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14章 与有荣焉
  杜亚芳接连几次听她提起四营长和他爱人,澳门赌博网站:不由想起年初那会儿于光辉喝多酒吐露的醉言,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问:“四营长他该不会姓向吧?”

  冯美娟愣了一下,立马笑道:“你听小于说的吧?没错,就他。他爱人姓舒,前些天才搬来。这不,今儿一早陪向营长去复查,完了好像要回趟老家,以后打算长期随军了,咱们的军嫂队伍又扩大了”

  “妈,能不能走了?再不去学校,我要迟到了。”李甜甜扯了扯她的衣摆,怯生生地小声问。

  冯美娟一看天色,确实不早了,只好暂停唠嗑,对杜亚芳说:“回头再聊,我先送甜甜去上学。等小舒回来,我介绍你俩认识。”

  杜亚芳心里吐槽:哪还用介绍啊,她俩曾经可是情敌,如今

  一想到向刚已是营长,于光辉却还在副营一职上停步不前。看到舒盈芳,她得恭敬地喊一声“嫂子”,就浑身不得劲。

  东单元三楼,李双英在盥洗室揉搓着衣裳,一会儿要拿下楼漂洗。

  透过窗户望了眼楼下,疑惑地问:“那个和冯美娟站一块儿的女人是谁啊?咱们团的家属里有这号人?”

  一旁洗菜的周副团爱人说:“好像是三营副营长的对象,叫什么来着?嘶,瞧我这记性,一下想不起来了。不过听说是总军区文工团的文艺兵,去年来团里慰问演出认识的吧。模样水灵灵的很不赖,和小向媳妇有的一拼。咱们几个还说,配于光辉那小子亏了”

  “于光辉的对象?可我记得那小子结婚了啊,结婚报告前年就打了,还是老陈送上去批的。”李双英说着说着,倏地瞪大眼,“而且他媳妇儿哪是什么文工团的文艺兵,明明是老家那边的”

  “不能吧?”王副团爱人震惊地站直身,看看楼下,再看看李双英,“嫂子确定?”

  李双英蹙眉道:“我不可能记错,结婚报告下来时,老陈还在饭桌上提起过。”

  “老天”其他两人惊得忘了关水龙头,激起的水花溅湿了前襟。回过神急忙旋紧龙头,和李双英面面相觑。

  三人心底惊涛拍岸。

  如果于光辉老家真有个媳妇儿,这里又处了个对象,意味着什么?

  “这事攸关重大,我得找老陈查查去。”李双英撩起围裙擦干手,顾不上洗菜,推出自行车,骑去了部队。

  那厢,盈芳和向刚到了军医院。

  贺医生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

  “不错不错,恢复得都不错。这样看来,下个月就能回到岗位上了。”

  小俩口异口同声:“谢谢医生。”

  盈芳又问了有什么要注意的。

  贺医生扶了扶眼镜,边写医嘱边说:“消炎药可以停了,软膏再给你配一支吧,脱痂的时候要有不舒服可以抹点儿。护嗓的药,有你媳妇儿煮的药茶,就不给你配了,效果不见得比药茶好”

  等贺医生开完药,叫了个护士去取时,向刚问:“老贺,你有听说中草药运动吗?”

  “这个啊,各地都在红红火火地开展,咱们这边也快了吧。咋地?你想参加?”

  贺医生打趣,见小俩口彼此对视了一眼,心下了然。

  “是你媳妇想参加吧?行!到时我这边要是有名额,给你媳妇留一个。”

  “那谢谢老贺了。”

  “谢啥!反过来还要谢谢你媳妇呢。小舒啊,你给的药茶方子,我那老朋友用了直夸好,他那经久不愈的慢性咽炎有了起色,来电话让我好好谢谢你。我身在这个位置,别的忙没能力帮,要有医药方面的需求,只管和我说。”

  盈芳拱手致谢:“贺医生客气了。不过是个药方子,能派上用场就是它最大的价值。”

  贺医生乐不可支,朝向刚连竖大拇指:“你媳妇会说话,是个贤内助。”

  向刚搂了搂媳妇儿,一脸的与有荣焉。

  从医院出来,孟柏林送他们去了火车站。之前建议派了个懂驾驶的士兵直接开车送他们回老家,被向刚拒绝了。

  “营里一共才几辆车,开走几天,万一有急事咋办?你开回去,哪天回来再接就是了。”

  “那营长,你路上小心。”孟柏林只好听他的,叮嘱两名士兵,“你俩注意着点,别让营长和嫂子受累。”

  “保证完成任务!”俩士兵啪地行了个军礼,惹来诸多好奇的目光。

  向刚踹了孟柏林一脚:“啰嗦起来没完没了,还不赶紧滚!”

  “是是是,我立刻滚。”孟柏林嘻嘻一笑,跳上车返回部队。

  向刚四人坐上了途经宁和的长途火车,在车轮和铁轨碰撞的咔嚓声中,晃晃悠悠地回了老家。

  向刚带着俩小兵、陪准备长期随军的媳妇儿回来收拾行李的消息传到公社时,向荣新正召集几个大队干部开会。

  乍一听,会也不开了,起身宣布解散。

  “横竖不急,改到明天再开。我去看看刚子。”

  生怕哪个人碎嘴,出门前又补充一句:“刚子如今可是营长了,怠慢不得。”

  被迫中断会议的大队干部们集体抽嘴,随即一窝蜂跟去向家看热闹。

  向家院子里,小俩口被围做两堆问长问短。

  盈芳这边,向二婶打头问及随军生活:“咋样?还适应不?听说部队的家属房都是免费住的,房子新不新?楼房还是院子?”

  盈芳一一回答了。

  听她说到家属院是楼房,且是新砌不久的五层大楼房,灶头独立、还有自来水,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我就说当兵比种地有出息。”

  “那也得爬到刚子这样的位置才行。”

  “说那么多,得当得上才行啊,你以为谁都能进部队啊。”

  “那倒是,听说体检那关挺严格的。我娘家侄子样样符合,就早几年阑尾开了个刀,结果没被录取。”

  “”

  向刚这边,聊的话题就杂了,当然,没忘记慰问他的伤情。

  张有康还给把了个脉,确实如小俩口说的没大碍,这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