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25章 忘了吃药
  “要没他这破事儿,你升副团的调令上个礼拜就该下来了。杜亚芳也是,自身条件又不差,怎么会找了那么个歪瓜裂枣……”

  柳团夫人越说越愤懑。

  “要是姓于的人长得俊,就像四营长那样的,还能说是被表象蒙蔽了眼。可长得那么丑、各方面条件也称不上好,咋就和他搅合到一块儿去了呢?幸好小洁没和她继续来往了,要不然真担心被带坏……”

  “小洁你确实是该好好管管了。”想到自家姑娘那臭脾气,柳团长忍不住皱眉,“一个姑娘家,动不动开着部队的车到处乱跑,不出事还好,出了事怎么交代?不说她自己遭殃,我们爷们两个都可能受她连累。”

  “我哪里没管吗?以前可不会这样,还不是跟着那杜亚芳出去玩了几趟,心野了……说来说去,那姓杜的真是个害人精,啥事一扯到她,就没好事……”

  “行了,别人的事老挂嘴上干啥。”

  “我能不挂么,都影响你前途了。”柳团夫人没好气地哼道。

  其他几家也都大同小异,诧异师长竟然携夫人出席向刚家的暖房宴。这在七一三是前所未有的事。

  冯美娟趴在阳台上,听了会儿隔壁的动静,回到屋里对微醺地靠椅子上闭目养神的李建树说:“你说隔壁咋囤了那么多粮食啊?看得我都眼红了。还有自行车你看到没?二十八寸大三角的,看着可气派了,咱家今年过节也买一辆吧。”

  回答她的是呼呼的鼾声。

  冯美娟气得摔了手里的毛巾。

  吴桂花还没结束和张涛的冷战呢,看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鞋没脱、军衣领子没松也不管他,兀自和儿子分着饭桌上吃剩的瓜子、花生、毛木果干。

  “妈,为啥向叔叔家有这么多好吃的?”

  “人能干呗。”

  “为啥小舒阿姨会做那么多好吃的菜?”

  吴桂花:“……”

  张涛捶着床哈哈大笑:“因为人能干呗。”

  吴桂花重重地哼了一声:“我是没她能干,你呢?你有本事咋不见你升副团?瞧着吧,这次柳团要么不动,动了也没你的份儿。被郭大头撺掇着搞的那都是什么事?整个七一三都在看你们营的笑话……”

  张涛喝了酒,中气十足的吼道:“要你管!”

  “我是不想管呀,可谁让这个家还在。”吴桂花磕着瓜子凉凉地道,“我知道你想学隔壁营那个姓于的,家里留个黄脸婆、外头养个美娇娘……”

  “胡说八道!”

  “我看你就有这个心,日子好过开始嫌我碍眼了。我是粗俗没文化,要是挡着你追求第二春,你直说,我们娘俩给你腾位子!”

  “……”

  ……

  “楼梯口那家好像吵起来了。”

  罗胜男正在厨房帮盈芳收拾碗筷。吃剩的菜不多,但三桌加起来,还是剩了一些的,换自家的碗装起来,晚上热热还能吃一顿。

  盈芳表情无奈,摇摇头没说什么。

  罗胜男也就压下八卦不再提。

  经过今儿一顿中饭,她对军嫂多了一层认识,觉得这重身份也不是人人都能当好的。对燕子的婚事添了些迷茫。

  张岳军随同留下帮忙的孟柏林,把食堂借的桌椅板凳扛到楼下,一会儿开车来拉。

  各家借的碗,盈芳刷洗干净后,装篮子里,附上两斤春笋、一大碗小米。

  “还是你想的周到。”罗胜男夸了一句。

  “给嫂子的我也收拾好了。”盈芳掂了掂墙角边一个蛇皮袋,“这里头是春笋、野菜,都是新鲜的。野菜炒鸡蛋或是包饺子都好吃,笋吃不完泡酸笋也挺好的。走前再抓些鱼提上。”又指着蛇皮袋边上的大包袱说,“这是师娘让我捎给你们的。东西有点多,一会儿我推着自行车送你们去汽车站吧。”

  “哪里需要自行车,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拿不下啊。不用送不用送!我们认得路了。你和刚子在家歇着,起了大早,又忙了一上午,不嫌累啊。”

  罗胜男执意不让小俩口送,才到楼下就撵他们上来了:“你们要这么客气,下回我们都不敢来了。”

  盈芳正无奈,孟柏林开着运输车来拉圆台面,果断让他开车送了一程。

  小俩口这才放心地上楼。

  路过二营长家,见十岁的张斌开了一条门缝,正往过道探头探脑,盈芳笑着朝他招招手,领他到家,装了一网兜春笋,又往他口袋里装满了瓜子、花生,最后还塞了个鲜红的大苹果给他。

  张斌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刚进门就被他娘逮了个正着:“哪儿来的?”

  “小舒阿姨给我的。”

  吴桂花嘴唇微动,半晌说:“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许收人家的东西。”

  “知道了妈。”

  张斌切了半个苹果,拿了个小板凳坐门口,吹着过道风咔嚓咔嚓嚼得欢。

  冯美娟收拾了家里的脏衣服,到对面盥洗室洗,看到张斌手里的大苹果,眼神一黯。

  肯定是隔壁给的。吃饭前正好看到盈芳把一大网兜的红苹果提进睡觉房间,不知道哪家送的,这也太大方了吧!看卖相,起码两三毛一斤,一网兜少说有三斤,啧!舍不得切了装冷盘她能理解,搁自己也不舍得。可凭啥张斌有的吃,自家甜甜却没有?

  冯美娟一边腹诽一边刷衣裳,差点把毛边的衣裳刷破。

  屋里,盈芳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是不是着凉了?”向刚皱眉问,“外头热,家里凉,楼道里也阴阴的,进出要记得添减衣裳。”

  “知道啦。”

  “过来,陪我躺会儿。”男人已经脱掉衣服躺好了,支着胳膊等她。

  盈芳一阵无语。每次午休,都要拉着她一通折腾,这伤看来全好了嘛。

  “几时归队?”她磨磨蹭蹭地挨到床边。

  向刚轻笑着拉她趴到自己身上:“再陪你几天不好么?”

  盈芳:“……”

  好是好,可老这么折腾,小身板有点吃不消啊。

  “呀!”她忽然想到啥,低呼一声。

  “怎么了?”

  “那啥……忘带那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