖着麻痹的腿,一瘸一拐地领着派出所同志去了临时的住处。

  然而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男人回来,才后知后觉地现,男人抛下她逃了。

  “同志!同志请你们相信我,我真是被人骗来省城的,他威胁我、恐吓我,还、还强迫我和她生不正当关系,我身上到现在还有他虐待我的伤……”

  许丹呜咽地哭着,就差撩开衣服,给公安局的同志看男人在她身上泄火时制造的各种淤痕。

  李双英神色严肃、目光灼灼地盯着派出所同志。

  后者顶着压力开口:“不论你是怎么来省城的,今天这起车祸,据目前掌握的证词,确实是你故意为之。因此,在案件没有彻查清楚之前,你不能离开。”

  言外之意,要蹲号子了。

  许丹悲从中来。为什么费尽心思、千躲万躲,还是没能躲开这一劫。

  再说那以骗为生的男人,到海城后,故技重施,想挑个涉世未生、单纯又带点心机的未婚姑娘。一来年轻气盛需要时不时释放几把火;二来,有个把柄捏手上的女人做同伙,能减少周围人群的怀疑。

  不过很不幸,这次瞅准的目标,坑了他一把。

  舒彩云很满足目前的生活,肉联厂的待遇很好,三天两头还有福利。原本,以她的年纪,是拿不到正式工的工资的。试用工都不定轮得到她。

  可架不住她后台大啊,有城区革委会主任替她撑腰,别说只是区区一份正式工待遇,即便不上班白付她工资,肉联厂厂长都不敢有二话。

  厂领导有意无意的关照,工人们渐渐地也都知道她来头不小了。

  舒彩云日子过得滋润,人也长开了,个儿开始抽条、脸蛋红润得像苹果,引来不少年轻后生大献殷勤。

  舒彩云表面上装不知,心里别提多高兴。可没想到,这一切滋润的生活,差点被个年纪大上她一轮的男人给破坏了。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她住的地方潜进一个贼。这个贼,不仅翻她的抽屉、抢她的积蓄,还妄图想奸|污她。

  舒彩云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抄起床头铁壳铁座的煤油灯,死命砸他的后脑勺。一下、两下……煤油灯的灯罩被砸碎,玻璃嵌进男人劲动脉,血汩汩地飙出来。

  本来还捂着她嘴奸笑地施展暴行的男人,忽然间翻起白眼、全身痉挛,接着脑袋一歪,摔到了床下,挣扎着爬起,捂着血淋淋的脖子想往门口走,结果没走几步,倒地不起了。

  舒彩云看到这一幕吓得半死,尖叫一声,赤着脚、衣衫不整地跑到萧鼎华家求救。

  萧家俩口子刚睡下,听到咚咚咚的敲门,还夹杂着颤抖的音色,狐疑地爬起来开门。

  “萧大哥救我!”看到门打开,舒彩云抽噎地扑上来。

  看到她满身狼狈,又听她结结巴巴地说了事情经过,俩口子怒了,这年头居然还有这么胆大包天的人,就不怕把牢底坐穿吗?

  方周珍留下安抚舒彩云,并给她处理脚上的伤口,萧鼎华打电话到公安局报案,然后自己也去了现场。

  现男人颈动脉出血,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