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21章 暖房宴(致斌贝儿童鞋粉丝值达一万的加更~)
  “小舒回来啦?”

  冯美娟挤出一抹笑,上前和盈芳打招呼。

  她原本想把杜亚芳拉到自己阵营、彼此拧成一股团结的绳索的——

  毕竟,只要她家那口子升了副团,那么现在的位子,只要不刻意打压,将会是于光辉的。以此很轻松地就能说服杜亚芳为自己所用。

  岂料如意算盘刚开打,于光辉那货出事了——婚外出|轨被开除军籍。

  三营如今成了整个团乃至七一三部队的罪营——遭到了各路领导的训斥。

  她家那口子已经连着两天没回家了,不是写检讨就是回答上级领导的问话。如今升迁是没指望了,只求别被柳团迁怒才好。

  看到盈盈浅笑的盈芳,冯美娟心里说不出的恼恨。

  禁不住想:于光辉为什么是三营的人?要是四营的该多好啊!杜亚芳咋恁地没眼光?居然找了那么颗歪瓜裂枣,咋不找四营长搞个婚外情、把四营搅得翻天覆地的,那才叫痛快呢。

  盈芳哪里知道面前和颜悦色和她打招呼的人,心思竟然那么龌龊——编排起人简直跟个老巫婆似的。丁点见不得别人好,恨不得所有坏事都落在别人头上。

  浅笑着应道:“回来了。嫂子刚接甜甜回来啊?等我一下,我有东西给甜甜。”

  她回屋装了一碗刺泡,又拿了几个鸡蛋、两三斤春笋,送到李家:

  “这是老家山上的野果,这个时节多得很,酸酸甜甜的,小孩子都喜欢吃。笋也是山上挖的,这会儿还不老,炒炒就能吃。”

  李甜甜羞涩地接过碗,怯生生地道了谢。

  盈芳笑着揉揉她头。

  “那嫂子就不客气了。”冯美娟嘴角扯出一抹笑,到底没拒绝免费的东西。

  盈芳看她心情似乎不大好,想到孟柏林说的那事,搁哪个营都是倒霉事,心里叹了一声,放下东西就回自己家了。

  老家带回那么多东西,有的她收拾。

  之后两天,盈芳没出门。

  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通,剥了壳的笋子泡了酸笋,新鲜摘的木耳蘑菇拿出一些送人后,余下的晾米筛上晒干。

  草药单是分拣就花了不少时间,然后还得分批晒干。

  已经晒干的打包装起来,等着全国各地积极开展的“中草药运动”燃到霞山镇后光明正大地拿出来卖。

  这趟回去,问向二婶匀了十斤高粱烧,把手头两支浅年份的野山参和一株上了年份、品相相当不错的何首乌拿出来都泡了药酒。

  何首乌里还添了肉苁蓉、枸杞、当归等配料,留着给男人慢慢喝。

  那两坛浅年份的参酒,一坛分装个三四瓶不成问题,到时可以送送师长、团长。另一坛则留着备用。

  送老首长的当然是早先泡下的那坛十年份的野山参酒了。

  “老首长这阵子去京都了,等他回来,咱们再单独请他吃饭。”向刚从阳台进来,拿了毛巾擦了把汗,“才五月份,天就开始热了。”

  “那是你忙了一早上的缘故。”盈芳笑着道,“快去洗把脸吧,马上就开饭。”

  打从把老家带来的菜种播撒在阳台开辟的迷你小菜地里后,男人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菜地浇水,遇有杂草冒出头,果断掐灭于摇篮。

  幸亏这土肥沃,否则还得施肥,那味道可就呛了。

  早饭是小米粥和荠菜炒鸡蛋为馅烙的面饼,再盛了一小碟酸笋和酱萝卜条。

  小俩口对面对着吃饭,边说后天暖房饭的事。

  “陈副团他们要是都带家属,两桌够坐吗?要不再问陈嫂子借张桌子,给孩子们单独排一桌?”

  盈芳大致算了算,三个副团不是一家三口就是一家四口,再加上柳团,满满当当一大桌了。

  另外一桌要坐师兄一家、四个营的营长、四营的教导员、副营长,以及吴奎几个和向刚交情好如今却不在一个团的战友,光想着就拥挤。

  “挤一挤差不多了。”向刚喝了口小米粥说,“我可以不坐的,给你上菜。另外,除了三营长和老王,其他都不带家属。”

  “二营长也不带?”盈芳诧异地问。

  一营长和孟柏林的家属还没随军,可二营长一家都在这儿啊。尽管其妻吴桂花的性格有点……

  怎么说呢,像炮仗,一点就燃,可毕竟是头一次聚餐,又是上门邀请的,这还能不来?

  “冯嫂子来,她就不会来。他们两家……别了几年苗头了,不来才正常。”

  听他这么说,盈芳也就不再纠结坐不坐得下这个问题了。

  ……

  张岳军一家礼拜六下午请了半天假,吃过中饭就到了。

  好在部队招待所这个时节来探亲的家属少,正值农忙嘛,加上提前打了招呼,很轻松就订到两个房间。

  盈芳到镇上汽车站接上人,先陪他们去招待所办了入住登记,放了行李,再带他们到家属大院。

  燕子姑娘看到崭新的两室一厅,兴奋地叽喳个不停:

  “娘啊,你看姑家的家属房,这才舒服嘛。

  两个房间都这么周正,还有阳台,晒场晒短多方便,不像咱们那,衣服晾楼道上,水滴滴答答淌个没完……

  水房和厨房离得也好近,开门走两步就到了,咱家啥时候要能换个这样的就好了……”

  罗胜男似笑非笑地睇了闺女一眼:“你要嫁个解放军,澳门赌博网站:也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要不让你姑丈牵个线,赶明就相看相看?”

  燕子姑娘立马歇菜,噘着嘴,借口帮忙,跟在盈芳后头去了盥洗室。

  盈芳看她脸上表情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蔫巴巴的,边洗菜边说:“你和阿九叔平时还有联系吗?”

  “有是有,但不多。而且还不能往家寄信,被我娘发现,还不被骂死啊。”

  “那你仍决定和他处对象吗?其实嫂子的话也对,嫁了解放军,房子起码不用愁,每个月津贴也高……”

  “得了吧姑,你别套我话了。我找人打听过,要分到姑丈这样的房子、起码得干部。没军衔的小兵,别说房子,津贴也才几块钱,说不定还没我豆腐厂赚得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