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05章 来日方长?
  泥巴裹好的蕉叶鸡,在煮晚饭时,投进熊熊燃烧的灶膛。

  灶上把中午喝剩的骨头汤热了热,加了把小白菜。

  另一口灶眼架上蒸笼,准备蒸馒头。

  不过这蒸笼是出院前新买的,还没用过。盈芳拿到盥洗室冲洗干净后,架在锅上空蒸去味。

  要说这家属院里什么东西最新奇,在盈芳看来,当属盥洗室的自来水了。

  听男人说,房顶砌了几排水泥缸,下雨时蓄满天落水,顺着铁管,连通到各个楼层的盥洗室。

  龙头拧开,水就出来了,故而叫“自来水”。

  不过蓄水池里的水容量有限,等天气渐渐热起来,用水量一天比一天多,降雨量跟不上用水量,蓄水池里的水用完,自来水就停了,得拎着水桶去楼下水井打水了。

  所以觉悟高的军嫂们,天气好的时候,都会抱着洗衣盆,到楼下天井刷衣服,用井水漂洗干净了才上楼晾。

  这么一想,盈芳顿时觉得住一楼也挺好的,打水多方便呀。

  “二楼最好,三楼也不错,四楼、五楼高了点,爬楼有点累,不过对当兵的来说小意思。”

  正在盥洗室搓洗衣裳的冯美娟这么和她说。

  “一楼就是太容易转潮,尤其到了春夏间,巷子里的被铺衣裳稍不留神就发霉。”

  “倒也是。”盈芳笑着点点头,“对了嫂子,明天早上我想去山脚那片菜地转转,看能种什么。顺便耨点野菜回来。你要不要一起?”

  既然冯美娟表露出的态度还算友好,两家既是邻居又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若刻意躲着避着倒反显得自己小家子气。

  再者,她对这一片不熟,有个人领路总比瞎转悠强。

  “你……知道野菜长啥样?”冯美娟犹疑地问。

  盈芳笑笑:“野菜种类很多,每个季节能吃的不一样,现在这时节,数马兰头、荠菜、紫云英嫩嫩的最当时。”

  当然,如果有冰草,她首推冰草。

  冯美娟见她不像是胡诌,想了想,答应了。

  这附近的居民也有结伴去山脚挖野菜的,她曾想过跟去看看。

  可惜对野菜认识不全,采来了也不确定能不能吃。

  否则,有免费吃的菜干啥还花钱买?

  “那个小舒啊,去挖野菜要带什么工具吗?我看居民们都会拿个小铲子什么的。”

  “嗯,有的话就带上,没有带把剪刀也行。”

  “哦,那行。”

  盈芳又和她约了时间。

  考虑到两人都要赶回来做早饭,冯美娟还要送女儿去学校,所以约的比较早,五点钟楼梯口集合出发,往返一小时,六点左右赶回来。

  “去那么早做什么?你又不赶时间。五点钟天都没亮呢。”向刚得知她俩约的时间,剑眉一蹙,表示不赞同。

  盈芳好笑道:“怎么没亮?又不是大冬天,这会儿都四月份了。老家搭早班船去县城,这个时间也要出门了。再说你,晨练不也是这个时候?哦,有时候比这还早吧?”

  “我是男人。”

  “你瞧不起女人?”盈芳叉腰怒视。

  要搁上辈子,被地宫那些人听见,分分钟灭了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见媳妇儿怒了,向营长立马柔和脸色:“毕竟才搬来,路都不熟,这么早出门,万一迷路了呢?”

  “冯嫂子认得路。”

  “不是说没挖过野菜吗?这时候又认得路了,那女人的话靠不靠谱啊?”

  “不靠谱那不还有小金吗?它会和我一块儿去,这下你总能放心了吧?”

  盈芳推着他在饭桌前做好,面前一杯温热的药茶。

  “我去蒸馒头,你不许再走来走去!要不躺床上,要不坐着喝茶,二选一,没得商量。”

  向营长:“……”

  媳妇儿强势起来,有点招架不住。

  盈芳和了面,蒸了一笼白白胖胖的大馒头,端上热好的骨头汤,回到屋里。

  哦,差点忘了灶膛还埋了个“土疙瘩”。

  趁厨房没人,赶紧拿火钳把土疙瘩转移到屋里。

  刚关门,楼梯口传来哒哒哒的皮鞋声,听动静好像是二营长的爱人回来了。

  盈芳不无庆幸地拍拍胸脯。

  发育良好的双峰,隔着衣料抖了抖。

  向营长的眼神幽了几分。

  看看阳台外,咋还不天黑啊。老子想和媳妇儿做夜的运动了。

  “不知道味道好不好。”盈芳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地上那颗大型的土疙瘩上。

  “好,当然好,怎么可能不好。”男人的注意力放在衣料里那对雪白娇嫩的蜜桃,埋在其间吮|蜜|汁的滋味,好得都**了。

  “怎么打开啊?”盈芳蹲在地上把个土疙瘩拨来拨去,“得用榔头捶吧?”

  “我来。”男人力气大,顺着裂纹,用力一踩。

  表皮烤得硬邦邦的土块,应声而碎。露出嫩绿的蕉叶和粗粗糙糙的麻绳,还能闻到一股很特别的清香。

  盈芳拿剪刀咔擦剪断麻绳。蕉叶散开,清香改为浓香,直扑口鼻。

  就连鲜少为美食所动的小金,也闻味出洞——游出西屋来到饭厅。

  “小金想尝尝吗?”盈芳拆了一只鸡腿,放在拖干净的阳台地面上,“凉了再吃哦。”

  又拆了一块鸡里最嫩的里脊肉,放到向刚面前的白瓷碗里。

  “看着挺嫩的,你尝一口试试,嚼得烂点再咽下去。要是喉咙不适,那就别吃。”

  向刚前一刻还在为她对一条蛇比对自己还要好而莫名烦躁,下一秒眉眼含笑,依言吃了筷她夹到碗里的鸡里脊,赞不绝口:“很好吃。”

  “喉咙怎么样?疼吗?难受吗?”盈芳更关心这点。好不好吃,闻闻香味儿就知道了。

  向刚摇摇头:“你煮的药茶很管用。”

  “那就好。”盈芳眉开眼笑,又给他刮了几条里脊肉,“一直都吃流质,今天算是伤后第一次开荤,一下子别吃太多,来日方长。”

  向刚举着筷子的手一顿。嘴里砸吧着蕉叶鸡的酥香,心里琢磨:这话是在暗示什么呢?嫌他昨晚不济事,只弄了一次?没能满足她?明说怕他自尊心受不了,所以委婉地劝他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