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13章 结婚报告真那么难?
  盈芳点头附和:“嗯嗯,那就再放放。等咱们从老家回来再说。”

  “怎么?你们要回老家呀?”陈玉香问。

  盈芳如实道:“嗯,这趟是收到电报火急火燎赶过来的,长住的话,还得回去搬些家当。还有老金”

  怕陈玉香不知道老金是谁,顺嘴解释:“哦,就是我们家的狗,也得牵来。正好,刚子哥复查完还有几天假,陪我回去一趟,也好让我师傅他们放心。”

  “这样啊,那是要回去一趟的。要不找两个人陪你们一块儿去?向营长的伤还没好全,擦了碰了就遭了。我这就找老王说说去,怎么着也是他们营长”

  陈玉香的性子那叫风风火火,来时一阵风,去也一阵风,留下小俩口面面相觑。

  “嫂子也是好意”盈芳弱弱说了句,生怕男人误会。

  陈嫂子刚刚那句话,心思多的人容易曲解成“王教导员才是四营一把手,调兵遣将都经他手”。

  向刚语气里带着笑:“嗯,嫂子的确是好意。不过你得留心了,别动不动变大力士,把老王派来帮忙的人吓傻了。”

  这是提醒她别当着外人的面、肩扛百八十斤的重物不带哼声的。

  盈芳睨他一眼,澳门赌博网站:挥开他搭在肩上的爪子:“我才没那么笨呢。”

  “嗯,我媳妇儿是最聪明的。”

  “”

  啊喂!夸人的时候,能不憋着笑么。

  第二天一大早,孟柏林亲自驾着绿漆斑驳的运输车,停到了大院门口。

  帅气地跳下车,领着两名身高体壮、精神奕奕的士兵正要上楼去扶自家营长,看到人已经下楼来了,忙上前行了个军礼。

  “营长能下楼了?伤口不会裂开吧?这几天事儿多,都没能过来看看。”

  “不强力硬扯,没大碍了。”向刚拍了一下他的肩,“怎么是你亲自来?派个会开车的不就行了?”

  “嘿嘿,复查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能不来?要不是时间不凑巧,老秦他们都想来。放心吧营长,来回不过半天,我和老王通过气,他会照看好的。”

  向刚也就不再多说,牵着媳妇儿上了车,转头望向老王派来随他回老家扛行李的两名士兵。

  见两人眼里满满都是崇拜之意,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说:“这趟行程,辛苦你们了。”

  俩士兵顿时受宠若惊:“不辛苦不辛苦!能跟在营长身边学习,是我俩的荣幸。”

  小样儿,还挺会说话。

  向刚挥了一下手,示意两人上车。

  车子驶离军属大院,稳稳地朝市区行去。

  “等等停车!停车!”

  杜亚芳看到部队有车去市区,头发来不及梳,就从西单元追出来喊。碍于肚子里多了块肉,没敢跑太快。

  岂料追到大院门口,等待她的只有车屁股散出的呛人尾气,车子早跑远了。

  “哎呀!”她懊恼地跺跺脚,把气撒在值岗的卫兵身上,“你们都是死人啊,看到我追车,也不帮忙喊一声。”

  卫兵变了变脸,忍着没和她呛声。

  既是从西单元出来的,应该是哪个副营级干部的家属,对待军嫂要敬重,于是继续手抱步枪、目视前方、笔挺站岗。

  杜亚芳却将他们的反应归咎于“目中无人”、无视她的存在,更恼火了。

  “怎么了这是?”送女儿去上学的冯美娟,经过杜亚芳身边,顺嘴问了句。

  杜亚芳见来了个热心肠的军嫂,眼泪汪汪地说了经过,不忘控诉那俩值岗卫兵的无动于衷,末了拉着冯美娟气呼呼地说:“嫂子,你说他们是不是太无情了?”

  冯美娟猜到那辆离开的运输车**不离十是载隔壁俩口子去军医院复查的,眼神闪了闪:

  “这事儿倒也不能怪卫兵,他们的职责是守卫大院,别的事儿,没上级命令,有心帮忙也不便插手啊。何况你说的那车,是来接咱们一团的四营长去医院复查的,车上除了他,还有他爱人,大概是坐不下才没停下来载你一程的吧。”

  “就他和爱人两个,怎会坐不下?”杜亚芳气呼呼地说,“我也是一团的,我”

  还没结婚,爱人两字有点叫不出嘴,含糊其辞地道:“那啥,他是一团三营的副营长,同个团的,不是应该更加互帮互助嘛。”

  冯美娟惊奇了一下:“你爱人是一团三营的副营长?那不就是小于,于光辉?”

  “对啊,嫂子你认识?”

  “何止认识啊,他是我爱人的副手,我爱人是三营营长。”冯美娟骄傲地笑笑。

  果然,人要在比较中获得愉悦和自信。这段时日以来,被隔壁俩口子无形间压制的郁气,这一刻消散不少。

  随即又狐疑道,“可我咋听说,团里几个副营的家属都还没随军,你啥时候来的?来多久了?小于咋也不说一声,我好炒几个小菜欢迎你啊。”

  杜亚芳闻言,身子一僵。

  她和于光辉的事,还没放到明面,也不知于光辉咋想的。不过家属房下来了,她也安心不少。

  先前拿肚子里的肉催他结婚,他嘴上说得好听,却迟迟不见动静。结婚报告就那么难打么?

  这么一想,低下头羞涩地说:“嫂子你别怪他,我俩还没扯证,他怕难为情呢。”

  “原来是这样啊,这有啥啊,领个证迟早的事。”

  冯美娟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很困惑。她似乎听自家老李提过,副营长结婚了,媳妇据说是家里安排的。莫非记错了?

  可看看眼前的姑娘,漂亮又气质,和于光辉那张满是疙瘩的黑脸放一起,妥妥滴鲜花插在牛粪上,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儿。

  也就家里定的亲,才有这可能。

  至于没领证,农村那地方,办了酒就算结婚了,没领证也正常。

  于是,自以为真相的冯美娟,热络地握着杜亚芳的手说:“小于也真是的,家里藏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居然能沉得住气不和咱们说。这下咱们团有福了,你和四营长的爱人都那么漂亮、有气质,以后有什么军嫂节目,只要你俩肯上场,绝对给咱们团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