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24章 各怀心思
  盈芳端来一锅刚下好的水饺,澳门赌博网站:给每桌上了一大盘,该上的菜差不多上齐了,被李双英拉着坐了下来。

  两位夫人也说累了吧,赶紧坐下吃点儿,再不吃,盘子要空了。

  大伙儿止不住笑,好几道菜确实快空了,倒不是量少,而是味道好。

  “栗子炒鸡肉我还是第一次吃,鸡肉的鲜味,都煮进了栗子肉里,咬一口粉粉糯糯又鲜又香,太好吃了!”

  “我独吃了那盘油焖笋,酸酸甜甜的很开胃,加了糖醋吧?从来不知道,炒菜里放点糖醋,味道这么好”

  “熏兔肉原来是这个味儿,我听人说过几次,今儿头一次尝到,味道果然好!”

  不止军嫂席,男人那一桌,也都在猛夸盈芳的手艺,以及这些难得的佳肴食材。

  “你小子好福气!”

  “我不说了么,小向的福气是咱们几个里最好的。回老家养个伤,还能撞上这么漂亮又能干的媳妇儿。想当年咱们几个追媳妇儿的时候,前前后后折腾多久啊,想起来一把辛酸泪。这小子倒好,去了回来就打结婚报告了。羡慕嫉妒恨啊!”

  “老陈,那是你媳妇儿难追,谁让嫂子各方面条件都好呢。我媳妇儿大老粗一个,没追就到手了,不过比起弟妹的手艺,我媳妇儿差远了”

  “你们这些个老家伙,喝高了忘记自个的婆娘都在里屋坐着吗?当心回去没床睡,跪上一整晚的搓衣板。”

  “哈哈哈哈!不说了,喝酒喝酒!”

  大老爷们的嗓门一个个都这么大,西屋的女人怎么可能没听见,但今儿个高兴,由他们闹去,有什么回家再收拾。

  盈芳给每人盛了一碗桂花酒酿圆子羹,并介绍:“桂花是我在老家山里摘了晒干的,酒酿是我一个亲戚做的,行李太多,坛坛罐罐的不方便多带,就够煮几碗甜羹的。下回等我自己酿成了,再给嫂子们送点去。”

  “小舒你客气了。”军嫂们客气了一番。

  团长夫人喝着清香甜糯的圆子羹,顺嘴问:“对了小舒,我听老柳说,你还在念书?那来了这里,还继续念吗?”

  “念的。”盈芳如实答道,“我挺喜欢念书的,趁年轻,想多学点知识。”尤其是这个世界的知识,对她来说,简直像打开了新天地。

  师长夫人听得连连点头:“是个有志气、有想法的姑娘。”

  顿了顿,又说:“如今想想,军嫂就该咱们这样脚踏实地的,看看文工团那帮女兵,一天到晚尽知道打扮,花枝招展的到各团慰问演出,惹出多少烦人事儿”

  李双英几个都垂眼敛眉,吃着菜没说话。

  柳团夫人忙打圆场:“我是一直不喜欢文工团的女兵,人前嘻嘻哈哈、人后你踩我轧。本来只是单纯不喜那圈子里的人,现在嘛,家里有男娃的,要看牢咯。”

  “哈哈,你还是先看牢你家大公子吧。”师长夫人爽朗笑道,指了一圈在座的军嫂,“这里坐着的,家里的男娃,数你家大公子年纪最大。咋样?相看了对象没有?”

  “有就好了,没有才愁啊。”说到儿子的终身大事,柳团夫人是真心发愁,“要不,嫂子您给介绍一个?”

  师长夫人爽快地应道:“行吧,有合适的我一定介绍。”

  说着,给盈芳夹了一块菜,又招呼大家:“大家都吃啊,停下来干什么!小舒你今天辛苦了,多吃点”

  盈芳忙起身谢过。

  “小舒你教教我,鱼怎么蒸才一点腥味都没有?我家老柳嘴巴叼,鱼喜欢吃清蒸,可又闻不得腥味,我看你这道鱼也是蒸的,就没啥腥味。我坐这儿看出去,老柳一晃吃好几口鱼肉了”

  柳团夫人话音刚落,师长夫人暧昧地笑开了:“合着你连吃饭都在看你家老柳啊。”

  “哈哈哈”男人那一桌也起哄笑闹。

  席面再度恢复一开始的和谐、融洽。

  尽管有几位心里不舒服,觉得高高在上的师长夫人,凭啥独对四营长的家属这么好,难道真的有意培养四营长?

  各人心思不一,吃过丰盛的暖房饭,心不在焉地聚一起唠了会家常,直到师长说“散了吧,小向俩口子今儿累了,将来有机会再聚”,呼啦一下,拽着各自的男人回家盘问去了。

  其实就连师长夫人也有点摸不着自己丈夫的思路,回家路上,试探性地问:“我看你很关照老柳他们,是不是有意向了?”

  “意向不早就有了么?只不过出了这茬事,不得不压下缓一缓。至于向刚,我也才知道他和夏老交情匪浅,司令又是夏老一手栽培的,你说我要不要和他打好交道?”

  师长夫人惊讶地张了张嘴:“原来是这样”

  “不过夏老那人一向不喜以权谋私,所以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不用太刻意。”陈平有点喝多了,脑仁有点涨,捏着额角叮嘱道,“你有时间,多去大院转转,偶尔找他媳妇聊聊,让人知道咱们师的军嫂很团结、没其他师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纷争就行了。”

  “我明白了。”师长夫人点点头,“今儿饭桌上,还听老柳媳妇提了一茬,小舒好像还在念书,不知道是不是霞山镇上的学校。”

  “这个不用管,堂堂营长,不至于连个转学都搞不掂。”

  “听说没转学,只是借读。”

  陈平闻言轻笑:“那小子头脑确实灵活,还没毕业就想到推荐名额了。”

  柳团长的车上,俩口子也在低声交流。

  “今天师长怎么也来了?还带着夫人一块儿来?”

  “师长的事,我哪有资格管。管好我自己的就不错了。”

  “话不是这么说,我总觉得师长对小向好的有点不同寻常,会不会人事上有新变动?”

  “可能性很小。”

  “那师长就没和你说点别的?”

  柳团长知道媳妇儿问的是什么,闭着眼靠在座椅上,“嗯”了一声。

  “都怪姓于的,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柳团夫人愤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