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16章 懒媳妇么
  向刚打横抱起明显喝高了的媳妇儿,对俩士兵说:“你们俩陪师傅师娘好好吃,吃完送他们回家,晚上就宿在那里,明天早上再过来。”

  俩兵哥哥齐松一口气,响亮回复:“是,营长!”

  抱在怀里的人儿嘤咛一声:“好吵……”

  俩兵哥哥立马噤若寒蝉,继续低头装不存在。

  好在自家营长,发布完指令,就抱着夫人进屋了。

  抬头看夜色,啊!月色撩人,撩得人心湖荡漾……

  “向、刚……”

  被放到床上的女人多少还有点意识,揪着男人的衣领,眨着雾蒙蒙的星眸,睫毛颤颤、吐气如兰。

  “嗯?”向刚捧着她后脑勺,挪了一下枕头,好让她躺得更舒服点。

  女人弯弯笑眉,忽然绽放了一个灿若绚阳的笑容,恍若结婚那晚照彻星空的烟花,美得令人窒息。

  “真好……”

  她呢喃着,松开他衣领,改而捧住他俊脸。

  “有你真好……这个世界,有你真好…”

  向刚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温暖的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贴着自己的脸颊蹭了蹭。

  “小醉鬼。”男人沉沉低笑。

  若没醉的话,打死她都不会说这么煽情的话吧。

  “我才没醉!”

  “好,没醉。”向刚笑了一声,撩开她额上的刘海,“我去打盆水,你有点出汗了,我给你擦一擦。”

  师傅他们还在外面吃饭,他再怎么渴望,也不差这几分钟。

  结果等他回来,小女人抱着被子睡着了,睡颜酣甜,令他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

  “煎饼吃吗?”

  叽叽喳喳的鸟语声中,她依稀感觉男人起来了,替她掖被角的时候,问她早上想吃什么。

  可是煎饼……那不就是昨天后半夜的她吗?

  “不要……”

  咦?怎么这么哑?这不像她的声音。她的声音明明很清脆,像黄莺一样悦耳动听。

  男人却在这一刻满足低笑,鬼知道在笑什么。

  “困的话再睡一会儿。”

  废话!她才睡多久啊,被他放过的时候,村子里的鸡都相继开练嗓子了。老金估计已经熟门熟路地上山溜达回来了。

  说困那都是轻的,只想睡上三天三夜。

  没人打扰地饱睡一觉后,盈芳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睁开眼,隔着碎花窗帘透进来的日光,都亮得晃人眼。

  伸出白皙的胳膊,够到床头柜上的石英钟,拿到眼前一看,得!这下要被师傅师娘嘲笑了,她居然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整个近山坳,想必找不出这么贪睡的懒媳妇吧。

  拍了拍脸颊,撑着身子刚要坐起,房门吱呀开了,向刚一手端着茶盘、一手提着茶壶走进来,见她醒了,抬了抬手里的茶盘,含笑道:“饿了吧?正好赶上吃饭。”

  盈芳的俏脸羞窘。这人,到底是不是在嫌她懒啊?

  男人搁下茶盘,将茶壶里的热水倒进澡盆,转过头问她:“你要擦个身子起来吃,还是吃了再洗?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闷被子里睡了?”

  他长腿一迈,坐到床沿扶着她说:“别这么坐着,当心着凉。这边的温度比省城低。”

  见她睡傻了似的怔愣着不说话,男人干脆给她套上毛衣、穿好夹衣、扣好扣子,抱她来到后半间,拉上布帘,看那架势像是要帮她洗。

  盈芳囧地从他膝盖上跳下来:“我自己来。”

  可身子酸软无力,哪里站得稳,没等男人拉扯,自动自发地软回他怀里。

  男人笑了一声,伸出胳膊让她扶着蹲好,另一手拿干净的毛巾沾湿了热水,给她清洗。

  盈芳羞得已经不敢看他了,头垂得低低的,任他动作轻柔地洗好、擦干,然后抱她回到床上,从里到外给她穿妥裤子。

  “吃饭吧,肚子还不饿?”向刚端来茶盘,大碗盖小碗,装着大白米饭,饭上铺着油汪汪的野菜炒熏肉。

  在她吃的时候,向刚又盛来了一碗熬的汤汁呈奶白的鱼汤。

  盈芳诧异道:“哪儿来的鱼?”

  “山上抓的。”向刚笑瞥了她一眼,“你不是喜欢鱼吗?我抓了很多,分了些给师傅,其他的养在水缸里,晚上想吃红烧的还是清蒸,你说了算。”

  盈芳经他一说,也想到了后山的潭水以及潭里的鱼,喝了口鲜美的鱼汤,舔了一下嘴唇不甚确定地问:“带鱼上火车,不知道方不方便。”

  “拎个水桶就能搞定,没啥不方便的。”哪怕她不说,向刚也有这个想法。实在是,兜里没票,想吃上一顿肉不容易啊。

  盈芳吃过早中饭,出来看到屋檐下水缸里的鱼,傻眼。

  “这么多!”

  两人合抱的大水缸里,黑压压都是鱼。看着都起鸡皮疙瘩了。

  “我和小王、小木一起上的山,中午烤了一大盆,还剩这么多。所以你敞开肚子吃,吃不完咱们打包走。”向刚笑着走过来说,“书记、社长还有二婶子家,一家给了四条鱼、半只山鸡。往后,家里还得劳烦他们多看顾着一些。”

  “还抓到山鸡了?”盈芳讶然道,“那个陷阱还能用?”

  向刚摇摇头:“这么久没加固,都塌得不行了。但我带了弹弓。”

  “就过年时给海洋做的那个?”

  “嗯,那小子忘带走了,我拿来改装了一下,效果还不错。”

  岂止不错啊,两个兵哥哥看营长用弹弓一射一个准,崇拜的都星星眼了。

  “师傅家也送了一只,剩下两只,我们拿一只,另一只让小王两个分了。”

  盈芳点点头,对他的分配没任何意见。不过,俏眼一转,挽着他胳膊撒娇:“我也想上山看看。”

  向营长对媳妇儿的撒娇表示很受用,宠溺地应道:“行,我把后院的杂草锄了,咱们就上山。”

  “老金喂了吗?”

  “那家伙哪里还轮得着我喂。小王他们两个人抢都来不及。”向营长对自家军犬改投他人怀抱有点小心塞。

  盈芳止不住乐:“看来它对兵哥哥毫无抵抗力啊。”

  “你呢?”男人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你喜欢兵哥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