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23章 媳妇儿你做得很好
  盈芳想说点什么,冯美娟嘴角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先说道:“看我,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这人的脾气咋这样……”

  盈芳没听她说下去,拿钥匙开进二营长家的门,目测确实摆得下一桌,放心地退出来带上门:“吴嫂子家挺宽敞的,摆一桌没问题,那也好,省得嫂子还要专门收拾……呀!我锅里还炖着鸡,不和嫂子闲磕牙了。”

  说完,小步跑进厨房,吁了口气。

  出来倒水的李双英见状,挑高秀眉,看着她似笑非笑。

  盈芳吐了吐舌,如实说道:“借了二营长家的饭厅再摆一桌,就是菜得多洗点了。”

  “这没事,人多力量大。就是菜够吗?不够的话我去菜场买点儿,自行车一推,很快的。”李双英说着就要下楼。

  “够的够的。”盈芳忙制止,“除了鸡只有两只,别的菜管够。”

  说着,她拿出中午要做的食材,鱼养在桶里,别说三桌,四桌五桌都够了。熏兔肉肥肥两只、鸡蛋满满一篮、还有成堆的春笋、五花八门的野菜……

  盈芳边忙活边报菜单:

  “冷盘凑了六道:橘子罐头、酸笋、油炸花生米、毛木果干、油炸潭水鱼、凉拌马兰头。

  热菜六道:油焖笋、清蒸鱼、山鸡炖蘑菇、雪菜笋片炒兔肉、核桃栗肉焖鸡块、蕨菜炒鸡蛋。

  汤羹咸甜各一道:鸡汤鸡杂羹、桂花酒酿圆子羹。

  点心三道:荠菜水饺、肉酱馅饼、杂粮窝窝头……”

  大部分菜是师娘教她的,办席面时经常要用到。所以姑娘家嫁人前,多少都会被娘家人带着教一遍。

  个别菜肴是她自己瞎琢磨的,偶尔在家也会做,味道不错,做起来也省事。

  可两相一融合,就显得这菜单含金量高了。

  “停停停,说得我都淌口水了。小舒啊,你也太贤惠了吧,会做这么多菜。很多我别说吃了,见都没见过。今儿个有口福咯!哈哈!”

  洗干净碗筷并把中午要用的野菜也都洗好、沥水的陈玉香,夸张地抹了一下嘴角。

  师长夫人刚好出来上厕所,闻言,笑着说:“看来这顿饭,我和老柳媳妇真给蹭着了。”

  李双英几个都给面子地笑了。

  向刚陪着师长和柳团长上楼,还没进门就听到屋里传出的和乐融融的欢笑,不禁松了口气。

  尽管清楚自家小媳妇儿的脾气,待人方面也挺大方,可难免怕她不适应,从而引起矛盾。没事就好。

  后头跟着随他下楼溜达的老金,闻到香喷喷的肉味儿,越过几人,哧溜窜到水房。

  像人一样,直立在水槽前,前爪拧开水龙头,凑过去吧嗒吧嗒灌了几大口水,而后甩甩被水花溅湿的毛发,跑去阳台叼来自己的碗,趴在厨房门口。湿漉漉的大眼,一错不错地随着盈芳来回移动。

  “哈哈哈!这家伙!”师长指着老金乐不可支,“瞅瞅这馋样,哪里还有服役期间那退敌无数的威武劲啊,整一个馋猫嘛。”

  柳团长也跟着笑:“看来,老金的退休日子过得很不错啊!瞅瞅这毛发,比退役前还油亮。我说刚子,你喂它什么了?怎么把它养得这么好。”

  向刚淡定地道:“基本都是放养。”

  大伙儿一阵无语。尼玛!这年头放养的狗吃得比人还雄健,还让不让人活了!

  向刚没再多说,把人请进屋,拿出香烟、茶水招待后,来到厨房。

  李双英一看到他,就知道他有话和盈芳说,笑着拉了陈玉香去屋里作陪。

  罗胜男也借口要洗菜,捧着菜篮去了盥洗室。

  待厨房只剩小俩口后,盈芳小声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我都吓一大跳,没想到她们会来。还有,我怕坐不下,借了二营长家的饭厅又摆了一桌,圆台面还是吴嫂子帮忙从食堂借的……”

  “别担心,不是什么坏事儿。你做得很好。”向刚含着笑偷亲了她一口。

  “因为于光辉的事,司令接连召开了两天的干部大会,原意是警告,不想还真互掐互揪地曝出了不少打着军民团结的旗号、在外搞七捻三的蛀虫,可把他气的,当即下令严肃整顿军|风军|纪,又把咱师长叫去聊了几句,没说一句斥责的话,师长高兴地一来就找柳团说这个事,听柳团说今儿中午要来咱们家暖房,便也想来,我能不答应么?”

  听是这么回事,盈芳心里的大石彻底落了地。

  “行!我知道了,你进去陪他们吧,就着冷菜先喝起来,我把热菜炒一炒,很快就好。”

  中午十一点半,客人到齐,暖房饭正式开席。

  三大张圆台面,依然坐了个满满当当。

  菜肴一道道上桌后,向刚做为男主人,招呼大家吃喝起来。

  担心师兄一家吃得不自在,盈芳特地将他们安排在二营长家。同席的还有吴桂花娘俩和副团家的几个孩子。

  盈芳见他们吃得开心,也很自在,额外给他们添了道橘子罐头和毛木果干,让他们放开肚子吃,就去自己家招待了。

  师长为首的一群男人坐饭厅,师长夫人为首的军嫂坐西屋。

  西屋靠墙角堆放着这趟从老家带来的口粮、家什,还有形形色色的布兜子,装的全是菜干、山货。暂时没骑的自行车也摆在这里。

  冯美娟看了又看,决定回家就和老李商量买自行车。

  又听陈玉香拉着来上菜的盈芳问:“我看你家的窗帘、门帘挺好看,东屋那门上的帘子,还缀着流苏,是买的成品还是找人做的?花了多少钱啊?一定很贵吧?”

  盈芳含笑说:“我自己做的,缝纫机车一下很方便。用的都是零碎布拼接起来的,没花几个钱。”

  冯美娟听得越加酸涩了。

  瞧瞧人家,结了个婚,不仅有手表、有自行车,缝纫机都有了。

  再看自己,嫁给李建树这么多年,想给家里添辆自行车、好方便接送女儿和买菜,都要吵三吵四。

  越想越觉得气闷,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