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300章 素太久,开个荤
  肉联厂出让给部队的这栋楼,可以说是整个霞山镇最高的建筑。

  即便是隔壁肉联厂自己的家属院,也就三层楼。

  站在三楼的阳台眺眼望去,整个小镇几乎一览无余。

  盈芳小有兴奋地指着西南方向说:“那边应该就是菜市场了,明天早我去看看有什么菜。”

  “菜场过去,那飘着红旗的是万霞中学。”向刚嗓音沙哑地接了一句。

  盈芳:“……”

  差点忘了自己还是个学生,嘤嘤嘤……

  “三营长的爱人说,部队分给我们的菜地在山脚,是不是就是那个方向?算了,你当我没问,不许再说话!或者点头、摇头就行了。你看你,嗓子比早出院时更哑了。”

  向刚握着她手笑笑,他感觉好多了,喝了她煮的药茶,效果很显著。沙哑是因为,佳人在怀却不能肆意妄为。

  克制着的体内狂窜的欲火,向营长将下巴抵在媳妇儿头,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着说:“嗯,大致是那个方位。不过如果是养殖场旁边,那应该要再往南边一点。蔬菜地要常见阳才长得好。”

  盈芳反手拧了他一把,让他别说话还说,不听话!

  向刚沉声低笑。

  继续娓娓说道:“那山看着不高,实际爬起来挺累的。而且线路错综复杂,没向导容易找不着下山的路。”

  “有小金在,我不会迷路啦。”

  向刚闻言,深看了媳妇儿一眼:“你是不是心痒痒地想往山跑了?嗯?”

  盈芳圆睁着嘴:“……”

  这话听着咋恁地幽怨?

  照理说,做为时常要与孤单寂寞为伴的军嫂,她有自己的生活和娱乐,不是好事儿吗?怎么感觉反了反?

  “以后只要不出任务,我都回家吃饭。”向刚轻轻抽开辫梢的翠蓝色头绳,手指为梳,顺了顺她那乌黑柔顺的长发,语调说不出的撩人。

  盈芳只觉得耳朵都要怀孕了,挪了挪脚步,稍微离他远了点。却被向刚拽了回来,稳稳落入他怀抱。

  “还在阳台呢。”她推了他一把,脸颊一下布满红晕。

  即便已是黄昏,但并没有天黑啊。大庭广众的,他就不怕被他战友、领导撞见?

  事实,分明有好几道身影,驻足楼下朝他们这边望了。

  “那咱们进去?”

  向刚故意对着她耳朵吹气,耳垂瞬间从粉红转变为滴血的红。

  说完,不等她回答,就搂着她回了屋,阳台门一关,隔绝了那一道道或羡慕、或戏谑的目光。

  开荤后素了这么久,男人哪还憋得住。

  一回到屋里,刚要化身大灰狼,门被咚咚咚地敲响。

  “营长!嫂子!副营长派我们俩把嫂子的行李送过来了。”

  某人那埋在媳妇儿颈窝的俊脸,澳门赌博网站:僵了几秒。

  尼玛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老子和媳妇儿温存的时候来,故意的是不?

  盈芳噗嗤笑出了声,推推他:“松开,我去开门。应该是我寄放在部队的米面、药材。”

  向营长放开媳妇儿,深深抹了一把脸。太扫兴了!

  来送东西的小兵,大概是怕盈芳留饭,关心地问了几句自家营长的伤情,得知恢复得挺好,过不多久就能回归大营,连进门喝杯茶都不肯,就兴高采烈地回去了。

  “你的兵都挺懂礼貌啊。”盈芳见他们下楼了,关门夸道。

  正想把装口粮的麻袋推西屋去,整个人被向刚打横抱起。

  “你干什么……唔。”

  男人吮着她的唇,一路浅尝辄止。

  盈芳连什么时候到床的都没发现。

  直到被他推到床,不小心碰到他腿间的鼓包,烫得缩了缩手,“你的伤……”

  “已经不碍事了。”他隐忍地说道。清俊的脸庞,沁出细密的汗珠。

  喑哑的嗓音,这一刻落在她耳里,说不出的魅惑,像一根羽毛,撩拨着她的心。砰砰砰,心跳加速,血液涌。

  其实在她来医院的第三天,他就有拉着她共度**的念头了。忍到这一刻委实不容易啊。

  然而,腿的伤尽管已经结痂,可伤处太多,轻轻扯一下就疼。要不然也不需借助腋拐了。

  盈芳推了推他压下来的胸膛,粉颊晕染着红晕,扑扇着睫毛轻声说道:“要不,你躺着。”

  这种时候,让他躺着意味着什么?

  向刚只愣了片刻,便会过了意,轻扬嘴角,在她唇边落下一个清浅的吻,而后搂着她翻了个身,变成他在下、她趴坐在他身。

  为避开他腿的伤,盈芳就只能往他腰坐。

  这一坐,惹来他不加掩饰的呻吟。

  盈芳脸一红,想要从他身爬起,被男人强有力的臂膀箍住了纤细的腰肢。

  “说好的我躺你动,想反悔?”

  盈芳张张嘴:“没……”

  向刚深邃的眼瞳,牢牢锁住她含羞带怯的水眸,哑声道:“那就动起来。”

  号子吹响,由不得她说停。

  伤口的痂,最终还是裂了几道口子。渗出的血丝,沾在她雪白的肌肤,不仅没让男人缓下冲刺的动作,反而更激烈了。

  结实的棕绷床,随着剧烈的摇晃,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床头的靠板和墙体来了一次又一次亲密接触。

  室内的温度随着情动的两人逐渐升高。

  “嗯……啊……慢、慢点……”

  盈芳被他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撞击,从软趴趴地坐着,到彻底地匍匐,脸贴着他坚硬的胸膛,因娇喘而微启的樱唇,时不时地擦过他那两粒敏感的红果。

  男人被刺激地尤为生猛,富有节奏的韵律,俨然训兵时喊的口令一样毫不含糊。

  直到战栗传遍全身,女人紧紧攀着他脖颈,娇媚地逸出一声绵长的娇吟。男人挺直脊背,抱着她低吼一声,将囤了数个月的精华,一滴不漏地送入女人子宫。

  激烈的春之圆舞曲终于演奏到了尾声。

  **初歇,男人缓着喘息,满足的低笑。粗粝的手掌,一下一下轻柔地抚着她沁出汗渍的滑腻后背。

  女人的脸埋在他胸膛,累的一动也不想动。

  就这么岁月静好地躺了一会儿,胸口传来轻微的鼻鼾,男人哑然失笑,这是……睡着了?