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10章 劝言
  “让嫂子见笑了。”

  盈芳冲泡了一杯清茶,端给含笑坐在桌边的李双英。

  她是陈副团的爱人,今天刚搬到大院,抽空来认认门,没想到看到刚刚那一幕,心里止不住发笑:不愧是四营长的爱人啊,连劝架都这么的……彪悍。

  “嫂子干嘛要见笑?”向刚擦着半湿的头发,从里屋出来。

  清理阳台出了点汗,见昨晚烧的热水还有剩,干脆擦了把澡。

  刚厨房发生争吵时,他正在里屋换衣裳,隐约听到吵嚷声,只道谁家俩口子闹口角,没往自个儿媳妇身上猜。

  毕竟几分钟前,他去盥洗室洗手时,厨房里还挺和乐的,哪晓得这么会儿功夫就能吵起来,更不晓得自个媳妇挥着菜刀劝架的彪悍。

  李双英抿着唇揶揄:“就是!有啥好见笑的,嫂子也是过来人,这种场面见的多了。倒是你,才来没两天,吓着了吧?”

  “还好。”盈芳面色赧然。

  向刚听她俩这么说,俊眉一蹙,拉过盈芳上下打量:“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外头那么吵,是不是……”

  “和弟妹没关系,就隔壁那两家的,爆竹遇到火星,几句话说不拢就互怼,还多亏弟妹劝住了她们……”说到这,李双英噗哧笑出了声,“弟妹劝架的方式……咳,可真特别。”

  “嫂子!”盈芳窘得满脸通红。

  “哈哈哈!”李双英爽朗大笑。

  向刚挑眉看媳妇儿。

  盈芳移开视线:“嫂子我给你添水。中午就留在咱们家吃吧,陈副团回来吗?回来的话,我去喊一声,也过来一起吃。”

  “别。”李双英忙摆手,“他中午在部队吃,我等下也要走,熊孩子还在他奶奶家,得去接过来,下午还要送他去学校。下半年要升初中了,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对了,刚听冯美娟的意思,你也还在上学?”

  盈芳看了向刚一眼,见他含着笑,没有半点反对的意思,如实道:“之前辍了两年学,如今……条件允许,我想重拾起来。”

  “是该如此。”李双英赞同地点点头,“别看大环境对知识分子挺严苛,但国家要想发展,是缺不了这类人的。看着吧,要不了几年,国家就会修改政策……咱们管不了现状,但起码能坚持自身的学习,可不能因为大环境如此就懈怠了。”

  见盈芳眨着黑葡萄似的晶亮眸子,认真听她讲,李双英倒反说不下去了,拍了一下额,“哎呀看我!训惯了我弟,对着你也停不下唠叨了。总之你的决定很对,我看小向也挺支持你的,好好学,将来指不定就成为国家栋梁、人上人了呢。”

  盈芳囧。

  她可从来没考虑那么远,之所以想重拾原主丢下的学业、继续念书,不过是喜欢那个氛围——上辈子没机会体验的学堂生涯。

  李双英就是来认个门,喝了杯茶就起身告辞了。

  盈芳拿陈副团送礼落下的布袋,装了两个水果罐头、一小条肥瘦相间的咸肉、一袋蘑菇、木耳的干货,又抓了两斤早上挖的野菜,让李双英带去。

  陈副团当时送来的是一条大前门香烟。真要论价钱,这些东西还抵不上一条烟呢。

  可谁让手头没票、买不了好东西,只能等老家那些囤粮、草药搬来后,再想办法还这些个人情礼了。

  李双英也没客气。搬来了大院,往后两家的来往肯定不会少。

  “那小向你好好养伤,我走了。赶明等你伤好了,咱几家再好好聚一聚。好了,你快回屋歇息,让弟妹送我下楼吧。”

  李双英其实有几句话想和盈芳说。站在楼梯口怕有心人偷听,干脆挽着她边下楼边说:

  “弟妹,你和小向才结婚,之前也没来过部队探亲小住,和其他家属接触不多,甚至都是第一次接触,凡事要留个心眼。你是个实诚姑娘,为人处世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这是优点。但同时要知道,咱们七一三是个万人大集体,人数比普通一个镇的居民还要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小向这样毕业于军校的毕竟是少数,绝大部分都是各个地方应征入伍的义务兵,没文化的占多数。家属的素质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你心里要有杆秤,别被人利用当枪使……”

  盈芳认真地听着,直到最后表态:“嫂子,谢谢你提醒我,我都记下了。”

  “那就好。回去吧,这点东西我还不至于拎不动。”

  李双英笑着接过布兜,撵盈芳上楼。

  “等熊孩子回来,我带他去看你们。对了,听老陈说,你这趟来得急,很多东西都没带,缺啥只管来我家取。”

  “好的嫂子,谢谢嫂子!”盈芳目送李双英离开,才步履沉稳地上楼。

  一进门,就被男人卷入了怀里。

  “嫂子拉着你说什么悄悄话了?非要避开我。”

  盈芳失笑,摸摸他英俊的脸:“嫂子提点我呢,要我多长点心眼,别傻乎乎地被骗了。”

  “唔,这话我同意。不过不是针对我吧?”

  “就是针对你……唔……向……刚……”

  “嗯。”男人低笑,抱着女人来到床上,“离午饭还有点时间,咱们先做点别的。”

  盈芳抗议的话没出口,就被男人带入了一场爱的疾风骤雨。

  睡得晚、醒得早,这会儿又酣畅淋漓地运动了一场,结束时眼皮子都上下打架了。

  “我撑不住了,先睡会儿,你饿了先吃……”

  向刚见她话音刚落就睡着了,不禁后悔咋不等她吃饱了再拉着她进行有爱的运动呢。

  这下要饿着肚子睡觉了。

  可是看到她下眼睑淡淡的青色,又不忍喊醒她,只好靠在床头守着她。

  没事做就拿了本她平时当消遣的医书,聊胜于无地翻看着。

  阳台外传来几声争执,不是隔壁、就是隔壁的隔壁又在闹口角了。

  向刚的视线从书本移到女人酣甜的睡颜,忘了问她晌午时厨房里到底发生什么了。不过从陈副团爱人的措辞来看,她应该没吃亏。

  这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