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20章 向营长是妻管严
  李双英凝眉道:“他结婚报告上就是那么写的。不过也可能我记错啦,澳门赌博网站:毕竟那是前年批下来的事了。”

  “不、不可能!他说结婚报告还没下来,不可能的……”杜亚芳不敢置信地摇头。

  打死她都不相信,于光辉竟然有媳妇儿。那她岂不是成小三儿了?

  杜亚芳脸色青白,头摇得像拨浪鼓,一个劲地说“不可能”。

  李双英听到这儿,面沉如水。

  果然,于光辉那小子瞒着老家的媳妇儿又在城里处了个对象。

  “你们处多久了?”

  “小、小半年吧……”

  杜亚芳面色煞白,想到曾经背过、考过的军纪军规,嘤咛哭出了声。

  “他根本没和我说过他已经结婚了,我一直以为……怎么办……我都有他的孩子了……”

  “这不胡闹么!”李双英气得想骂娘。

  团内曝出丑闻,只是团风受点影响还在其次,最怕被别的团利用,借此攻击一团。

  据说马副师长要调去别的部队任师长,五个团长,目前升副师呼声最高的就属柳团了。

  柳团动了,底下的人自然跟着动。最有希望接他位子的就是自己丈夫。而今出了这档子事,一切还会照他们预想的进行吗?

  李双英二话不说,拽着杜亚芳去团里,希望能暗地里解决这桩丑闻。

  不料住隔壁三团的副营家属,将这话偷听了去,没等团部作出决定,八卦新闻就已经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大院的家属全知道这丑事了。

  眼瞅着纸包不住火,柳团长当机立断写了份检讨书,主动上报师级。

  师长脸色铁青,派警卫员把于光辉叫到办公室。

  于光辉来的路上还一阵高兴,以为师长终于发掘了他的闪光点、想要重点培养他。

  会不会柳团升副师、陈副团转正后,副团一职空缺,想直接把他升上来?这会不会太快了?嘤嘤嘤,幸福来得太突然,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然而笑容还挂嘴上呢,一只茶缸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看你干的好事!”陈师长愤怒拍桌,手里一摞报告随着他的用力过猛,飞散开去。

  一旁的柳团长,赶紧把纸张都捡了回来,看着还在懵圈中的于光辉,重重叹了口气:“你小子,实在太让我们失望了。”

  “师长、团长,我……”

  “你也别说什么情难自禁之类的胡话。这事搁外边都能引起腥风血雨,何况你还是个解放军干部。是个男人,就有点担当。”

  担当什么?

  于光辉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师长丢了份文件给他。

  触目惊心的红色标题——《关于给予于光辉同志开除军籍处分的决定》,砸的他脑袋轰鸣。整个人像被泼了一盆冰水。

  “不!师长,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我做什么违反军职的事了?还开除……部队怎么能这样,我不服!我不服!是不是谁打我小报告了?肯定有人见不得我好,背后打我小报告,是不是向刚!是不是他!我找他算账去……”

  于光辉双目赤红,理智抛到了脑后,指着窗户嚷嚷着要找向刚质问。

  “够了!”陈平拍桌喝道,“自己做的好事,自己心里不清楚?好好看看这份文件,给你的处分不是胡乱扣的罪名。看清楚了再说自己有没有被冤枉。”

  于光辉心慌意乱地扫完红头文件,整个人像是被冰冷的雨水浇了一场,“她、她敢……”

  杜亚芳!那个臭婆娘居然找陈副团的妻子坦白,不仅坦白,还把一切过错推到了他头上。宣称她是受害者,是无辜的,是被他勾|引的,不知道他在老家已经有合法的妻子,知道后,十分后悔……

  这一刻,于光辉慌了。

  加上团里团外和他不对盘的对手借着这事顺势踩他两脚,“于光辉滚出七一三”的呼声见鬼的水涨船高。

  上级领导哪怕看他平日表现不错、有心想拉他一把,这会儿也不得不秉公处理。

  于光辉在军中的生涯,到此结束。

  “那家伙完全是自找的。”孟柏林说完前因后果,恨铁不成钢地道,“咱们劝过他多少次啊,根本不领情!看他搞出来的事儿,是咱当兵的能做的么?不过那姓杜的女人我看也不是个善茬,得知于光辉被开除、只能回老家种地,愣说是被他……咳,那啥,总之不是自愿的。于光辉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都没用。最后得亏柳团长出面,借了于光辉三百块,算作给她的赔偿,还出面替她作证,保住了文工团的工作,总算把这事儿揭过去了。要不然,于光辉那小子,恐怕还得吃牢饭。”

  强|奸|罪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轻则名誉受损,重则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可她不是还怀着对方的孩子吗?”盈芳插嘴问了句。

  这年头,没结婚就生孩子会遭人诟病的吧?至少,她听说的一些例子,都是这样的。

  “听说昨天下午去医院拿掉了。”孟柏林摇头啧道,末了心有戚戚焉地感慨:“女人啊,发起狠来一点也不输咱们男人啊。”

  向刚瞥了他一眼,转而对盈芳说:“别理他!你就很好。”

  孟柏林一噎。心里嘤嘤嘤:营长你不会是妻管严吧?

  说话间,到家属大院了。

  几人齐心协力,将行李扛上三楼,自行车则停在楼道里。

  大门口有卫兵二十四小时换岗不离人地守着,谅谁也没那个胆敢摸进部队的家属院偷窃。

  盈芳不急着整理,而是穿上围裙做饭,留孟柏林几个吃了再走。

  “不了嫂子,下次再来尝尝您的手艺,这会儿我还得回趟营里。”

  其他两人也说不吃要先回营里报到。

  盈芳看他们不像是托词,就一人塞了一包吃食当谢礼,有干粮,也有炸鱼干、熏兔肉。

  王坤和木建清还多了一网兜活鱼、半只山鸡、一袋野果。

  本来还想再给点粮食的,谁知俩小伙子无论如何都不肯收。

  送他们到楼梯口,正好碰到冯美娟接了女儿回来,看到盈芳,眼神闪烁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