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19章 丑闻曝光
  一路还算安耽地抵达省城。

  之前去邮局寄包裹时候,向刚顺便往营里拨了个电话,敲定了回来的班次,这不一下车,就看到孟柏林率着一连连长在月台等了。

  彼此寒暄后,分扛着行李上了车。

  “营长,师长今早下营视察指导,问起你的情况,我照实说了。得知你今天的火车回来,特地问有没有安排人来接,还说营里的车要是没空,让柳团从团里派部车过来。”

  孟柏林边发动车子边汇报,“当时不止柳团,其他团的团长也在,脸色难看的,啧!像家里女人被抢了似的。”

  向刚挑挑眉,没有接话。

  陈平这个师长,除了开大会时坐在主席台上,不时洋洋洒洒地说上一大堆纸上谈兵的空洞理论,就是一些噱头的话,很少搭理团级以下的干部,傲慢的像只公孔雀。

  当然,对于有背景的兵又另当别论。

  这次大概也是看到老首长对他的态度,所以按耐不住了吧。呵呵……

  盈芳却不知其中深意,听孟柏林这么说,小声问向刚:“那咱们暖房饭,要请师长吗?”

  “嫂子你们要摆暖房饭啊?我来帮忙啊。”孟柏林自告奋勇,一来是真心想帮忙。二来,他媳妇儿随军后,少不了也要摆一桌,事先打好关系很重要。

  “放心,少不了你的活,先帮忙借两张圆台面和两桌的长凳过来吧。”向刚当即派了个任务给他,随即捏捏媳妇儿的手,“师长那边送两瓶酒吧,他事务繁多,未必抽得出时间来家里吃饭。”

  倒不是吝啬一顿便饭,而是把师长请到家,团级干部指不定会怎么想。

  再者,师长不同于老首长,后者在他心里,就是个长辈。而师长,说难听点就是应酬,他并不想靠所谓的利益关系来成就自己的事业。

  盈芳自然听他的。

  孟柏林听他说要借两张圆台面,澳门赌博网站:张张嘴:“营长,你太客气了吧,请一桌不够要请两桌啊?二营、三营搬进来一个月有余了,还没见他们办暖房饭呢。前儿个碰到三营教导员拉着老王吐槽,说他们家搬来时请三营长一家吃了顿红烧肉,三营长却连炒鸡蛋都没回请,小气劲和于副营长有的一拼,哈哈!对了,营长你还不知道吧?于光辉出事了。”

  “怎么回事?”向刚沉声问。

  孟柏林一向看不惯于光辉,觉得他人品不行,因而唠起他八卦毫不心软:

  “你和嫂子回老家那天,他和杜亚芳的关系被团里几名嫂子扒了出来。那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在家属房里金屋藏娇……哦,杜亚芳你认识吧?就省军区文工团的女兵,以前常来咱们团慰问演出的……”

  向刚当然知道。

  那女的不止一次惹过自己媳妇儿,不过没想到她会和于光辉凑一对儿,明明于光辉是有家室的人。

  “那家伙一直都不满意老家的媳妇,可真不满意的话就离婚啊,离了再找谁会管他?千不该、万不该脚踩两条船,老家的没离,这边急着处上了,这不丢咱们集体的脸么!传开了,还当咱们当兵的都是这么欺负老百姓的呢。上头几个正头大……”

  说到这儿,孟柏林轻咳了一声,压低嗓子说,“我还听说,那杜亚芳有了。”

  杜亚芳怀孕的消息还是她自己吐露出来的。

  那天,李双英匆匆来到团里,让丈夫调看了于光辉的档案,证实他在老家确实结婚了,妻子是当地的居民。于是查了查分给他的家属房后,重又赶回家属院,寻到于光辉那套房子敲开了门。

  杜亚芳这两天调休,来部队催于光辉领证。尽管房子到手了,可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也不是个事儿啊,再怎么胸有成竹也难免心慌。只有把婚结了、证领了才踏实。

  可每次说到结婚,于光辉就闪烁其词,不是搂着她哄啊哄的然后用别的方式让她忘了这茬事,就是推说结婚报告还没下来、让她再等等之类。

  “等等等!你到底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去?姓于的,别以为我跟了你,你就变成香饽饽了?哈!癞蛤蟆蹦到京城还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也改变不了浑身丑陋的事实。”

  “瞪什么瞪!你敢打我试试!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你要是再这么拖拖拉拉,该给的彩礼不给、该办的酒不办,我就找你们领导告发你做下的龌龊事。”

  “别以为我不敢!于光辉,那件事,我要愿意咱就是两情相悦,我要不愿意,你就是个强!奸!犯!”

  于光辉阴沉着脸,瞪了她半天,摔门走了。

  杜亚芳摔了一屋子的东西。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听到大院门口有车子发动的声音,出来一看是去市区的运输车,就想搭便车回去。

  哪知不仅没赶上,反而在卫兵那碰了一鼻子灰,完了还从别的军嫂那听说了向刚和舒盈芳的近况,羡慕嫉妒得都快要发狂了。

  隐忍着怒火回到屋里,看着一地的狼藉,再想想自己的遭遇,扑到床上抱着被子委屈地嘤嘤直哭。

  李双英敲门的时候,她还没停下抽噎呢,凶巴巴地问:“谁啊!”

  “我!一团陈副团的爱人。”

  一听是于光辉上级领导的夫人莅临检查,杜亚芳擦了眼泪、擤了鼻涕开了门。多少存了点曝光的心思。

  李双英才不管她为什么哭,开门见山道:“你就是小于的媳妇儿吧?”

  “嗯。”杜亚芳还以为于光辉在领导面前提过自己,腼腆地笑着,抚着肚子打招呼,“嫂子好。”

  李双英瞅了她两眼:“我看你有点眼熟,以前是不是来部队探过亲啊?”

  “没有啊。不过我是省军区文工团的,以前参加过团里的慰问演出,想必嫂子那时候见过我吧。”

  “咦?不对啊,我咋记得,小于当初打结婚报告的时候,说他媳妇在老家,而且没工作。还是那小子故意不说实话的?瞒着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有这么个漂亮媳妇儿?”

  “什么?”杜亚芳大惊失色,“他、他老家有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